番茄小说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275章:云中鹤杀太上皇!毁灭!

第275章:云中鹤杀太上皇!毁灭!

  雄州城,总督府内!

  一个巨大的沙盘,摆在大厅中央。

  大赢帝国皇帝,两个枢密使,三个都督,黑龙台魁首公孙羊,都在这里。

  但是九年前无主之地大战的几大名将,跟随四皇子赢佉作战的几大名将,都不在这里。

  皇帝目光顶着这个巨大的沙盘发呆。

  “这一战已经打了差不多一年了,我们伤亡了多少人,大周伤亡了多少人?”皇帝问道。

  公孙羊道:“我们伤亡三十五万,大周伤亡了五十五万。”

  所以有些时候,胜负和伤亡人数关系确实不大。

  九年前的无主之地大战,大赢帝国也是伤亡三十万左右,大周主力伤亡四十来万。结果大赢帝国大获全胜,占领了整个无主之地。

  而这一次大赢帝国依旧是伤亡三十五万,大周伤亡了五十几万,大赢帝国却丢掉了整个无主之地,输掉了几场大战。

  皇帝问道:“按照情报,大周帝国还剩余多少军队?”

  公孙羊道:“还剩下很多,比我们剩余的军队,还要多二三十万。”

  这就是****的优势了,也是神皇天祚带来的BUFF了,民众狂热,竭尽全力供应军队,无数子民纷纷加入军队。

  两大帝国面积差不多,论国力大赢帝国还要强一些,但大周帝国军队数量比大周帝国多了六七成左右。

  在裂风城大战之前,大赢帝国朝堂之内还有非议皇帝的声音,为何不早开战,为何要等到大周帝国强大了再开战。

  但是裂风城之战结束后,这种非议皇帝的声音反而消失了。因为大周帝国军队已经杀入大赢帝国境内了,再不团结的话,就要亡国了。

  枢密副使道:“大周帝国主力伤亡巨大,所以剩下的军队多以新兵为主。但是他们的血屠军,大周新军太过于强大了,他们有源源不断的月亮火,这才是我们三场战败的根本原因。论两大帝国军队战斗力,他们是不如我们的。”

  “无耻的天祚皇帝,背叛了我东方帝国,引白云城登陆东方,让怒帝余孽卷土重来,罪大恶极。”一名将领嘶声吼道:“所以这一战,我们是道统之战,正义之战!”

  皇帝挥了挥手,道:“这种事情,打赢了才能作为罪名攻击大周。如果打输了,只会被认为是败犬之鸣。”

  然后,大赢皇帝道:“那此时大周国库和存粮呢?”

  公孙羊道:“天祚新政之后,虽然大周国库虽然好了一些,但远远比不上我们大赢帝国。所以他们早已经透支了国力,民生困苦之极,完全是依靠精神支撑,靠对天祚皇帝的信仰支撑。”

  大赢皇帝道:“我们大周呢?”

  公孙羊道:“我们国库存银,存粮也消耗巨大,但是……再支撑一年没有问题。”

  大赢皇帝目光落在沙盘上,这个沙盘非常精准,从两边山脉到雄州城,都非常清晰。

  雄州城北边二十里,有一条浑江。

  这是天下第三大江,排在天江和怒江之后。

  这条浑江也称之为雄江,雄州城就是因为这条江而命名。这条浑江远远没有怒江那么汹涌,反而显得非常平静,一直以来也比较驯服,史上记载发生水灾的记录也很少。

  而且这几个月,也没有下过大暴雨,所以浑江水势也不凶猛。

  这条江最宽的地方有二三百米,最窄的地方只有几十米。

  在过去的岁月中,几乎绝大部分人都不觉得这条浑江有什么威胁,一直到云中鹤贡献出了热气球之后,黑龙台的人飞到了天上,才看得清楚。

  原来雄州的地势这么低,准确说是雄州南北这上百里洼地,地势比浑江低了很多。

  这个世界没有海拔的概念,而且雄州城距离浑江毕竟有好几十里,几百年来浑江之水那么平静,没有带来什么水患,大家就小觑了这条江。

  然而从天上高处看下去的时候,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浑江之水就仿佛是悬在雄州头顶上一般,一旦掘开浑江的堤坝,并且把堤坝南边的坡地全部掘开之后。

  浑江就会改道,朝着雄州汹涌而来。

  别看这个时候浑江安静平稳,但是水流量无比巨大,毕竟是几百米宽的大江,而且雄州处于洼地,地势暗了几十米,届时江水涌来,就会无比凶猛。

  大赢皇帝道:“我们让浑江改道,固然能够淹没大周的几十万大军,但是这几百里洼地,总共五个城池,几百个村镇,全部都会被淹没,朕是不是就成为千古罪人了?”

  公孙羊道:“陛下,雄州洼地二百里长,几十里宽,一旦浑江改道,大周帝国六十万主力,全部会被淹没。我们雄州城墙高六十尺,将整个城池全部包围,全部都做了防涝。所以大水会从城墙两边汹涌而去,淹没敌军,却淹没不了我军。”

  “其二,我们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把这片区域的百姓全部迁移走了,如今雄州城内就二十五万军队在这里。北边雄江上游,几百艘舰船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其三,如今是五月,正是浑江水位最高的时候,等到秋天之后,浑江进入了枯水期,水位会下降很多,到那个时候我们重新修建浑江大坝,又能让浑江把水道改回去,整个雄州二百里洼地,依旧成为良田乐土。”

  枢密副使道:“陛下,我确定这几百里洼地没有一户百姓了,我们用坚壁清野的名义,把所有的百姓都迁走了。”

  公孙羊道:“陛下,呼延元帅,封啸天副帅的几十万大军,已经在云州集结完毕。一旦我们这边大战结束,它们就会席卷而下,杀向无主之地。水淹大周主力,是我们这一场大战的关键战略。若不能消灭大周主力,那么夺回无主之地就无从谈起了。”

  枢密副使道:“陛下,大周占领的几个城池,全部都在水淹的洼地之内,一旦浑江改道,大周主力就完了。”

  他们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完,它们准备了几十只热气球,就算大水涌入了雄州城,皇帝陛下,还有诸位将帅也都能够安然无恙离开,更何况浑江上游还有水师舰队?

  大赢皇帝道:“火药已经准备完毕了吗?”

  公孙羊道:“准备完毕,总共四十万斤高烈度火药,已经全部掩埋完毕,做好了一切爆破准备,足够炸开缺口,让浑江改道。”

  这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所有人都以为,大周帝国的主力大军在雄州,因为皇帝陛下都御驾亲征了,这是皇帝亲自来做诱饵,把大周主力吸引到雄州城下。

  而且总共四十万斤火药,不用来守城之战,却用来炸开缺口,让江水改道。

  这个手笔真是天大了。

  关键这个浑江南边有天然的地势隆起,所以仅仅炸开大坝是没有用,这一里多厚隆起坡度是天然的屏障,这也是因为几百年来雄江区域没有发生水患的根本原因。

  为了让浑江改道,大周动用了几万人秘密挖掘,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了。

  否则只靠几十万斤火药,还炸不开这个缺口,还无法让浑江改道。

  …………………………

  大周营地之内。

  神皇天祚让周寂皇子,香香公主,云中鹤陪着一起用膳。

  在大周卧底好几年了,这还是云中鹤第三次见到这位曾经的二皇子,如今的成亲王。

  “我们一家人,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一起吃饭了。”神皇天祚道:“敖玉,你没有怎么见过周寂吧?”

  云中鹤道:“还从未见过。”

  还真能闭着眼睛说瞎话。

  周寂非常亲热道:“玉弟,我兄长在迷迭谷可还好?”

  云中鹤道:“就是昏迷不醒,身体是好的,相信上天有好生之德,总有一日殷亲王会醒过来的。”

  周寂动情道:“兄长昏迷的时候,我大周还危机四伏,如今已经横扫天下,等到他醒来的时候,我大周早已经灭掉大赢帝国,甚至已经统一天下了,他该不知道有多么欢喜。”

  云中鹤道:“是啊,这一切都是神皇陛下的威德啊。”

  神皇天祚道:“玉儿,你是天下第一才子。明日我们大周就要攻打雄州了,我和大赢皇帝也要在战场上对阵了,我想要赋诗一首,但是你也知道,我们大周论写诗赋,哪里有人比得过你啊,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啊。”

  周寂鼓掌道:“神皇,您这算是找对人了,妹夫的诗赋可是天下无双。”

  你一会儿玉弟,一会儿妹夫,到底怎么称呼。

  云中鹤道:“这等伟大时刻,臣可要好好构思,明日交稿任何?”

  “好,好,好……”神皇天祚道:“对了,玉儿你从迷迭谷回来,先去了京城,可看到太子了吗?”

  云中鹤道:“看到了,不亲眼所见,完全无法相信,天下竟然还有这样麒麟,真是天生圣主。”

  神皇天祚道:“虽然他比你大了一辈,但年纪毕竟小。这次大战之后呢,你就是太子少傅了,你诗才无双,聪明绝顶,一定要好好教他,做好他的第一个老师。”

  云中鹤立刻拜下道:“臣谢主隆恩。”

  神皇天祚道:“我年纪大了,这个天下终究是你们的,周离昏迷不醒,以后你们两兄弟要携手同行,共辅大周。”

  周寂伸手握住云中鹤的手腕道:“玉弟,我们一定不要忘记神皇陛下的教诲,兄弟连心,其利断金啊。”

  云中鹤道:“皇兄,我记住了。”

  顿时间,两个人真是亲如兄弟,这一幕简直催人泪下。

  饭吃完了,神皇天祚道:“玉儿啊,你赶路几千里也辛苦了,晚上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我们便并肩作战。”

  云中鹤不由得朝着香香公主望去一眼。

  神皇天祚笑道:“真不愧小夫妻啊,不急在这一时,哈哈哈。”

  香香公主道:“夫君,我还要整理书稿呢,你先去休息。”

  ……………………

  接下来,云中鹤就被安置在一个单独的营房之内,周围都是黑冰台的武士。

  燕蹁跹为他磨墨,笑道:“敖大人,我特别佩服你一点,我虽然也会算计,但是却没有什么文才,而你不一样,不但聪明绝顶,而且诗才无双。”

  云中鹤笑而不语。

  燕蹁跹道:“大赢帝国灭了之后,也就没有云中鹤这个人了,你就是敖玉,成为太子的老师,未来成为太子太傅,一生清名富贵,也挺好的。神皇陛下,待人真是宽仁了。”

  云中鹤一笑,没有说话。

  他云中鹤为何能够活着?还不是神皇天祚需要他的血?

  为何带着他来雄州战场,还不是为了装逼,让云中鹤亲眼看到大赢皇帝的失败,亲眼看到大赢帝国灭亡。

  你云中鹤不是一直效忠大赢帝国吗?现在就让你看整整看着它灭亡,看看你效忠的帝国究竟是什么个玩意?

  云中鹤想了一会儿,然后在云纸上写下了这首诗赋。

  曹操的《短歌行》。

  这首诗,也算是帝王之最了,尽管曹操没有称帝。

  后主李煜虽然也诗才无双,但哪里比得上曹操大神的豪迈?

  而且这首诗献给神皇天祚也吉利啊,当时曹操率领几十万大军在长江北岸,要攻打孙刘联军,也就是赤壁之战前夕。

  而后曹操就败了,彻底失去了有生之年统一天下的梦想。

  云中鹤挥毫写下: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燕蹁跹凑上前看了一眼,顿时身体微微一颤。

  他虽然说自己没有什么诗才,但是鉴赏能力还是有的,当然能够看出这是绝世好诗。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啊,竟然有人如此天赋异禀,才华横溢。

  很快,云中鹤把整首《短歌行》抄完了。

  燕蹁跹看完之后,足足呆了好一会儿,真正叹为观止。

  一般来说,这首诗肯定是要让神皇天祚第一个看到的,但他不信任云中鹤啊,所以先让燕蹁跹来看,并且把这首诗记下来,他肯定是不会直接触碰云中鹤的写的诗的。

  之前云中鹤处于昏迷之中,而现在他已经醒来了,神皇天祚就会对他进行十二分提防。

  刚才吃饭的时候亲如一家,密切无比,但实际上云中鹤碰过的菜,神皇天祚就再也没有碰过。

  “井中月又走了。”燕蹁跹忽然道:“井无霜率领二十万大军,杀入了大赢帝国西部边境,井中月不愿意攻打大赢,率领三万人离开,先去了迷迭谷找你,没有找到你,又继续朝着西北方向去了。”

  云中鹤陷入了沉默,面孔微微一阵抽搐。

  接着,他问道:“雄州之战结束后,我又要陷入长期的昏迷,甚至是永久昏迷,对吗?”

  燕蹁跹笑道:“哪里的话,神皇陛下不是让你做太子少傅吗?未来还要做太子太傅的。”

  云中鹤一笑,再也没有说话。

  怎么可能?这次让云中鹤醒来,就是天祚皇帝要装逼,要让他亲眼看着大赢皇帝输掉。

  之后他就要遭受周寂一样的命运,永远成为植物人了,反正每隔十三个月,能够提供血液就可以了。

  一个苏醒的云中鹤,太不让人放心了。

  ……………………

  一刻钟后。

  天祚皇帝拿着燕蹁跹重新抄写的《短歌行》,顿时微微毛骨悚然。

  真是神作啊。

  无法想象,这个云中鹤的脑子是怎么长的,竟然能够写出如此恢宏诗句。

  “这倒不像是一个状元之才写的,倒像是一个君王该写的诗。”神皇天祚道:“每一句都如此豪迈,每一句都心怀天下。四大帝国的皇帝,有哪一位有这般诗才吗?”

  燕蹁跹道:“大夏皇帝之前喜欢写诗,但是三十年前太子谋反之后,他再也没有写诗了。”

  神皇天祚道:“我们不远处的那位大赢皇帝,诗才不错的。”

  然后,他闭上眼睛,默念这首诗。

  …………………………

  次日一早,大周帝国六十万大军集结。

  如果说裂风城之战是命运之战,那雄州大战,就是灭国之战。

  这是两位皇帝第一次在战场上对决。

  胜利者,将成为天下霸主。

  大周六十万大军,充满了绝对的自信,一定会大获全胜。

  相较而言,雄州城虽然巨大,但是比裂风城好打得多了,这里地势开阔,尽可施展。

  更何况这次还有天文数字的火药包,毒气弹还剩下大半,血屠军,大周新军,完全倾巢而出。

  裂风城用了仅仅半个月不到就打下来了,雄州城压根不需要半个月。

  而且神皇已经定了战略,一开战就用火药包狂轰,几百万斤火药包,狂轰滥炸。

  几百个毒气弹投掷过去,雄州城墙上守军就空了,届时大军冲锋,轻而易举便可拿下。

  三天之内,拿下雄州。

  而一旦拿下雄州,大赢帝国西南根本就守不住,四分之一的国土都会沦陷。

  “神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神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六十万大军,齐声高呼,声势惊天。

  反倒是雄州城那边,寂静无声,几十万守军静静站在城墙之上,也谈不上有多么激昂壮烈,反而显得悲壮。

  “呜……”

  随着一声恢宏的号角声响起,大周军团响起了雄浑辉煌的乐曲。

  在几十个大臣,几十名将帅的拱卫下,大周神皇缓缓爬上了高台。

  九十九级台阶,整整五十米高,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屹立在大军中央。

  六十万大军,拱卫着这个金字塔高台。

  两个人,一左一右,搀扶着神皇天祚,一步一步走上最高处。

  “神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六十万大军,整整齐齐跪下高呼,惊天动地。

  神皇天祚,穿着前所未有的龙袍,带着全新的神龙皇冠,威武霸气,高贵绝伦,如同天神下凡。

  与此同时,大赢帝国皇帝也在众臣的拱卫下,缓缓走上了城头。

  两个皇帝,间隔几千米对立。

  轮高度,城墙二十米,大周高台五十米,是天祚神皇在俯视大赢帝国皇帝。

  “千里镜!”大赢皇帝忽然道。

  顿时,旁边公孙羊递过来一个高倍望远镜,这也是云中鹤制造的。

  皇帝拿过望远镜,看着两千五百米处的高台,顿时微微一惊。

  敖玉?不,云中鹤!

  他被放出来了,而且出现在这个战场上了?!

  他把望远镜递给了边上的公孙羊,公孙羊看完后,又递给了风行灭。

  风行灭激动得浑身发抖,整整五年了啊。

  云中鹤音讯全无,整整五年了,如今终于再一次见到他了啊。

  让他如何能不激动啊?

  “陛下,一定要救云中鹤,一定要救啊!”风行灭道:“臣愿意亲自去,用热气球去救,臣率领黑冰台高手去救。”

  …………………………

  云中鹤在高台之上,五十米的高度,足够俯视全场了。

  前所未有的大场面!

  六十万大军,将整个雄州城三面全部包围了,黑黑压压,无边无际,接天彻地。

  哪怕在任何电影,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

  不计其数的投石机,超过几百具之多。

  不计其数的巨型强弩。

  大周血屠军,大周新军,这些都是白云城的骨干力量。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六十万人,不断高呼。

  大赢帝国皇帝高呼道:“大周皇帝陛下,别来无恙!”

  几千人,重复着大赢皇帝的话,高呼:“大周皇帝陛下,别来无恙。”

  大周天祚神皇道:“我为救世而来,我为了天下万民而来,怜我众生,嗷嗷待哺,我代表天上诸神,拯救众生。”

  大赢皇帝需要几千人当声音放大器,但是神皇天祚不需要。

  他声音明明不激烈高亢,但是却轻而易举响彻整个天地。

  这个武功真是逆天了。

  不但每一个大周士兵听得清清楚楚,而且还有一阵阵回音。

  大周几十万大军望向天祚神皇的目光更加狂热崇拜,这不是神又是什么?

  凡人能够发出如此天音吗?这声音仿佛是从九天云外传来的啊。

  别说是大周几十万将士了,就连大赢帝国的守军也面色微变,因为眼前这个天祚神皇,看起来真像是一个神啊。

  天祚神皇的目光从大赢皇帝身上收了回来,望向了几十万将士。

  他这个态度,淡然而又高傲,表示对大赢皇帝的藐视。

  他是胜利者,而且还是神皇,当然高于普通人皇。

  天祚神皇目光如电,扫视全场,内心无比豪迈。

  这是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吗?

  对,是的!

  他这一生何等之波澜壮阔?!

  天衍中兴,征服南境,击退西凉,一桩桩,一件件,哪个不是百年英主所为?

  但是人力毕竟有限,复位之后,他想要再创辉煌,怎么办?

  依靠一个腐朽的大周朝廷?已经完全不可能了,一个腐朽国土的颓败,是很难靠人力挽回的。

  所以他选择了引入大咸帝国,给大周军队彻底大换血。

  一个苍老的身躯,只有彻底换血,才能返老还童。

  帝国如是,他天祚皇帝如是。

  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我天祚皇帝,返老还童,大周帝国焕然一新。

  至于让大咸帝国卷土重来,东方正统沦丧,那又如何?

  就算大咸帝国被称之为魔国,就算怒帝曾经被誉为魔王?

  那又如何?

  只要能够再创造人生辉煌,只要能够让大周统一天下,哪里管的上黑暗笼罩天地?

  哪里管得上东方文明正统毁灭?

  胜者为皇,败者为寇,一切史书都有胜利者书写的,不是吗?

  天祚神皇仰望长天,他的目光仿佛要跨越千山万水,仿佛要俯视天下众生。

  他看到了大赢帝国的万里江山,越过了天江,看到了所谓天朝上国的大夏帝国。

  今日之战后,大赢帝国开启了灭亡的序曲。

  我大周帝国,也开启了统一天下的序曲。

  我天祚神皇,不但要做千古一帝,要做整个天下的共主,我还要取代大炎神皇,成为天下唯一的神帝。

  深深吸一口气,天祚神皇仰头,仿佛要鲸吞天下。

  然后,他缓缓道:“此情此景,我想要赋诗一首,朕的百万大军听着,对面的大赢皇帝也听着。”

  大周六十万大军,依旧听得清清楚楚,大赢帝国守军,大赢皇帝也听得清清楚楚。

  大赢皇帝竖起耳朵,心中在默念倒数。

  因为等到他倒数结束,北边几十里的几十万斤火药,就要引爆。

  届时,就会撕开一个巨大的裂口,浑江之水天上来,浩浩荡荡,势不可挡,冲过雄州,淹没大周帝国的所谓百万大军。

  那将是惊天动地的爆炸。

  天祚神皇抬手。

  顿时,文武百官整整齐齐跪下。

  云中鹤跪坐在地上,准备抚琴,因为这是诗赋,是需要伴奏的。

  几十万大军,跪伏地上,一动不动,等待着天祚神皇的吟诗。

  这是神作,这是九天来的仙音。

  整个天地,请侧耳倾听。

  漫天神佛,请侧耳倾听。

  神皇天祚朗声念道: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

  与此同时,云中鹤开始弹奏。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唯一的声音,便是神皇天祚的吟诗之声。

  所有人毛骨悚然,彻底被震撼,被惊艳到了。

  我大周神皇真乃天人也,文才武道,都是绝顶。

  神皇天祚念诗之声,越来越高亢。

  几十万人,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云中鹤的琴声,也越来越高亢,越来越激烈,他完全将自己的琴艺,发挥到了极致。

  贝多芬上身。

  惊艳绝伦!

  六指琴魔,死亡之音,地狱之音。

  神皇天祚血管之内无数的寄生虫,纷纷苏醒,纷纷振奋起来。

  密密麻麻,不计其数,沿着血管往上冲。

  在六指琴魔的琴声中,它们如同千军万马一般,朝着神皇天祚的大脑血管冲去。

  冲,冲,冲!

  大周神皇的吟诗之声到了极致。

  他整个人也毛骨悚然,觉得浑身发热,血脉沸腾。

  他觉得飘飘欲仙,这一刻他真的觉得天地尽在掌握,觉得自己真的成为神仙。

  仿佛有一股力量,要把他从高台上抬起来,要飞上了天空。

  我天祚神皇,要一统天下,横扫宇内。

  我天祚要成仙,成神。

  整个天地,都要匍匐在我的脚下。

  天祚神皇稍稍停顿了片刻,云中鹤的琴声也停顿了片刻。、

  酝酿到了极致,慷慨激昂到了极致。

  天祚神皇豪迈高呼道:“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而与此同时。

  六指琴魔贝多芬,酝酿出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精神。

  而云中鹤,也仿佛进入了一种精神虚幻的世界。

  “当当当当当……”

  疯狂的琴声,如同天地迸裂,横扫而出。

  而与此同时,大赢皇帝内心的倒计时结束。

  几十万火药的爆炸,开始了。

  “轰轰轰轰轰……”惊天动地的爆炸。

  又与此同时,天祚神皇大脑内寄生虫,猛地疯狂到了极致。

  “砰砰砰砰……”

  撕裂了他的大脑动脉。

  可怕的鲜血,猛地冲射而出。

  天祚神皇的大脑之内,猛地爆开,无数的鲜血如同毁灭喷泉一般,彻底冲毁他脆弱的大脑。

  他的身体定格在高台之上,一动不动。

  然后,如同一个雕像一般,轰然倒下。

  …………………………

  注:终于写完了,晚了一个多小时,太需要酝酿情绪了。

  诸位恩公啊,月票给我好吗?糕点竭尽全力,写得更精彩,给大家叩首谢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qxs123.com。番茄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fq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