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237章:疯狂云中鹤!朝堂劫杀!

第237章:疯狂云中鹤!朝堂劫杀!

  今天的朝会,商议的有两件时间。

  第一件,大赢帝国黑龙台的密探疯狂破坏大周帝国京城,责令黑冰台进行对等报复,礼部鸿胪寺,向大周帝国派遣使团,表示最强烈的谴责。

  第二件,还是关于浪州的百万灾民,还有沧浪江大堤的修建。

  如今距离受灾已经三个多月了,在周离的疯狂工作下,近百万灾民也已经安置完毕了。

  这笔银子大部分都是镇海王史卞掏出来的,一开始掏出了二百万,昨天又答应掏三百万。

  二百万两已经是到位了,这三百万还没有到位。

  所以百万灾民也只是有饭吃,有帐篷住。距离浪州城重建,浪州港口重建,依旧遥遥无极。

  至于浪州水师的重建,就更加遥不可及了。

  但是有一件事情却迫在眉睫了,那就是浪州那条被洪水溃决的大堤需要重修。

  上一次洪水暴涨是因为桃花汛,但是论威力来说,还是夏天的洪涝更加惊人一些。

  修建大堤从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开始了,但还是没有钱啊。

  这段时间还算是天公作美,但万一老天爷变脸,直接天降暴雨,没有堤坝的抵挡,洪水再一次涌入浪州,那后果完全不堪设想了。

  当务之急就是修建这道堤坝,缺损之处整整有几十处,近百里长。

  这是一项大工程,所需银两又是一个天文数字。

  如今朝会上商议的又是这件事情,夏粮很快要收获了,今年也已经过半了,各地的部分税赋也应该上缴国库了。

  所以需要从国库中支出这笔钱去修建这道堤坝,刚好有几十万灾民,以工代劳。

  但是整个朝堂的百官都在哭穷,虽然国库马上就要有银子进来了,这这次比往年要少很多,因为浪州港那边的收入全没了,这是很大的一笔。

  加上帝国为了准备和大赢帝国的决战,这两年时间,扩充了几十万军队,所需要的铠甲,兵器,俸禄,军费都是一笔天文数字。

  而且傅炎图大军在南境,虽然土人叛乱已经剿灭了,但总不能把大军调回来吧。

  还有金州防线,关系到未来的大决战,这笔钱不能省。

  这么一算不要紧,非但没有银子去修建沧浪大江的百里堤坝,反而还有巨大的缺口,连目前的开支都不够。

  所以算来算去,浪州大坝的重修,浪州港的重修,都需要向镇海王府借钱。

  但是这话又不能说出来,堂堂朝廷动不动向藩王借钱,好意思啊?

  而且镇海王的钱是好借的吗?那都需要交换的,嫁一个香香公主过去还不够,还有南境几个观察使的职位。

  结果商议了大半天,也哭穷了大半天,朝会依旧毫无所获。

  这也是正常的,所有的大事都在书房内就决定了,哪里轮得到大朝会来啊。

  “诸卿还有什么请奏的吗?”皇帝问道。

  云中鹤出列道:“陛下,臣有本。”

  “敖判官?”皇帝道:“你说。

  云中鹤道:“臣刚刚看到相关报告,近两个月来,南境又发生了多次余震,这是上天示警,国有大奸,皇上不得不防啊!镇海王府不修仁义,鱼肉百姓,而且出兵北上,占领南境几个郡的土地,至今仍不交还,此乃谋逆之举,请陛下降旨,命令傅炎图大军南下,驱逐镇海王的非法驻军。”

  不等皇帝开口,枢密院的某个官员道:“敖判官,当时南境叛乱愈演愈烈,镇海王忠诚朝廷,所以派军北上是准备为国平叛,你不要想多了。”

  云中鹤道:“可是现在南境叛乱已经平息了啊,再说傅炎图的几十万大军已经驻扎在南境了,已经不需要镇海王的军队了啊,他可以退兵了。而且朝廷答应给镇海王府是多少编制的军队,仅仅三万而已,但是镇海王有多少军队,加上水师舰队二十万都不止。他这是想要做什么,区区一个藩王需要这么多军队吗?他分明是居心叵测,意图谋反啊!”

  “陛下,臣请派遣钦差大臣去清点镇海王的军队编制,勒令其按照朝廷礼制裁军。”

  “否则任由其做大,只怕成为我帝国之心腹大患啊。”

  整个朝堂就只有云中鹤一个人高呼,所有人无语。

  敖玉,你是司天监的一个判官,不是御史台的,也不是枢密院的,你谈什么裁军?谈什么造反?

  现在朝廷的文武官员都心知肚明,朝廷有求于镇海王,需要向他借银子,你敖玉天天在朝堂上抨击镇海王,岂不是耽误朝廷大事。

  皇帝听得忍无可忍,直接挥了挥手道:“退朝。”

  ……………………………………

  云中鹤结了一天的工作,饥肠辘辘地回家了,上朝真是一件辛苦活。

  今天整个京城都在风声鹤唳,南宫错的黑冰台搜捕全城,抓捕大赢帝国黑龙台的谍网。

  一时间,黑冰台的监狱人满为患。

  这架势就是宁可错抓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但是该传的妖风还是在传,比如肃亲王、大理寺卿等人亵渎了上清宫的神灵,只怕要遭到天谴。

  再有就是敖玉在朝堂上抨击镇海王府的事情,已经开始进行舆论轰炸了。

  不过也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而云中鹤回到家,继续弄他的大杀器。

  真的太难了,单纯从原理上一点都不难,从材料上也不是很难,但真正操作起来,真的脑袋要炸,失败次数不是知道多少。

  而且出了好几次意外,云中鹤的手都弄伤了好几次。

  ……………………………………

  次日上朝!

  天衍皇帝在位的时候,除了开始的那段时间,每日一朝,剩下的都是两日一朝,三日一朝。

  我们万允皇帝就不一样,每日一朝。

  今日朝堂之上,云中鹤又开始了狂喷。

  宣称妙应寺那边地面忽然开裂,井底涌出了绿水,这是不祥之兆啊。

  这肯定是有人举止不端,触怒了佛祖,臣弹劾镇海王世子举止不端,嫖宿妙应寺,亵渎佛祖,说不定里面还有逼良为娼,逼尼为娼的惨状,请陛下彻查。

  史广禽兽不如,有何面目迎娶香香公主?应该立刻罢免其镇海王府世子的名号,取消他和香香公主的婚约。

  有御史说,敖玉判官你不要造谣,史广世子每日都在家中习文练武,每日都去武道院为年轻的武举人教学,哪有你说的不堪之事。

  云中鹤立刻大喷,你竟然为史广辩护,你收了他什么好处?莫非你们一起去妙应寺嫖宿?史广去妙应寺已经证据确凿,不信找黑冰台南宫错来对峙。

  对峙你娘,这样的事情也要把黑冰台大都督扯进来。

  ………………………………………………

  就这样,一天的上朝时间又结束了。

  云中鹤再一次回家弄他的大杀器,为了妥当,他真的准备了三个方案。

  锌锰方案,铅酸方案,锌银方案。

  在原理上这三种方案都不难,而且材料也不难找到。铅,锌,硫酸,银,锰等等都有,真是强碱也不能得到,都不是什么高科技。

  甚至电也不是难题,手摇充电器初中生都能做,只要一个强磁铁,一个项圈就可以了,就算在这个环境内,云中鹤能够做出更高端的。

  再不济煮熟的土豆,都可以变成电源的,别小看土豆,煮熟之后里面的电能点亮一个灯泡。

  锌锰干电池不难,甚至陶瓷电容也不难,电阻也不难,甚至最简易的变压器也不难。

  有了袁天邪这个天下第一戏法师的相助,这些东西都不难。

  但这些东西想要集合在一起,制造出一个杀器,那是真难啊。

  其实这比手工打造一支手铳难多了,但是手铳这种东西云中鹤现在还不能拿出来,会出大事的,而且看上去像是暗器。

  云中鹤要造的杀器,看上去就是正常的古代兵器,而且杀人于无形,看上去更加神秘牛逼一些。

  用这个杀人,不但神秘,而且还显得很公平。

  我敖玉神功盖世,用内力把你弄死的,你不服吗?

  什么?你不知道我敖玉有内力,我岂是这等肤浅之辈到处张扬,难道我要和你说我练过如来神掌吗?

  什么?再让我展示一下我的内力神功?非常抱歉,我的神功时而灵,时而不灵的,他不灵的时候我也没有办法。

  …………………………………………

  第三天,云中鹤再一次上朝。

  这一次他更加弹劾得骇人听闻。

  “陛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了。”

  “东南方向,忽然有一个星辰猛地亮起,竟然盖过了北斗七星,这是大凶之兆,大凶之兆啊!”

  “这是上天警示,东南方向有人要谋反啊啊。”|

  “陛下,镇海王要谋反,镇海王要谋反啊!”

  所有人彻底无语,司天监判官能够当你当成这样也算是牛逼了,每天换着花样咬镇海王。

  你比御史还要牛逼啊,天天逮着一个藩王狂喷。

  不过云中鹤还真不是信口开河,因为昨天东南方向还真的出现了一个超级超级亮的星辰。

  皇帝还真的找司天监正问过了,司天监正说天下几大帝国,我南周帝国处于东南,西边是大西帝国,西北边是大赢帝国的,最北边是大夏帝国。

  而如今东南这颗星辰大亮,岂不是证明我大周即将昌隆了吗?甚至会盖过其他几大帝国,成为天下霸主?

  万允皇帝听了之后,顿时大喜。

  云中鹤却很想笑,这分明是一颗超新星的爆发,几天之后就消失了,我看你这位司天监正怎么和皇帝解释?

  不过还真是幸运啊,超新星爆发说得通俗一些,就是恒星爆炸了,而且还是大恒星爆炸,起码超过八个太阳质量的恒星,才会在死亡的时候猛烈爆炸。

  这是非常罕见的天文奇观。

  司天监正说完之后,群臣纷纷拍马屁,说这将预兆我大周兴旺,霸业将成。

  只有云中鹤一个人煞风景,说这是大凶之兆,镇海王要谋反。

  搞得大家都很不痛快,皇帝也意兴阑珊。

  …………………………

  第四天上朝,大家都已经有些期待了,敖玉你天天都在高呼镇海王要反,而且找遍了各种理由,今天我们倒要看看,你还能找到什么理由啊?

  “陛下,臣看了最近的司天监报告,帝国南境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下雨了,干旱之极,大地裂开,往年都丰收的南境,这次歉收非常严重,南境五行省原本是我帝国粮仓,如今却大规模歉收,加上去年南境叛乱又耽误了秋收,如此南境空有灾荒之危啊。”

  所有臣子听到这话,终于松了一口气,你终于不喷镇海王了。

  谁知道云中鹤继续道:“南境两个月没有下雨,这是上天示警啊,说南部有人要谋反,只怕有兵灾啊,陛下不得不防啊,镇海王要谋反啊。”

  “南境干旱,但是我帝国西境却少见的大雨滂沱,但那边都是荒漠,一旦下雨反而容易孕育蝗虫,恐有蝗灾啊。陛下这也是上天示警,镇海王要反啊。”

  所有文武大臣彻底无语了,南境干旱,这是上天示警,镇海王要反。

  天上星星太亮了,也是上天示警,镇海王要反,一个尼姑庙井里涌出绿水,也是镇海王要反。现在西境雨多,繁衍蝗虫,也是镇海王要反?

  你太离谱了啊!

  …………………………

  第五天上朝。

  云中鹤高呼:“陛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今日臣家里的母鸡忽然变成了公鸡,竟然开始打鸣了,牝鸡司晨,这是大凶之兆,镇海王要谋反啊!”

  当然了,牝鸡司晨也经常被认为是女子干政,祸乱朝纲,所以云中这是牵强附会了。

  不过,你或许隐射皇后也不一定。

  …………………………………………

  第六天。

  云中鹤朝会上奏:“陛下,今日臣的家中发现了一条怪蛇,他原本是一条蚯蚓,竟然变成了一条蛇,而且还是双头蛇,游入了水中。这是不祥之兆,代表着镇海王不满现在的地位,他要谋反啊!”

  就这样,云中鹤每天上朝就只负责一件事,疯狂抨击攻讦镇海王。

  上天有异象当然好,没有异象,我就自己制造异象,总之就是镇海王要反。

  敖玉家里的鸡鸭鹅,蚯蚓猫狗,都出现异象了。

  在他这般不知疲倦,疯狂攻讦下,敖玉彻底红了,镇海王史卞也彻底红了。

  整个京城都在流传洗脑三句:陛下大事不好了。这是上天示警啊,镇海王要反。

  不仅皇帝,整个满朝文武都听得头昏脑涨,每天都洗脑无数遍,镇海王要反。

  换成其他御史,早就罢官,或者打得半死了。

  但敖玉不一样,他是太上皇派来的,之前连所谓的叛国罪都弄不倒他,你确定要用这个攻讦朝廷藩王的罪名弄他?

  况且,皇帝仿佛显得尤其的宽容,尽管表示不耐烦,却从不斥责。

  不仅仅是皇帝,还是肃亲王,内阁,枢密院,甚至御史台都对云中鹤的行为非常放纵。

  就仿佛任由他放飞自我一般。

  不仅如此,京城内关于镇海王的丑闻也愈演愈烈,越来越不堪。

  镇海王史卞弑父,夺家族基业。

  镇海王史卞霸占后母,违背伦常。

  镇海王杀兄霸嫂,天理难容。

  镇海王妃勾结表兄,给镇海王史卞戴绿帽子,所以第三子史一恭不正常,其实这不是镇海王史卞的亲生儿子,是他妻子和她表兄偷情生下来的。

  总之镇海王府一家蛇鼠一窝,肮脏无比,秽乱不堪。

  这些舆论当然不是云中鹤放出去的,而是月旦评,还有文官集团放出去的,目的当然就是火上浇油。

  然而这些污蔑镇海王夫妇的罪名,肯定会被认为是敖玉所为。

  这种舆论每天愈演愈烈,越发疯狂。

  但是镇海王世子史广,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之前他虽然担任京城武道院教习,但基本上不去。而如今他每一天都去武道院教学。

  没错,他是京城武道院的长枪教习,一手银枪使得出神入化,十二年前他只有二十一岁的时候,就已经考中了武状元。

  当然了,他这个武状元是不是有皇帝恩宠的成分,不得而知。

  但是大周武举高手如云,这史广武功极高是一定的。

  甚至还有言吹嘘,说史广是大周第二枪,第一枪就是敖心了。

  敖心的长枪有多牛逼,完全不需要说了,当时病重得起不来床的时候,他凭借一杆银枪还能以一敌百。

  史广被称之为第二枪,当然有人为他吹嘘的成分,但他的武功也肯定是惊人无比的了。

  然而,武功高强的史广,面对敖玉对他父亲疯狂的攻讦,却仿佛毫无反应。

  面对京城无数的流言,无数的恶毒羞辱,史广也仿佛没有任何反应。

  众多文臣士子反而不忿了,说史广不配为人子,父母被敖玉如此玷污羞辱,竟然还无反应,此乃不孝之至。

  历史上的那些义士,遇到这种羞辱父母之事,早就拔剑杀人了。

  而且杀人之人,也都成就了一生美名。

  …………………………………………

  京城武道院。

  “砰砰砰砰……”

  史广长枪狂舞,十几个武举人和他对战。

  “嗖嗖嗖嗖……”

  仅仅瞬间,这十几个武举人如同稻草人一般飞了出去。

  十几个打他一个,都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最后史广猛地一枪,刺在一座假山上,

  瞬间,整个假山石头猛地爆开,仿佛他内心的冲天怒气。

  众多武举人纷纷高呼道:“老师,难道你就任由敖玉这样羞辱镇海王吗?”

  “父母受辱,儿子不闻不问,不配为人子。”

  “小王爷,你看得下去,我们都看不下去了,你若不敢动手,我们帮你动手,给敖玉一个教训。”

  “在半路上拦住他,活生生将他打个半死。”

  史广一声断喝,寒声道:“住嘴。”

  然后他猛地的一枪扫过,剩下的假山,活生生被他用长枪劈断了。

  …………………………………………

  “轰轰轰……”

  京城之夜,一阵阵闷雷,就是不下雨,显得尤其压抑闷热。

  天上半颗星星都没有了,黑压压的乌云,仿佛就直接盖在头顶,让人喘不过气来。

  敖鸣来到镇海王府,低声道:“世子,火候够了。”

  史广寒声道:“你们羞辱我父母也够了吧?说我父亲弑父,霸占后母,杀兄霸嫂,说我母亲通奸表舅,生下傻儿子。说我家秽乱不堪,天下第一脏地。”

  敖鸣笑道:“这都是敖玉说的,他如此羞辱您父母,您可以杀他了。”

  史广道:“我还是那句话,我只打一拳,踢一脚,把他踢成太监。你们将他活生生打死!”

  敖鸣道:“没有问题,明天朝会,我们一起动手,在朝堂上,众目睽睽,打死敖玉!”

  史广道:“好,明天动手!”

  敖鸣道:“世子要隐藏于年轻武官之中,不要被敖玉发现,小心他逃跑。”

  史广道:“行,明日那一脚,我一定让他卵碎彻底。”

  ……………………………………

  “轰轰轰……”

  某一个房屋之内,上百个年轻官员,紧张激动,大汗淋漓。

  因为他们要做一件大事。

  御史台的官员,司天监的官员,枢密院的官员,宗正寺的年轻皇族等等。

  “你们记住,我们打死敖玉,不是为了镇海王,而是为了陛下,为了我大周朝廷。”

  “敖玉离间二皇,使得朝堂不宁,此贼不除,我大周难安。”

  “诸位有的是御史台的,有的是宗正寺,也有是勋贵子弟,都被他直接间接害过吧,那就有仇报仇。”

  “明日史广第一个动手,直接将敖玉踢飞倒地,我们便全部涌上去,将敖玉活生生打死!”

  “为了大周,为了二皇,打死敖玉。”

  “诛杀国贼,打死敖玉。”

  “来来来,全部来按手印,愿意按手印的,就是自己人,明白吗?”

  “什么是自己人?就是肃亲王,林宰相,傅炎图大都督,镇海王的自己人?懂不懂这个分量?”

  组织这件事情的不是敖鸣,而是肃亲王的儿子周乍。

  “大家割手指。”

  随着一声令下,上百个年轻官员割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纷纷在一张纸上按下手印。

  “倒酒!”

  然后将滴血的手指放在酒水之内,染红了烈酒。

  “喝!”

  上百个年轻官员喝下血酒,更加热血沸腾了。

  他们要干大事了,歃血为盟干大事了。在朝堂之上,公然打死一个奸贼。

  可惜啊,这个奸贼敖玉的官职太小了,如果是一品大员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但这依旧是天大的事情。

  喝完血酒之后,这上百个年轻官员猛地把碗砸了。

  肃亲王世子道:“为了不走漏消息,今天晚上大家都别回去了,就在这里,等着明日直接上朝吧。”

  有一个年轻官员道:“世子,我们品级不高,平常时候上不了朝的。”

  肃亲王世子道:“明日是大朝会,保证你们能上朝,有七百官员上朝呢。”

  “全部坐下,闭目,冥想,等待明日办大事!”

  上百个年轻官员盘坐下来,闭目养神,内心杀气腾腾。

  明日办大事!

  ………………………………………………

  上清宫内!

  云中鹤道:“太上皇,您双腿恢复得怎样了?”

  “感觉有了,但还是站不起来,双手也略有感觉。”太上皇道。

  接着,太上皇又道:“敖玉,你可知道,明日大朝会,他们已经布下了大网等你,只要你上朝,他们就会将你活生生打死。若你被打死了,法不责众,可能是白死,没人能为你讨回公道的。”

  云中鹤道:“我知道,但明日朝会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去。”

  太上皇道:“那你可知道,其实现在还可以回头,你还可以躲在我的上清宫里不出去。而只要你杀了史广,那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云中鹤道:“太上皇,到时不仅仅我回不了头,您也回不了头了。”

  太上皇道:“是啊,我也回不了头了。”

  云中鹤道:“太上皇,那这个史广我还杀吗?”

  太上皇道:“你能杀吗?”

  云中鹤道:“能杀。”

  太上皇道:“不但要杀,而且要光明正大地杀,不能理亏,要名正言顺地杀!这样未来二皇对立的时候,我的立场才能正!”

  云中鹤道:“好,我就光明正大,名正言顺地杀他。”

  太上皇道:“你若一切都准备好了,甚至连冒险被打死的准备都做好了,那你就去吧。”

  云中鹤道:“太上皇,臣告辞!”

  然后,云中鹤离去了。

  太上皇淡淡道:“侯尘,你们也去准备一下,既然明天大朝会要唱戏,那就唱得精彩一些,热烈一些。”

  老太监侯尘道:“是,陛下!”

  太上皇道:“记住,要站一个理字。就算杀人,也要掌握一个理。”

  “是!”侯尘道,然后飞奔而出。

  ………………………………

  天亮了!

  但今天没有太阳,依旧乌云压顶,闷雷轰鸣,就算天亮了,也黑压压的,昏沉沉的。

  云中鹤准备了一遍又一遍,袁天邪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公子,您可想好了,朝堂之上你一个人,要面对上百个敌人。稍稍有闪失,您就会被活活打死,就算不死,也会被打残。”袁天邪问道。

  云中鹤指了指自己的脑子道:“在脑子里面演示无数遍,万无一失了。”

  然后,云中鹤深深吸一口气,走出了家门,朝着皇宫走去。

  他脑子里面不由得浮现出一句话: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呸呸呸,这句话不吉利。

  …………………………………………

  与此同时!

  距离皇宫很近的房子内,房门打开。

  一群年轻的官员,双目通红,神情亢奋,拳头紧握,咬牙切齿,成群结队,步入皇宫之内。

  气氛肃杀,甚至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杀意。

  今天办大事,朝堂之上,打死敖玉!

  而镇海王世子史广,穿着最普通的官服,掩人耳目,混在枢密院的年轻官员之中,目光阴狠,走入皇宫。

  敖玉,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今日,便要将你活生生打死!

  ………………………………

  大朝会开始!

  今日的朝会,整整来了七八百名官员,整个大殿,站得满满当当。

  外面乌云压顶,山雨欲来,雷鸣滚滚。

  大殿之内,一片昏暗,但是天亮了,那就不点灯。

  所以气氛显得尤其压抑肃杀。

  七八百名官员,除了急促的心跳之外,还有压抑的呼吸声外,鸦雀无声。

  仿佛所有人都有所感觉,今天有大事发生。

  史广藏在人群之中,用眼睛余光,死死锁定敖玉的位置。

  皇帝有点姗姗来迟啊。

  “皇帝驾到,百官跪迎。”

  顿时,七八百名官员整整齐齐拜下道:“臣参见皇帝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今日天够黑的啊,外面乌云压顶,都看不大清楚殿内的面孔了。”皇帝笑道。

  他心情还不错,因为镇海王史卞的又一笔银子到位了,浪州那边的大坝终于可以开修了。

  “咳,咳,咳,咳……”

  朝堂之内,忽然响起了云中鹤突兀的咳嗽声。

  皇帝道:“敖玉,你怎么了?”

  云中鹤道:“不知道为何,忽然咳嗽得厉害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染了父亲的病气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内心一颤,敖心得的是肺痨,这病可是会传染的啊。

  但也不要紧,大家可以用脚把他踢死,活生生踩死,那样死得更惨。

  今天一定要办成这件大事,把敖玉活生生打死,血溅朝堂。

  皇帝道:“诸卿,有本奏来。”

  所有人立刻望向敖玉,这段时间你每天都弹劾镇海王,洗脑式三联句,现在开始你的日常表演了。

  云中鹤果然出列道:“陛下,臣有本。”

  “说。”

  云中鹤道:“陛下,昨夜到天灾,雷鸣不停,却不见半滴雨下,这是上天在示警,镇海王意图谋反,请皇上明鉴啊!”

  果然如此,又来了,又来了!

  而就在此时,镇海王世子史广寒声道:“敖玉,你欺人太甚,辱我父母,此仇不共戴天。我若忍你,岂不是不忠不孝?去死吧!”

  镇海王世子史广雷鸣一般怒吼,猛地冲了出来,对准云中鹤的胯间,猛地一脚踢了出去。

  “砰!”一声巨响,云中鹤一声惨叫,直接被踢飞出去十几米,落入百官人群之中。

  ………………………………

  注:昨夜彻底失眠,就睡了三小时,扛不住了,我要去躺一会儿,然后写第二更。

  诸位恩公,有月票千万支持我两张,真的拜托了,糕点真的尽力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qxs123.com。番茄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fq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