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229章:上演奇迹!救活太上皇!

第229章:上演奇迹!救活太上皇!

  这颗药物服下去之后,云中鹤没有感觉到任何反应,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吃一般。

  但是仅仅片刻之后,云中鹤忽然猛地一阵高呼。

  “我的身体在变大,我的身体在变大。”

  “越来越大了,越来越大了。”

  云中鹤是真的这么觉得,甚至仿佛能够看到一般。

  整个身体不断膨胀,膨胀,膨胀。

  “啊……啊……啊……”然后感觉到的是痛苦,无边无际的痛苦。

  因为身体膨胀到了极致,皮肤开始裂开,肌肉也开始裂开。

  全身的骨架仿佛完全承受不了这么巨大的压力,竟然开始断裂了。

  咔嚓,咔嚓,咔嚓,

  全身的骨架,一寸寸断裂。

  全身的筋脉也一寸寸断裂。

  真的是太痛苦了,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啊……啊……啊!

  云中鹤的惨叫越来越激烈,然后忽然戛然而止。

  身体膨胀到了极致,然后砰的一声,猛地炸开了。

  迷迭谷大师顿时无比灰暗失望,因为敖玉的试药失败了。

  尽管迷迭谷判断敖玉是非常特殊的,完全和别人不一样的,所以对他的试药抱有巨大的期望,但是现在看来,他和其他的试药者都一样。

  之前所有试药者都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断膨胀,膨胀,膨胀到了极致。

  然后身体猛地炸开,彻底死去。

  当然这一切都是幻觉,身体怎么可能会膨胀?怎么可能会炸开呢?

  这是因为药力的反应,最基础的反应就是血压飙高,血液流动速度加快了很多。不仅如此,这药力对全身的筋脉进行前所未有的刺激,让筋脉和神经都变得无比敏锐。

  这就是感觉到身体膨胀的根源。

  而最后感觉到自己身体彻底炸开了,这其实是血脉和心脏承受不了这么巨大的流动速度和压力,直接爆了,所以感觉上就仿佛全身被炸得粉身碎骨。

  实验到这个地步,基本上就已经死透了。

  几乎所有的试验者,大脑内的血管爆开,瞬间死去。

  这么强的血压,这么强的血液流动速度,不死才怪。而这些都是基础的副作用,完全无法逃避的。

  只有撑过了这可怕的副作用,才能感觉道它的惊人效果。

  精神上的强烈刺激复苏,还有神经的强烈刺激敏锐。

  “实验失败了,他死了。”迷迭谷大师叹息道:“过去几年的心血,又都白费了,把他抬下去解剖吧,就算他死了,也希望能有一点点作用。”

  然而下一秒钟。

  云中鹤醒了过来,他进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状态。

  首先,他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彻底麻木了,就仿佛刚才那一炸,真的把身体彻底炸得粉身碎骨了一般,身体就没了。

  但感觉不到身体之后,他的大脑变得无比敏锐,无比清晰。

  睁开眼睛之后,他更加惊诧了。

  这里不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吗?怎么这么亮?

  紧接着云中鹤发出惊呼,这里不是山洞吗?他幻想中这里应该都是非常原始状态的,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非常简约风格的病房。

  而且天花板,墙壁都是白色的,而且天花板上还写满了各式各样的文字。

  不仅如此,他还看到了眼前这个迷迭谷大师的长相,和想象中也完全不一样,他不是长发的,而是短发,而且穿着的长袍,也非常学术风。

  这个打扮在这个世界算是非常突兀的啊。

  “你们……你们点灯了吗?”云中鹤问道。

  “没有,这里依旧是黑漆漆的啊。”迷迭谷大师颤抖道,显得无比激动。

  云中鹤道:“那我为何看得见了?”

  接着,云中鹤道:“不对,不对,你说话怎么这么慢?你的动作这么这么慢?”

  云中鹤进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状态,眼前的一切就仿佛慢动作一般,就仿佛时间的流速都变慢了。

  迷迭谷大师道:“敖玉公子,你看得见?你看得见?这怎么可能?我的左手比的几根手指头?”

  云中鹤道:“你的左手没动啊,你举的是右手,三根手指头。”

  迷迭谷大师顿时狂喜道:“真的有效,真的有效。”

  云中鹤进入了一种非常特殊的精神状态。

  明明是黑漆漆的环境,他竟然看得见,而且在他的感知世界中,时间流淌速度仿佛变慢了很多,不仅如此他的大脑变得无比敏锐,之前非常混沌的记忆,早就已经遗忘的记忆,现在竟然可以轻而易举地记起来。

  甚至还不止这些,只不过很多状态他不去感知,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黑夜视物,时间减速,这听上去都很诡异。

  但实际上都是正常的,这是大脑神经被药力彻底激活了,进入了极度兴奋敏感的状态。

  人之所以能看到,归根结底还是大脑神经的作用,所看到的景象终究是大脑信号。

  还有时间减速大多数人体会不到,但是时间加速很多人都有体会,只要喝酒醉到一定程度,大脑神经被麻醉了,那么时间就会飞逝而过,明明说醉话,发酒疯好几个小时,却感觉一会儿就过去了。

  迷迭谷这个药确实牛逼,它能够将血液流动速度加快许多,疯狂刺激人的神经,人的大脑。

  但又不能说它是兴奋剂,因为它比兴奋剂神奇厉害了很多。

  紧接着云中鹤进入了更诡异的视野,因为眼前这个迷迭谷大师的身体,竟然变得透明了起来。

  也不是透明,而是成为一团光影,能够看到骨架,能够看到血液流动等等。

  但是又非常不真实,完全像是幻觉一般啊。

  “啊……啊……”他承受不了,只觉得头痛欲裂,然后猛地一阵轰鸣,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

  ………………………………………………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所有的药效都已经消退了。

  云中鹤依旧躺在这张病房的小床上,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他依旧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了,只只不过酸痛无比。

  尤其是整个大脑,真的仿佛要裂开一般。

  “敖玉公子,谢谢你,谢谢你。”迷迭谷大师颤抖道:“我们的药物终于第一次人体实验成功了,而且效果是如此显著。”

  云中鹤痛苦地拍着自己的脑袋,这个药物真的很怪。

  它直接作用于大脑,强烈刺激大脑神经,进而控制身体,促进全身血液和神经。

  不仅如此,它甚至差点刺激了云中鹤开发了未知脑域。

  “你们这药太霸道了,尤其是对人大脑的刺激太强烈了。”云中鹤道:“寻常人根本无法承受,它首先作用于血液,然后进入大脑,太可怕了。我甚至怀疑,天衍太上皇服用这药物之后,也会大脑血管全部爆掉而死。”

  迷迭谷大师道:“敖玉公子说得有理,就在这几个时辰内,我们对药方做了一些调整。您的成功人体实现给我们带来前所未有的突破,我们在您的血液中找到了一种东西,它既可以保证药效,却又不会致死。这款药物之所以致死率如此之高,是因为心脏根本承受不了如此高速跳动,血管也承受不了这么大压力,直接就爆掉了。”

  云中鹤沉默了好一会儿,道:“之前天衍太上皇,是不是全身瘫痪了?所以他不允许任何进入?也不让任何人看到?”

  迷迭谷大师沉默了片刻,点头道:“是的。”

  云中鹤又道:“当年他为何要冒险,进行邪术,为自己延寿?这看上去像是昏君所为啊,然而天衍皇帝不像是昏君。”

  迷迭谷大师道:“因为他迫不得已,如果不进行邪术的话,他……会死得更快。所以某种程度上,他的延寿是成功的,只不过……这个生存质量非常差。”

  然后,他递给云中鹤一个瓶子道:“我们答应过你,给你两颗药物。而且这是第十代的药物了,就在这几个时辰内,我们已经给了它新配方,您居功甚伟,因为里面的重要成分是从您血液中得到的,您让我们迷迭谷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如果您想要救天衍太上皇的话,就要尽快了,因为他随时都可能真正彻底死去,或者已经死了。”

  云中鹤道:“那这药物,能救活他吗?”

  迷迭谷大师道:“我不知道,我们也不敢保证,虽然这个药物因为有你的参与,已经有很大效果,但我们依旧不敢确定,它是否能救活天衍太上皇,甚至他已经死了。而且……”

  云中鹤道:“而且什么?”

  迷迭谷大师道:“而且我想要告诉你,天衍皇帝是一个非常强大,非常可怕的人,你确定要救他吗?”

  云中鹤道:“那有比他更加可怕的人吗?”

  迷迭谷大师道:“有。”

  云中鹤道:“谁?”

  迷迭谷大师道:“大赢帝国皇帝。”

  云中鹤将这瓶药物揣进怀里,然后起身道:“告辞了。”

  迷迭谷大师道:“我让人送您出去。”

  然后,两个人抬着轿子过来,把云中鹤送了出去,这位迷迭谷大师也亲自将云中鹤送出了山洞口。

  “敖玉公子,这次您可能会见到天衍皇帝,他不敢变成什么样子,我希望您不要太过于惊诧。”迷迭谷大师道。

  这话什么意思?天衍太上皇会变成什么样?

  ………………………………………………

  离开迷迭谷,云中鹤在袁天邪的保护下,朝着柔兰城方向进发。

  “公子,有一句话我想说。”袁天邪道。

  “我知道。”云中鹤道:“我们就算救活了天衍太上皇,但他神奇性也大打折扣了。”

  袁天邪道:“天衍太上皇如同神祇,就是因为他的传奇性,就是因为你给他塑造的金身。让他如同半神一般,但这一次他几乎死去,或者已经死了,就打破了这种神话。让他变回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垂垂老朽,一下子就变得虚弱起来了。”

  袁天邪说得没错,如今在天下人眼中,太上皇修道大成,如同半神一般。

  所有人都觉得太上皇这么神奇,那接下来还能活很久很久。而一旦他表现出了奄奄一息,垂死的状态,那还有什么可敬畏的?

  别说是万允皇帝了,就算群臣也会失去敬畏之心。

  一个都已经要垂死,随时都会死的太上皇,又有什么可怕的?

  什么半神,什么神话,全部都是扯淡啊。

  袁天邪道:“所以这次就算天衍太上皇被你救活了,他的神话也已经破灭了,没有太大价值了。”

  云中鹤道:“对,所以这次我不但要救活太上皇,而且还要为他演绎一场神话,让他半神的形象再上一个巅峰。”

  袁天邪道:“这很难啊,甚至比登天还难。”

  神话破灭很容易,而现在太上皇的神话仿佛已经破灭了。

  云中鹤不但想要保住太上皇的神话,而且还要让他半神传说更上一层,这太难了。

  袁天邪是装神弄鬼的宗师,连他都想不到办法。

  袁天邪道:“公子,我们就算说得天花乱坠,也说服不了群臣,也说服不了天下人的。太上皇原本说闭关四十九天的,但是时间到了却没有醒来。就算被你救活了,所有人也会觉得太上皇是生病了,生重病了。一个会生重病的太上皇可谈不上是半神。这一点解释不通,太上皇的神话就根本不可能保住。”

  云中鹤道:“放心,我已经有计划了,但需要准备一些非常特殊我物资,而且还需要你的配合。”

  袁天邪道:“我愿意倾尽所有。”

  云中鹤道:“这个特殊时刻,你有办法进入上清宫吗?”

  袁天邪道:“有,因为陪伴天衍太上皇修道的其实是我一个熟人。”

  “熟人?”云中鹤惊讶。

  袁天邪道:“不仅是熟人,也算是敌人。不过你放心,就算是敌人,当立场一致的时候,也能够互相帮助的。”

  然后,袁天邪道:“不过敖玉公子,你真的要救天衍太上皇吗?这位皇帝可是非常可怕的。”

  云中鹤避而不谈,反而问道:“袁天邪,你制造冷火的神秘药剂还有吗?”

  冷火,也就是只有几十摄氏度的火焰,也就是鬼火,烧不死人的。

  准确说它甚至不是火焰,而是一种化学发光,但是和火焰完全一模一样。它的主要产生物质是磷化氢。

  袁天邪道:“有!”

  接着,袁天邪道:“你想要用这种火焰制造太上皇神话,是远远不够的。”

  云中鹤道:“这鬼火只是让我自己表演的,而且只是以防万一,未必真的会用上。为太上皇塑造神话,我还有更离奇逆天的是手段,我会表现一场神迹,继续塑造太上皇神话。”

  …………………………

  云中鹤没有进柔兰城,而是再一次和风行灭大人见面,从他那里取得了大量的物资。

  然后他用了几天几夜的时间,打造各种道具。

  为太上皇塑造神话的道具,保证震惊所有人的眼球,保证又是一场神迹。

  届时太上皇的金身非但不会破灭,反而会再上一个台阶。

  如此一来,太上皇真的欠云中鹤天大的人情了。

  云中鹤不但拯救了他的性命,还拯救他的政治生命,这才是真正的奇迹!

  几天几夜后,所有的道具全部打造完毕,云中鹤离开了西部荒漠,返回大周京城。

  ……………………………………

  又过了几天几夜,云中鹤赶路几千里,终于再一次回到了大周帝国京城。

  刚刚进入京城,他就感觉到了诡异的气息。

  全城戒备!城墙上密密麻麻都是帝国的军队,接街道上也是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巡逻。

  整个京城完全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情景。

  云中鹤心脏一抖,该不会是太上皇已经死了吧?千万不要啊!

  紧接着他走在街道上,见到了更诡异的情形。

  按说整个京城这么如临大敌,山雨欲来的架势,应该宵禁的,但是完全没有。

  京城的街道上,两边的店铺,依旧人声鼎沸,来来往往。

  而且军队巡逻的时候,也没有驱逐闲杂人等,也不禁止流言。。

  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

  “听说了吗?太上皇要不行了,马上就要驾崩了。”

  “怎么可能?太上皇是半神,怎么可能会死?”

  “半神?其实……太上皇压根不是什么半神,一切都是敖玉在装神弄鬼,太上皇早已经病入膏肓了。我大周帝国只有一个真正的半神,那就是太祖皇帝,大法圣君。”

  “太上皇如果是半神,怎么可能还会病入膏肓,怎么还会垂死?”

  “其实你们不知道,太上皇已经死了,只是秘不发丧而已。”

  “太上皇死了,那敖玉怎么办?”

  “敖玉?他早就跑了啊。”

  “敖玉跑了,香香公主他不要了,难道眼睁睁看着香香公主嫁给他人?”

  “太上皇死了,敖玉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当然要跑。”

  太上皇生死本来应该是绝密的,更不是普通人可以谈论的,是绝对的禁忌。

  但是现在满大街都在谈,而且连云中鹤从边上经过都听得见,这太不正常了。

  有人不但不禁止谈太上皇的死,甚至还在推波助澜。

  很显然就是要让整个大周帝国所有人都知道,太上皇要死了,赶紧接受这个事实吧。

  而太上皇一死,万允皇帝就是大周至尊了,头顶再也没有人能够压制他了。

  云中鹤苦心经营的这个权力铁三角还没有成型,就要彻底荡然无存了。

  经过另外一条街的时候,云中鹤发现了更荒诞的一幕,有些丝绸行,布行竟然公然在卖白布了。

  这是什么意思?太上皇一旦驾崩,整个京城的百万民众肯定都要戴孝的。

  所以白布肯定是要热销的,所以有些丝绸行,布行提前开卖白布了。

  在无数人眼中,太上皇已经必死无疑了。

  甚至大多数人都觉得,太上皇已经驾崩,只不过是秘不发丧而已。

  云中鹤依旧乔装打扮,改头换面,隐藏在人群之中,快速朝着上清宫走去。

  ………………………………………………

  之前的上清宫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去的,但是现在宫门大开。

  万允皇帝,皇后,还有上百名勋贵重臣,都跪在无为殿前。

  每一个人都神情哀凄,无比悲痛。

  尤其是万允皇帝,更是形容枯槁,一副眼泪哭干,哀莫大于心死的架势。

  “一定要治好,你们若是治不好太上皇,我就活剐了你们。”万允皇帝怒吼道,然后再一次嚎啕大哭:“朕不能没有太上皇,天下不能没有太上皇啊。”

  然后,皇后大哭,皇妃们大哭,公子皇子们大哭。。

  “陛下啊,臣真的尽力了啊,就算您将我们全部杀了,也救不回太上皇了啊。”几个年迈太医跪在地上道:“心跳也没了,呼吸也没了,太上皇……此时或许已经去了啊。”

  “胡说,你们胡说……”万允皇帝悲痛欲绝,猛地拔出刀子,嘶吼道:“你胡说八道,朕杀了你,杀了你……”

  然后,万允皇帝真的拔出刀子朝着那个太医冲过去,要去杀了他。

  大宗正肃亲王赶紧保住了皇帝,道:“陛下,节哀啊,节哀啊……”

  万允皇帝嚎啕大哭道:“太上皇没有死了,他老人家修道有成,已经是半神了,怎么可能会死呢?他没有死,你们居心叵测,居心叵测……”

  顿时,皇亲贵族,文武百官拼命叩首。

  “陛下节哀,陛下节哀……”

  皇后颤抖道:“陛下啊,臣妾知道您舍不得,臣妾也舍不得啊,真的如同剐了心一样,真的天崩地裂一般。但是……事实就是事实,太上皇毕竟也七十几岁了啊。”

  万允皇帝失魂落魄地跪了下来,大哭道:“苍天啊,你不能这样啊,朕愿意献出十年之寿,只求你不要召走太上皇啊,哪怕让他多活一年啊,苍天啊。”

  万允皇帝趴在地上痛哭不已。

  众人纷纷高呼皇帝陛下乃是天下至孝。

  所有太医都奉劝皇帝陛下节哀,并且接受这个事实,太上皇已经驾崩了。

  “敖玉呢?敖玉呢?”万允皇帝忽然大声道:“他不是太上皇的托梦之人吗?找到他没有,找到他没有?让他唤醒太上皇,太上皇只是睡着了,他没有死,没有死!”

  旁边几个太医再一次跪下道:“陛下,太上皇真的去了,真的去了,您节哀啊。”

  大宗正肃亲王道:“陛下,敖玉小贼之前装神弄鬼,糊弄天下,现在早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万允皇帝也心中大恨,同时又无比畅快。

  太上皇啊,太上皇,你终于要死了啊,或者已经死了啊。

  从今以后,我就是大周帝国唯一的至尊了,谁还能压制我?谁还敢违逆我的旨意?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可惜敖玉小贼跑了,否则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凌迟处死。

  几个月前,敖玉逼着他公开认罪,下第二次罪己诏,完全是奇耻大辱啊。

  敖玉小贼,就算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抓到,然后当众凌迟了。

  “陛下,发丧吧,发丧吧。”太医高呼道:“太上皇的驾崩时刻,也是至关重要的啊,不能拖啊。”

  万允皇帝大哭:“周离还没有回来,周寂也没有回来,这两个太上皇最疼爱的孙子也没能回来见上最后一面啊。”

  “陛下,发丧吧,发丧吧,千万不要耽误了喜丧吉时啊。”太医高呼道,大宗正高呼道。

  万允皇帝觉得自己表演也差不多了,可以发丧了。

  而且一旦发丧,那太上皇就算没死,也算是彻底了,直接钉在棺材里面了。

  然而就在此时,黑冰台大都督南宫错快奔而入道:“陛下,敖玉来了,他说能救太上皇。”

  这话一出,全场震惊。

  敖玉?你竟然还敢回来?你就不怕被凌迟处死吗?

  太医顿时高呼道:“胡言乱语,妖言惑众,太上皇已经驾崩了,怎么救?陛下将敖玉拿下处死!”

  大宗正肃亲王道:“陛下,就是这敖玉装神弄鬼,胡作为非,这才折了太上皇的福分,请陛下将他抓来,千刀万剐,千刀万剐!”

  万允皇帝当然想要这样做,但却绝对不可以,刚才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让敖玉来唤醒太上皇的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愿意减寿十年,为太上皇延寿一年吗?

  怎么现在敖玉来了,你却连让他尝试一下都不肯,直接就千刀万剐了?

  “让他进来!”万允皇帝道。

  ………………………………………………

  片刻后,敖玉出现在万允皇帝和众多臣子面前。

  “敖玉,你能救活太上皇?”万允皇帝问道。

  “是。”云中鹤道。

  老太医高呼道:“胡言乱语,妖言惑众,陛下将他拿下,杀之!”

  大宗正肃亲王道:“敖玉,你犯下种种罪孽,这才触怒上天,才让太上皇减寿,你当被千刀万剐。”

  “陛下,杀了这敖玉。”

  “陛下,凌迟了敖玉。”

  万允皇帝道:“敖玉,你若不能救活太上皇,那就是欺君之罪,朕可是要将你凌迟的。”

  皇后猛地一挥手道:“来人,准备刽子手。若敖玉救不活太上皇,就将他活剐了,为太上皇陪葬。”

  顿时大太监侯庆猛地一挥手,走出来了两个太监高手,他们是奴才,但也是武道高手,凌迟不在话下。

  两个人来到云中鹤身后,随时可以动手将他凌迟了。

  云中鹤道:“只能有一个人跟我进去,那就是侯尘老太监。”

  顿时,老太监侯尘上前躬身道:“老奴愿意。”

  太医冷道:“荒谬可笑,我们太医院当然要跟着你一起进去,万一你亵渎了太上皇的遗体怎么办?”

  老太监侯尘道:“李太医,你当我是摆设吗?”

  万允皇帝道:“好,依你。但是你若救不活太上皇,千刀万剐也赎不了你的罪过。”

  然后,云中鹤走进无为殿内,侯尘老太监也跟着进入。

  这还是云中鹤第一次进上清宫,第一次进无为殿。

  这几年时间,且不说别人,就连侯尘老太监也不能进入无为殿一步的。

  进入无为殿之后,云中鹤发现这里真像是修道之所,显得非常简朴的。

  里面只有一个上清道祖的塑像,还有几个蒲团,还有一张石床。

  太上皇就躺在这石床上,一动不动,没有了呼吸,几乎也没有心跳。

  难怪太医判断,太上皇已经驾崩了,这个心跳已经微弱得几乎没有了。

  老太监侯尘道:“敖玉,或许你不该回来的。你若救不活太上皇,今天晚上就会被凌迟了。”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太上皇神仙难救了,甚至包括太上皇身边的老太监侯尘也这么觉得。

  因为他已经想尽一切办法了,找遍天下任何名医。

  “迷迭谷的徐大师都已经来过了,说太上皇无救。”老太监侯尘道:“天下几个神秘势力的人,都来过了,都说无救。”

  云中鹤道:“太上皇其实还没有死,只不过心跳微弱到极致,生机微弱到极致。”

  老太监侯尘道:“对,还没有死透。但和死了没有任何区别了,最多还有半个时辰,最后的生机也会彻底断绝了。”

  此时,外面万允皇帝,皇后,大宗正等人竖起耳朵听里面的动静。

  迷迭谷的人,几个神秘势力的人都来过了,天下大医都来过了,说太上皇无救。

  就凭你区区敖玉,还想救回太上皇?真是白日做梦啊。

  就给你一刻钟时间,若没有成功救活太上皇,立刻将你拖出来,凌迟处死。

  一刻钟,就给你一刻钟!

  云中鹤从怀中掏出了迷迭谷研制了几十年的神药。

  准确说是第十代配方的神药,这里面云中鹤居功甚伟。

  云中鹤是医生,现在他真正肯定,这迷迭谷的神药对太上皇绝对是对症下药。

  太上皇的心跳要停了,就意味着血液几乎停止流动了。

  而这颗迷迭谷的神药,就是疯狂促进血液流动。

  太上皇大脑没有了意识,几乎死寂了。而这药物也是疯狂刺激大脑神经,刺激全身神经。

  面对此时的太上皇,真是救命神药啊,仿佛量身定制一般。

  当然第九代药副作用太大了,会直接致死的。但是经过云中鹤的参与后,第十代药副作用大大减弱了。

  能不能救活太上皇,就看此时了。能不能创造奇迹,也就看此时了。

  云中鹤直接将这颗丹药塞入太上皇嘴里,然后灌入蜂蜜水,将丹药送入肚子内。

  没有任何反应,就仿佛彻底无效了一般。

  半分钟后,太上皇的微弱之极的心跳,更是直接停了,骤停。

  云中鹤身体一颤,老太监侯尘望过来,叹息道:“这是天意,敖玉你也不要怪。”

  这真是天意吗?为何会无效呢?

  而此时,外面传来大宗正肃亲王的声音,寒声道:“敖玉,时间过去一半了。你若救不了太上皇,就出来被凌迟,为太上皇陪葬。”

  然而就在此时!

  太上皇停止的心跳,忽然猛地跳动起来,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

  ………………………………

  注:第二更送上,更新一万六!恩公们月票给我呀,糕点喉咙都求哑了,千万拜托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qxs123.com。番茄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fq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