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211章:凄惨啊!段莺莺抄家灭族!

第211章:凄惨啊!段莺莺抄家灭族!

  眼前这一幕对于肃亲王来说是晴天霹雳,堂堂大宗正,竟然被他自己的妻子戴了绿帽子。

  而且这顶绿帽还是如此之羞辱,如此之荒诞,如此之不堪。

  因为和他妻子段芸苟且的人,正是段芸的侄子。

  如果绿帽有级别,从绿铜到王者,那肃亲王这一顶绝对是王者级了。

  而且他也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这段时间段羽一直都住在他的肃亲王府中,而且妻子段芸对他也非常亲热。

  肃亲王尽管也觉得有点不太高兴,但想想也正常,毕竟这是她的娘家侄子,他不应该多想。

  可……可谁想到,竟然会有如此丑陋不堪的真相。

  但肃亲王再怎么也是一个受害者啊,眼前这一幕对于段莺莺来说,完全是天崩地裂,直接让她魂飞魄散了。

  对于弟弟和姑姑的这段私情,段莺莺其实并不是毫不知情,她也是女人,在这方面还是很敏感的。

  但……但她觉得姑姑和弟弟应该不会这么胆大,不会这么疯狂吧。

  而且就算两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也一定会小心翼翼的。

  但眼前这一幕真的让段莺莺觉得整个世界都塌陷了。

  如果仅仅只是段芸和段羽二人苟且,给肃亲王戴了绿帽,那还有一线生机。段芸和段羽肯定是要死的,甚至父亲段弼因为管教不严,也会被夺了爵,魏国公这个爵位会便宜段氏的其他支系。

  但千不该,万不该这一幕被皇太后亲自抓到了,而且两个人苟且的地方是大周第一圣地,太祖皇帝,大法圣君的神灵之所啊。

  互换思考一下,段莺莺想出这个毒计,不就是为了杀敖玉满门吗。

  这……这肯定是敖玉的阴谋,肯定是!

  但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昨天晚上,敖玉和苏黛才人明明被关在这里,而且喂下了最猛烈的情药,两个人如同干柴遇到烈火一般,疯狂燃烧的啊。

  为何今天早上,就大变活人,变成了姑姑段芸和段羽了啊。

  别说是段莺莺,就连皇后和大宦官侯昱也完全惊呆了。

  不敢置信眼前这一幕。

  足足好一会儿,皇后娘娘目光如电朝大宦官侯昱望去。

  你办的好事?!

  你们办的好事!

  不是说,一切都办妥了吗?不是说这一次敖玉必死无疑,全家都必死无疑吗?

  大太监侯昱汗水涌出,头脑昏眩,他才是最懵逼的那个人。

  为啥啊?为啥啊?

  他检查了好几遍了啊,那四个顶尖高手也说得清清楚楚,一直守在通天浮屠雕像附近,没有离开半步,没有任何人靠近啊。

  敖玉和苏黛插翅难飞的啊,为何会变成段芸和段羽啊?!

  这,这是见鬼了吗?

  …………………………………………

  很快,段莺莺清醒了过来,她知道必须立刻自救了。

  “太后娘娘,这里面一定有鬼,一定有诈。”段莺莺立刻跪下道:“我姑姑和弟弟,肯定是被人陷害了,她们是姑侄,怎么可能会如此丧心病狂啊?”

  这话一出,皇后娘娘赶紧道:“母后,这件事情确实藏着蹊跷。肃王妃和段羽世子二人是姑侄且不说了,就算两人真有什么,为何一定要在这大法圣君的腹心之中呢?”

  大太监侯昱道:“太后娘娘,这事确实藏着诡异,这几天的事情都有点诡异。”

  这是在提醒太后,最近每天睡不够的人是苏黛才人,而且她身边的张嬷嬷也被下药昏睡了,而且苏黛才人还收到了密信等等之类。

  这是在暗示太后娘娘,肃王妃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不该发现的事情,所以才被人这么陷害了。

  因为这几天,肃亲王妃一直都在暗讽苏黛才人。

  然而太后娘娘此时反而松了一口气,爱屋及乌,她对苏黛才人是有好感和怜惜的,当然不希望她做下这样的丑事。

  换成肃亲王妃段芸,尽管给太后的冲击力还是很大,但已经没有那么锥心了,毕竟她一直都很讨厌肃王妃段芸,不喜欢她天天搬弄是非,而且张扬跋扈。

  顿时,太后娘娘道:“她被人陷害?谁陷害她?”

  段莺莺道:“她挡了谁的路,她指出了某些人的丑事,这些人就会陷害她。”

  太后娘娘道:“你说的是敖玉?他这么神通广大吗?连大法圣寺也够得着?”

  这就是啊,这大法圣寺如今都是肃亲王和皇后的人,敖玉就家中那些个残疾护卫,连自己都不能保全,怎么来加害段芸和段羽的啊。

  接着,太后娘娘冷道:“是不是被人陷害,先弄醒她。”

  此时,肃亲王也幽幽醒了过来,他也想要知道结果,自己妻子段芸是不是被人陷害,如果是的话,那他还稍稍好受一些。

  太后身边的荣嬷嬷上前,探了一下段芸的气息,然后道:“冰水。”

  立刻有人递上来一盆冰水,荣嬷嬷将冰水往段芸胸口上一抹,然后拿出一瓶药在她鼻子底下一摇晃。

  肃亲王妃段芸猛地一阵激灵,整个人幽幽地醒了过来。

  但她仿佛也中了药,此时迷迷糊糊的,还没有彻底清醒。

  她本能地抱了一下段羽,呢喃道:“死鬼,胆子这么大。在我家乱来,在这寺庙也敢乱来,小心我丈夫拔了你的皮,你就这么急不可耐要吃掉你姑姑吗?”

  这话一出,这下子铁证如山了,猪队友,猪队友啊!

  段莺莺眼前一黑,直接就要昏厥了过去。

  而肃亲王彻底怒了,一股血猛地就要冲向头顶。

  好啊,你们这对狗男女,在我王府就已经乱来了,把我肃亲王当成了什么?

  而太后一阵冷笑道:“这也是被陷害的吗?你们还有何话说?”

  此时肃亲王再也忍不住了,猛地拔出了刀子,冲上前去,猛地一刀插入了自己侄子周冲的心脏,直接将他杀了。

  可怜的周冲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都没有醒来,就已经死了。

  没办法,谁让他身形和敖玉这么像,而且还是肃亲王的侄子呢。

  “我杀了你们,我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肃亲王嘶吼着,朝着依旧昏睡的魏国公世子段羽猛地斩杀。

  瞬间,这位小公爷直接被骟了,变成了太监。

  这会儿,他终于醒了过来,先是一阵懵逼,为何下面有点空虚,还有点诡异呢。

  不由得低头一看,他顿时发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嚎。

  这一嚎,当肃亲王妃段芸也彻底清醒了过来。

  她先惊愕地望着太后,皇后,还有丈夫肃亲王,然后又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又看了段羽一眼。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在哪里啊?为何你们都在啊?

  脑子仿佛短路了一秒钟,然后这位肃王妃也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

  “啊……啊……啊……”

  肃亲王上前,几个耳光疯狂扇过去。

  “贱人,贱人,你这个贱人,竟然如此羞辱于我。”

  “贱人,我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

  接连十几个耳光,直接把段芸打成了猪头,牙齿都掉了四五个,口吐鲜血。

  肃亲王还不解恨,抓住段芸的头发,将将她往石壁上撞。

  顿时间,段芸便满头鲜血。

  “王爷,我是被陷害的啊,我是被陷害的。”

  “太后,我是被陷害的啊,昨天晚上我明明睡在自己房间里面,不知道为何就出现在这里了啊。”

  段芸嚎啕大哭,嘶声吼道。

  肃亲王寒声道:“那你和段羽的奸/情,也是假的了?也是被人陷害的了?”

  段芸满嘴血,满脸血,然后目光闪过一丝狠毒。

  眼下她彻底清醒了,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因为刚才醒来那一瞬间,她说的那句话完全证实了和段羽的私情。

  但就算死了,她也一定要拉敖玉下水。

  “没错,我和段羽之间是有私情,昨天晚上他钻进我的房间和我苟且了。”段芸咬牙切齿道。

  这话一出,肃亲王顿时要气晕了过去,又是几个耳光扇过去。

  “太后娘娘,但我和段羽是在房间内苟且,绝对没有来这里石室内啊,我们没有想到亵渎圣地,没有想要亵渎太祖皇帝啊,我们是被陷害的啊。”段芸大吼道:“我知道我必死无疑了,我没有必要说谎,我和段羽出现在这里是被陷害的啊。而且我只和段羽有私情,我和周冲一点点关系都没有啊,我不知道他为何出现在这里啊。我连死都不怕,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段莺莺道:“太后娘娘明鉴,这周冲痴肥蠢傻,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他和敖玉长得相像啊!”

  肃亲王妃段芸尖声道:“对,一定是这样。太后娘娘您想,我看上段羽还情有可原,因为他年轻英俊,但是周冲又肥又丑,我看一眼都觉得恶心,怎么可能会和他苟且啊?所以这肯定是敖玉的诡计,是他陷害我的啊,他想要让别人看到周冲的背影就以为是他,这样就放松了警惕。”

  太后娘娘道:“什么警惕,敖玉为何要找一个人背影像他?”

  段芸道:“掩饰他和苏黛之前的奸/情啊,太后娘娘。没错我和段羽之前只有奸/情,但这并不证明,敖玉和苏黛是清白的。”

  皇后在边上道:“母后,苏黛才人确实还没有找到。”

  段芸厉声道:“我和段羽之前苟且该死,那苏黛和敖玉之间有奸/情,难道就不该死吗?”

  太后娘娘寒声道:“来人,去敖玉家找人!继续搜查苏黛才人,让大法圣寺所有人出动,寻找苏黛。”

  …………………………………………

  此时,大法圣寺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时辰了,太后和皇后还没有露面,这肯定是大法圣寺里面出事了。

  外面谣传愈演愈烈,刚才还只是说敖玉和苏黛才人一起失踪了。

  而现在就已经传言,敖玉和苏黛已经被太后彻底抓/奸,证据确凿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太后和皇后这才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召见众人,也没有开启寺门。

  然后,人群中立刻有人带节奏了。

  “太后和皇后,每日只吃一顿,皇帝陛下每天也只吃一顿,大宗正肃亲王,魏国公府都在节衣缩食,就是为了挤出银子救济浪州灾民。我们这些人拿出了血汗钱捐献,也是为了救济灾民。但是敖玉和苏黛才人做了什么?竟然在大法圣寺这种圣地,做出这种苟且脏事,这对狗男女,亵渎神圣,应该被活活用乱石砸死!”

  “对,我们来捐钱,都是一片丹心,不能被亵渎。”

  “我们的好心,不能被践踏,开启寺门,给我们一个交代!敖玉和苏黛才人就在大法圣寺里面,已经被当场抓奸了,已经证据确凿了。”

  “对,给我们一个交代,给捐香火钱的十几万人一个交代!”

  许多人大声高呼。

  “如果敖玉和苏黛才人真的有奸/情,那就该被当众处死。”

  “当众处死!”

  而此时,人群中忽然有人高喊道:“对,应该处死!在大法圣寺这种地方苟且通/奸,就应该游街示众,然后活生生被乱石砸死,大家冲进啊!”

  “冲进去啊……”这个人喊得尤其卖力,而且还是一个胖子。

  旁边的一个汉子不由得道:“仁兄,你也这么义愤填膺啊。”

  这个人道:“当然了,这大法圣寺是我大周第一圣地啊,是太祖皇帝神灵之所,岂容亵渎?”

  汉子道:“仁兄,你真是铁血丹心,请问高姓大名啊。”

  这个人:“免贵姓敖,在下敖玉。”

  “呃……”旁边的汉子一愕。

  这,这不对啊。

  敖玉不是在寺庙里面和苏黛才人通/奸被抓住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那个胖子道:“我……我就是敖玉啊,我不信在场没有人认识我。”

  这话一出,顿时好些人朝他望去。

  有些人确实认识,因为他们是肃亲王府,魏国公府的人,当然认识敖玉了。

  这……这是见鬼了吗?这敖玉不是应该在里面的抓奸现场吗?!

  我……我这是眼花了吗?

  现在大家喊打喊杀的人,结果就出现在大家中间。

  云中鹤振臂高呼道:“打倒狗男女,将这对狗男女活活砸死,活活烧死。”

  顿时,所有人朝着他望去。

  云中鹤弱弱道:“你……你们这是做什么啊?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喊得不对吗?”

  全场依旧静寂。

  云中鹤高举双手道:“我……我也是来捐钱的啊。”

  所有人看清楚了,他手心果然有一个银元宝,大约十两左右吧。

  …………………………………………

  “太后娘娘,敖玉……就在寺庙之外。”

  忽然,一个太监进来禀报。

  太后道:“寺庙外面?他来做什么?”

  太监道:“他说是来捐钱的。”

  段莺莺嘶声道:“太后娘娘,他肯定是栽赃陷害了肃亲王妃之后,来不及跑远,把他抓来,审问清楚,一定能真相大白。”

  太后娘娘道:“让敖玉进来!”

  片刻之后,云中鹤就来到了太后面前。

  “敖玉,你敢害我,你敢害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肃亲王妃段芸嘶吼道,如同厉鬼一般要扑向敖玉。

  昨天晚上,她和段莺莺,段羽亲自看得清清楚楚,敖玉被抓到这里和苏黛二人,如同干柴遇到烈火一般。

  段芸继续吼道:“太后娘娘,昨天晚上我们亲眼看到的,敖玉和苏黛二人在这通天浮屠的腹心石室内通/奸,我们亲眼看到的。”

  太后立刻冷道:“你为何会看到?你看到为何当时不说?”

  段芸寒声道:“死到临头,我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了。我之所以不说,就是为了今天让太后娘娘与众人抓奸。我是死定了,但敖玉和苏黛的奸/情怎么也掩饰不了。苏黛失踪了是事实,而且只要两人通/奸了,一检查便可以了,给苏黛验身,验身……”

  这位肃王妃目光无比怨毒,她就算死了,也一定要把敖玉和苏黛拖下水,一定要让二人陪葬。

  段芸道:“还有苏黛房间内,还有密信,肯定是敖玉写给她的情书,私下相约的密信。敖玉你厉害,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而且把我们关进这石室之内,算你厉害。但是你和苏黛二人苟且过了,你如何解释苏黛失踪,只要给她验身,你就死定了,死定了……”

  太后娘娘寒声道:“苏黛才人的房间搜过了没有?”

  “还在搜!”

  而就在此时,忽然外面冲进来一个太监道:“太后娘娘,找到苏黛才人了。”

  太后道:“在哪里?”

  “在大法圣寺主持,兰恩大师房内。”太监道。

  太后一愕,皇后一愕,这么兰恩大师也扯进来了。

  这兰恩大师是谁?是当今皇帝的姐姐,天衍皇帝的女儿,因为小时候生了一场怪病,面孔变得丑陋狰狞,所以出家为尼,成为了大法圣寺的住持。

  她为人非常偏激孤僻,是从来不见外人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苦难院中闭关,就算太后和皇后来了,她也不会见的。

  “走,去苦难院。”太后道。

  ……………………………………

  大法圣寺,苦难院。

  这里还真是清冷啊,任何东西都是粗糙石头雕琢而成的,几乎没有一件木头家具,真不愧是苦难院。

  这位大法圣寺的住持,曾经的兰恩公主,穿着一身黑色僧袍,满脸丑陋扭曲,目光冰冷。

  “小恩。”太后娘娘忍不住眼睛发热。

  这位兰恩公主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毕竟名义上也是她的女儿,虽然一直不亲近,但见到她这丑陋的面孔,还是忍不住心痛。

  “皇姐,昨天晚上这苏黛才人,一直都在您的苦难院吗?”皇后问道。

  她实在不信,这兰恩公主内心偏激,根本不为任何所动,更不会被人收买。

  “是又如何?”兰恩大师冷道:“这几天晚上,我都召唤她来苦难院。”

  “你撒谎,你撒谎……”段芸嘶吼道:“你在为敖玉和苏黛隐瞒罪证,昨天晚上,敖玉和苏黛明明在通天浮屠雕像腹心石室内通/奸,我看得清清楚楚。”

  “那你眼睛瞎了。”兰恩大师冷道。

  皇后娘娘道:“皇姐,你和苏黛素不相识,为何会召她相见啊。”

  兰恩大师道:“谁说我和她不认识的,我和她出家之前就认识了,当时我和她,还有兰溪经常一起玩,你才来京城几年,管你什么事?”

  这就是兰恩公主,说话永远带刺,永远怼人。

  此时,段莺莺道:“是不是兰恩大师和苏黛才人相熟,所以才帮她撒谎,蒙蔽太后呢?”

  这句话,就恶毒了。

  肃亲王妃道:“验身,验身,皇帝陛下没有宠幸过苏黛,如果她和敖玉没有奸/情的话,那她肯定就是处子,如果不是处子的话,那就证明有奸/情。”

  “谁敢?”兰恩大师怒道:“这是我大法圣寺,还轮不到你们放肆。”

  肃亲王妃段芸道:“太后娘娘,我昨天晚上亲眼见到敖玉和苏黛苟且的,给她验身,给她验身。如果她是处子,就证明我眼瞎了。”

  皇后道:“母后,这关乎皇室声誉,验身也好。如果苏黛才人是清白的,也不怕验身。”

  太后陷入犹豫,足足好一会儿,她咬牙道:“荣嬷嬷,带苏黛才人去房间内验身,看是不是处子。”

  “是!”荣嬷嬷道。

  太后道:“当然了,女子年纪大了,有些东西也未必保得住。但是不是有男女之事,尤其是昨天晚上的,应该能查出来是吗?”

  荣嬷嬷道:“如果纯洁无瑕的女子,肯定能检查出来。”

  太后道:“去检查。”

  荣嬷嬷朝着苏黛道:“苏才人,请!”

  肃亲王妃段芸冷笑道:“敖玉,你脸色那么难看做什么?你脸色那么白做什么?莫非是害怕了?哈哈哈!你死定了,死定了,苏黛再什么说也是皇帝陛下册封的才人,你和皇帝的女人通/奸,你死定了……”

  云中鹤面色苍白,浑身颤抖道:“你,你胡说什么啊?”

  段莺莺也无比怨毒望着云中鹤,那目光仿佛道:“敖玉,现在虽然不能杀你全家,但也依旧能够杀你。而且确定了你和苏黛的奸/情,我们段氏家族还有一线生机。”

  “太后娘娘,这苏黛验身之后,确定已经不纯洁了,接下来可以给敖玉验身,这两个人苟且,肯定会在身体上留下痕迹的。”段莺莺道:“只要查清这二人有奸/情,那就证明我姑姑段芸说的话是真的,她和段羽确实是被敖玉陷害,转移到大法圣君的雕像腹心之内,亵渎太祖皇帝神灵的是敖玉,而不是我姑姑段芸。”

  现在段芸和段羽肯定是保不住了,但能够将敖玉全家一起害死,那也算值得。

  段芸怨毒狞笑道:“敖玉,你就等死吧,我们一起死,一起死。我昨天晚上看得清清楚楚,你和苏黛苟且在一起,神仙也救不了你的。等苏黛验身之后,你就死定了,死定了。这兰恩能够帮助你们脱身,她还能弥补苏黛的身体吗?哈哈哈哈,你们死定了……”

  然而就在此时,荣嬷嬷,还有几个嬷嬷出来了。

  所有人朝着她望去。

  太后娘娘道:“验身结果如何?”

  荣嬷嬷道:“结果出来了,苏黛才人纯洁无暇,依旧是处子。”

  这话一出,段莺莺和段芸彻底惊呆了,这,这怎么可能?

  昨天她们给敖玉和苏黛喂下了最猛烈的情药,两个人明明很激烈的,外面都听得见。

  这苏黛怎么可能是处子?

  “我不信,我不信……”段芸嘶吼道:“肯定是荣嬷嬷在包庇她,我要亲自检查,亲自检查……”

  荣嬷嬷寒声道:“就算我包庇,我身边还有张嬷嬷,还有徐嬷嬷等人,难道她们也包庇吗?”

  这几个嬷嬷有好几个是皇后的人,当然不可能包庇苏黛,见到皇后目光望来,几个嬷嬷也摇头,表示验身结果确定没有作伪,这苏黛确实是处子。

  “我不信,我不信……”段芸吼道:“我看得清清楚楚的,苏黛和敖玉苟且,怎么可能是处子,把她抓出来,让我们大家看清楚……”

  这话一出,兰恩大师忽然动手了。

  她猛地掐住了肃亲王妃段芸的脖子,拿起烛台朝着对方的眼睛猛地刺了下去。

  噗刺,噗刺!

  段芸的两只眼睛,直接被刺瞎了,再一次发出凄厉的惨嚎。

  这下子,连太后都被惊到了,这兰恩年纪这么大了,竟然还是如此偏激狠戾。

  兰恩大师冷道:“是段芸她自己说的,如果苏黛是纯洁无瑕的,那就是她眼瞎了。”

  “啊……啊……啊……”段芸捂着自己双眼,在地上拼命打滚惨叫,惨不忍睹。

  此时,外面一个太监飞奔而入,道:“太后娘娘,在苏黛才人房间内,确实搜出了密信。”

  太后娘娘道:“拿过来。”

  拿过密信,打开一看,发现是这个字迹熟悉而又陌生,足足好一会儿才恍惚过来,这是大法圣寺兰恩大师的字迹。

  兰恩住持冷道:“我觉得苏黛过得很悲惨,被人利用,被人禁锢了自由,所以我想要让她真正出家,成为下一代大法圣寺住持,可以吗?我不愿意和你们见面,所以只能半夜时候把她招进苦难院劝说她,可以吗?皇太后娘娘!”

  这下子一切都吻合上了,苏黛才人之所以昏昏欲睡的理由也彻底对上了。

  计策嘛,就要讲究严丝合缝,毫无破绽。

  敖玉寒声道:“段莺莺小姐,你恨我情有可原。但是你为了陷害我,竟然诬陷我和苏黛娘娘有奸/情,你……你这是对皇帝陛下何等之大不敬啊!你这算是给皇帝陛下口头戴绿帽吗?这要是传到外面去,会是何等恶劣后果?天下人如何看陛下?”

  “段莺莺啊,你为了害我,竟然如此不择手段啊,连皇帝陛下也敢利用啊,你其心可诛啊!”

  听到敖玉的质问,段莺莺头脑一阵阵昏眩,她指着云中鹤,颤抖道:“敖玉,你……你好毒啊!”

  太后娘娘寒声道:“来人啊,把魏国公世子段羽拉下去,给我千刀万剐!”

  “废掉段芸的王妃之位,然后给我活生生用乱石砸死,给我砸死!”

  “然后让人去禀报皇帝,就说是我说的,魏国公段氏一家男盗女娼,违背伦常,亵渎太祖皇帝神灵,有何面目存于世间?抄家灭族,抄家灭族!”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万六!诸位恩公们,月票给我好吗?

  糕点拜托大家了,叩首谢恩!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qxs123.com。番茄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fq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