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206章:惊闻噩耗!皇帝痛不欲生!

第206章:惊闻噩耗!皇帝痛不欲生!

  京城的局面确实就如同王巨所说的那样,如同下面熊熊燃烧的巨釜,里面的烹油已经彻底沸腾了,疯狂翻滚着,只要几滴水下去,整个油釜就会彻底爆开。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局面愈演愈烈。

  一开始出来的闹的仅仅只是一批人,比如浪州港口贸易的相关利益集团,还有一群忧国忧民的书生。

  绝大部分民众对这个事情仅仅只是看热闹而已,觉得和他们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接下来渐渐就不一样,从浪州传来的消息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凄惨。

  沧海行省提督被斩了,周离大皇子夺了几万大军的兵权。

  很多民众就觉得,杀了就杀了呗,反正这是一个大官,肯定没少贪污,看个热闹便是了。

  但接下来消息传来,这位提督大人是因为抗命,不愿意率领军队欺压浪州的老百姓,所以这才被周离砍头的。

  这下子,民众有感觉了。

  周离用武力将几十万浪州民众从家中逐出,而且出动了几万军队,但凡不愿意离开的,直接放火烧房。有些人就是为了返回家中拿救命的药,有些人是为了回家背病重的老父亲,结果脑袋就全部被斩了。

  周离杀了几千无辜的民众,而且还把他们的脑袋插在削尖的木头上,把他们的尸体吊在城墙之上。

  这下子,京城的舆论彻底引爆了。

  太凄惨吗了啊,让他们感同身受了。

  紧接着,类似的传言一个又一个传来。

  沧海行省军队不愿意杀自己的父老乡亲,于是被周离整整斩了几百名军官。

  周离下令,浪州水师向商船开炮,水师提督正义凛然,坚决抗命,所以被斩了。

  浪州水师的十几名将领不愿意攻击无辜的商船,结果被周离斩杀。

  周离接着大撤离的民意大发国难财,竟然率兵去把所有钱庄的银库全部劫了,把钱庄的掌柜和伙计全部杀了。

  杀人夺财!这比强盗还要凶残啊,这些银库的银子,可都是浪州人民的血汗钱啊。

  不仅如此,周离还率兵去抢粮,老百姓辛辛苦苦积攒了一年的粮食,活生生被抢了,胆敢有反抗的,全部被打的半死。

  惨,惨,惨!

  还有那些商船,何其无辜,竟然被周离下令击沉了。

  这些消息潮水一般涌来,强烈刺激着整个京城百万民众的心。

  一个又一个悲惨的故事,活生生被撕裂了,露出了血淋淋的血肉,展现在普通民众的眼前。

  京城的民众,京城的书生彻底震怒了。

  越来越多的人汇聚在皇宫面前叩阙。

  周离丧心病狂,没有人性啊,竟然把好好的浪州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皇帝陛下,救救浪州的百万子民吧。

  这些悲惨故事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兵部右侍郎,阳雄侯王华贞之母的死。

  事实是这个老妇人率领家丁对抗钦差周离,而且还号召浪州民众不要撤离,全部呆在家中,并且造谣说只要离开浪州,家业就会被周离党羽所夺。

  而她不愿意撤离的原因是因为王华贞贪墨了天文数字的银子,而且家中藏了天大的罪恶。害怕被周离发现抄家,所以倚老卖老,武力对抗。

  结果传到京城,就变成了一个可歌可泣的英雄老母亲的故事。

  因为周离在浪州城倒行逆施,烧杀抢夺,无恶不作,指使许多孩子无家可归,而大皇子周离党羽正在抓捕这些漂亮少男少女,打算调教成为瘦马或者****,然后卖一个好价钱。又或者打算把这些童男童女送给权贵,准备复出。

  王老夫人心善如同菩萨一般,又是将几百个孩子带到家中安置起来,保护这些孩子。

  衣冠禽兽一般的周离率领军队来抢这些可怜的童男童女,王老夫人为了保护这些可怜的孩子,无惧刀锋,挡在这些孩子的面前。

  结果……周离下令,将这个可敬可叹的王老夫人乱箭射杀。

  而这几百个可怜的少男少女,被周离的麾下的武士如狼似虎抢走,从此过上生不如死的生活。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爆炸了。

  这是朝廷的二品诰命夫人,太上皇和万允皇帝,都曾经住过阳雄侯府的啊,也都接见过这位王老夫人,夸奖他教子有方,她的诰命还是太上次亲自赐的啊。

  就是这样一个菩萨心肠的老夫人,七十多岁了啊,为了保护几百名无辜可怜的童男童女,竟然被周离杀了。

  禽兽不如,灭绝人性啊!

  这个消息瞬间引爆了整个京城,超过十几万民众,无数的书生纷纷来到皇宫面前,朝着皇宫内嚎啕大哭。

  “陛下,浪州沉沦啊,陛下救救浪州啊!”

  “陛下,浪州已经成为人间地狱啊。”

  “陛下,周离灭绝人心,该千刀万剐啊。敖玉妖言惑众,千刀万剐啊!”

  “陛下,周离和敖玉祸国殃民,千刀万剐啊。”

  见到皇宫里面没有反应,满腔正义的书生顿时等不了了。

  “陛下,我以我血救浪州!”

  然后,他猛地冲上去,一头撞死在宫墙之下。

  这一死,十几万民众彻底沸腾了。

  “陛下,拯救浪州,拯救浪州!”

  “陛下,诛杀周离,诛杀敖玉!”

  里面的万允皇帝还没有立刻给出反应。

  “砰,砰,砰……”

  又有三个正义凛然的秀才,猛地一头撞死了。

  “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奸佞在世,国将不国啊!”

  一名义士猛地高呼,撕开了自己的衣衫,猛地举起匕首,刺入胸膛,英勇自裁。

  一波又一波的死谏!

  倒逼皇帝表态!

  紧接着一群人的出现,将整个场面推向了高潮。

  兵部右侍郎王华贞,他带着上百个家人,全部披麻戴孝,庄严肃穆地走来。

  场面安静了下来,在场十几万人,全部让开了一条道路。

  王华贞抱着他老母亲的牌位,一副哀莫若心死的表情,行尸走肉地走了过来。

  十几万人如同英雄地望着他,望着他手中的牌位。

  “王大人节哀!”

  “王大人,令堂为了保护几百名无辜孩子而死,她的死终于大山。”

  “王大人,令堂会永远活在我们心中,而有些人会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为了让民众好记忆,王老夫人的故事已经简化了,她老人家为了保护几百名无辜的孩子,参照周离杀害,而那几百个孩子重新落入周离手中,生不如死。

  但真相是什么?

  真相就是浪州港除了正常的贸易之外,还有最丑陋的人口贩卖,那些长得漂亮的男孩女孩,从小就被拐走,贩卖到浪州,进行集体训练,然后贩卖一个好价钱。

  当然,王华贞家族不需要赚这样的钱。但是最好的货色,都会交给阳雄侯府,他用来送礼的。

  比如不久之前,魏国公段弼送给大太监侯昱一对漂亮的男女,就是王华贞先送给段弼的。

  这是一个极度暴利,但是又极度隐秘的产业链。

  表面看上去和王华贞的阳雄侯府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有专门的势力负责这个罪恶的贸易。

  但是周离来到浪州之后,彻底整顿了秩序,对于这些帮派势力直接彻底端掉了。

  所以这几百个漂亮的童男童女就被秘密转移到了阳雄侯府的地下密室内。

  当时周离杀了王老夫人后,也没有要去抄家的意思,而是驱逐阳雄侯府所有人赶紧撤离,一个都不要留,然后他便要走了。

  但阳雄侯府内有一个心善的仆人终于忍不住了,高呼请周离救人,说侯爵府地下还秘密关押者几百人。

  周离动用几百人,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挖到了这个地下密室。

  然后发现这里面有几百个童男童女,已经关在这里好几天了,那画面真是惨不忍睹,如同人间地狱。

  周离将幸存的几百个童男童女救出,彻底暴怒了,下令将王华贞的母亲彻底分尸,并且将阳雄侯府的几个主人,全部斩杀。

  然而消息传到京城之后,直接倒打一耙,彻底变了。

  变成了是周离烧杀抢夺,老夫人为了保护这几百名童男童女,结果被杀。

  那么皇帝不知道真相吗?

  他当然会知道,黑冰台会把这些情报详细报之。

  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些时候真相不重要的,只要一万人,十万人觉得这是真相,那么哪怕它在荒谬,也是真相。

  这就是舆论战!

  况且朝廷的勋贵们?哪一个没有收到过这样的礼物啊?漂亮的少男少女,谁不喜欢?

  大宗正?吴相?林相?几位皇子殿下?你们哪一个没有收到王华贞的礼物?

  尽管送的是人,但是在众多权贵眼中,这和逢年过节的普通礼物是一样样的。

  甚至皇帝陛下,您也收到过的啊?您难道不觉得,前些年送进来的太监和宫女,尤其漂亮伶俐吗?

  在十几万人的目光之中,王华贞大人来到登闻鼓面前,猛地敲响。

  “陛下开恩啊!”

  “陛下开恩啊!”

  “臣之母不能白死啊,不能冤死啊!”

  十几万人跟在王华贞的身后,尤其跪下高呼:“陛下开恩啊!”

  “陛下,拯救浪州啊!”

  “天诛敖玉,天诛周离啊!”

  ………………………………………………

  这就是利益集团的疯狂反扑!

  因为这次大皇子周离去浪州,不但组织了大撤离,而且无意中查到了太多的黑幕,黑冰台全部会汇报上来。

  这群利益集团,为了不被清算?应该怎么办?当然是在舆论上彻底打到周离,打到敖玉。

  而这两个人压根就是死老虎。二月中旬都要结束了,所谓的大地震海啸根本没有发生。

  所以二人,必定要被钉在祸国殃民的耻辱柱上。

  既然这两个人是邪恶的,那浪州利益集团就肯定是正义的啊。

  真相不重要的,关键是天下万民怎么看。

  天下万民是一种非常直爽可爱的群体,他们眼中非黑即白,坏人好人,一定要分得清清楚楚。

  周离倒行逆施,连堂堂兵部右侍郎王华贞大人都来击鼓申冤了,他七十几岁的老母亲都被残忍杀害了,那敖玉和周离,难道还不是坏人吗?

  既然这二人是坏人,那惨死的王老夫人就肯定是好人,浪州港利益集团也是好人了。

  ……………………………………

  那么在京城组织这一波舆论攻击的总舵手是谁?

  当然是月旦评组织。

  之前因为江州月旦评组织出现惊天丑闻,所以整个大周帝国的月旦评组织都偃旗息鼓,闭门思过,蛰伏了半年。

  现在终于找到千载难逢的机会,再一次复出崛起了。

  他们一出手,果然不凡。因为他们最知道如何把故事讲得最惨,知道如何刺激民众内心最恐惧最愤怒最柔软的那一部分。

  况且月旦评组织也是浪州利益集团的一员。

  现在还仅仅只是一个雏形,未来等权力,金钱,舆论这三者彻底结合起来的时候,连皇权都可能掀翻。

  月旦评首领杜晦作为这一次舆论攻击的总指挥。

  “杜师,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段莺莺问道:“现在火候应该到了吧,可以火烧敖府,火烧怒浪侯爵府了吧!”

  杜晦淡淡道:“敖鸣,你父亲敖洞很快就要成为新的怒浪侯府了,所以江州的那个怒浪侯爵府是你的,确定也要烧掉吗?”

  敖鸣道:“杜师,不破不立。怒浪侯爵府彻底烧成灰烬,也是一个好的预兆。”

  什么好的预兆,怒浪侯爵府彻底烧成平地,就预兆着敖心和敖玉,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段莺莺道:“怒浪侯爵府已经被敖玉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住过了,我是绝对不会再踏入半步了,一定要彻底烧成灰烬。然后我们在地上重新盖一座新的怒浪侯爵府,代表着敖玉敖心一家,彻底挫骨扬灰,生生死死不得翻身。”

  这个女人对敖玉真是恨之入骨了。

  杜晦淡淡道:“既然你们都想好了,那就开始吧!”

  “发动吧!江州那边,应该已经开始了。”

  …………………………

  “天诛敖玉,妖言惑众,劳民伤财,罪该万死!”

  “天诛敖玉,蛊惑君王,千刀万剐!”

  “天诛敖玉,千古罪人!”

  这段时间,敖心在京城的房子,每天都被无数愤怒的书生和民众包围得水泄不通。

  一开始大家还能克制,只是喊喊口号。

  原本这种大聚集是不允许的,提督府和京兆尹都会来抓人的。

  但这一次并没有,这两个官府组织都任由矛盾和舆论发酵,无数人的情绪越来越激烈。

  今日是二月二十二,也就是皇帝定下的最后期限。

  如果今天浪州没有发生大地震海啸,那敖玉就是妖言惑众,祸国殃民,当千刀万剐。

  当然,这二月二十二是浪州的最后期限,消息传到京城最快也要四五天时间。

  所以,敖玉千刀万剐的时间,怎么也要是二月二十七左右。

  但所有人不管这些了,他们只记得二月二十二。

  “浪州百万民众,何等无辜?如今身处地狱,都是敖玉此贼的罪过。”

  “上天不公,奸佞祸国!”

  “烧了敖府,烧了敖府!”

  在几个人的带头之下,越来越多的人,点燃了手中的火把。

  “敖玉妖言惑众,劳命伤财,罪该万死!”

  “烧了敖府!”

  众多人手中的火把纷纷扔了出去,敖心在京城的唯一宅邸,很快就熊熊燃烧。

  短短一刻钟后,整个宅邸就彻底被火焰吞噬了。

  大火染红了天空,敖心全家失去了在京城最后的栖身之所。

  唯一的一栋房子,也被烧成了灰烬。

  与此同时,江州的怒浪侯爵府,也在熊熊燃烧。

  放火的也是某些义民。

  老祖宗敖亭站在家中最高处,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内心无比快意。

  他被敖玉害得太惨了,关在牢房里面半年,本来以为必死无疑了,结果那个傻逼太上皇竟然假装仁慈,说什么不要因言获罪,不要因为太上皇这三个字而抓人杀人。

  于是,老祖宗敖亭就被释放出来了。

  江州和浪州和距离几千里,所以今天尽管二月二十二了,但浪州发生的一切,到现在还没有传来。

  为了来看这一把大火,魏国公段弼也亲自来了。

  敖景,敖亭,段弼望着熊熊燃烧的怒浪侯爵府,心中快意无比。

  这一次敖玉孽畜终于要死了,终于要被千刀万剐了。

  段弼笑道:“敖亭公,这敖心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啊。这烧的可是你敖氏的怒浪侯爵府啊。”

  敖亭咬牙切齿道:“当他忤逆我的那一刻起,就不再是我儿子了,当他袒护敖玉那个孽种的时候,就不再是我儿子了。至于这个怒浪侯爵府,不破不立。”

  魏国公段弼道:“大宗正那边传来消息了,你儿子敖洞继承怒浪侯的事情,差不多定了。”

  敖亭道:“四天时间过去了,浪州还没有消息传来吗?”

  魏国公道:“敖玉完全失心疯了,说什么有大地震海啸,如今都二月二十二了,哪里可能会有。陆地上消息过不来,海上总有消息过来吧,结果海上也没有任何消息过来,证明了什么?根本没有什么大地震海啸,敖玉孽畜这次一定要被千刀万剐了。”

  江州并不完全靠海,但是江州下面的一个县是靠海的,江州港就在那里。

  江州港和浪州港,直线距离只有两三千里,四天时间,海上的消息早就应该已经传来了。

  但是……那一场海啸太可怕了。

  所以看到海啸的船,全部都完蛋了。就算没有被海啸碾碎,也直接被倾覆了,一艘船都没有幸存下来,如何来报信?

  …………………………………………

  朝堂之内,气氛也无比凝重。

  最近几天,每天都有大朝会,而且都会开得很晚。

  因为浪州那边的消息,每一天都会传来。

  今天整个局面,都彻底爆裂了。

  “陛下,守孝在家的兵部右侍郎王华贞大人来敲登闻鼓,为其母鸣冤。”

  皇帝目光微微抽了一下。

  王华贞母亲之死,皇帝当然知道真相,但真相毫无意义。

  大地震海啸没有发生,那敖玉和周离就是祸国殃民,而被他害死的王老夫人只能是无辜的,甚至还要褒奖她,还要追封为一品诰命。

  这就是现实,就是这么讽刺。

  最近这段时间,奏章如同雪片一般飞入皇宫。

  全部都是对周离,对敖玉喊打喊杀。

  不仅仅是奏折,文武百官当面弹劾。

  “陛下,二月二十二了啊,所谓的大地震海啸在哪里?二月中旬早就过去了啊!”

  “陛下,浪州被敖玉和周离搅得天翻地覆了,百姓民不聊生。”

  “陛下,周离受到敖玉蛊惑,去了浪州之后,已经杀了几千人了,在继续下去的话,浪州彻底大乱,只怕几十万民众要不得不反啊!”

  “敖玉此贼妖言惑众,蛊惑太上皇,才有今日之祸,浪州民不聊生,官逼民反,不得不防啊!”

  “陛下,京城敖心宅邸已经被愤怒的民众烧了。”

  “陛下,二月二十二到了,请陛下降旨,将敖玉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平息万民之怒。”

  “陛下,请将敖玉千刀万剐,凌迟处死,平息民怒。”

  “陛下,十万火急了啊,请派遣钦差去浪州,停止周离乱命,将他抓捕回京啊!”

  整个朝堂的文武百官,都在对敖玉喊打喊杀,群情汹汹。

  皇帝朗声道:“兵部尚书何在?”

  兵部尚书出列,道:“臣在。”

  皇帝道:“你去浪州,拨乱反正,恢复生产,恢复民生。若周离还在,将他带入京。”

  这个消息一出,所有人振奋。

  这一刻终于来了,这一页总算翻过去了,周离要彻底被钉在罪人的耻辱柱上了。

  因为二月二十二到了,大地震海啸还没有发生,那敖玉和周离就彻底成为了千古罪人。

  当然,太上皇也就彻底年迈昏庸,从此以后,彻底失去发声权。

  皇帝又道:“黑冰台,这几天给敖玉的膳食好一些,每一顿都要有人参鸡。”

  文武百官一听,立刻知道敖玉很快要被千刀万剐了,因为每一次凌迟处死的人,都要养好身体的,一定要大肆进补,免得没有挨够一千刀就死了。

  这个惊天大赌局,终于要结束了。

  付出了天文数字的代价,很多人都赢了。敖玉和周离固然输了,但真正的大输家是太上皇,他彻底晚节不保,毁掉了一生的清誉,得了一个年迈昏庸的名声。

  这一场大戏结束了!

  然而……

  就在这个时候!

  外面传来一阵阵高呼,甚至很多人都听出来了,这是黑冰台的南宫七。

  “陛下,陛下!”

  “二月十八,申时三刻,浪州海域发生前所未有大地震,大海啸。”

  “陛下,二月十八,申时三刻,浪州海域发生前所未有大地震海啸!”

  瞬间,整个朝堂彻底静寂无声,失去了任何反应!

  真的如同彻底被雷击一般。

  片刻之后,风尘仆仆,满嘴干裂的南宫七出现在朝堂之内。

  他整整四天四夜没有睡觉了,疯狂赶路几千里,哪怕武功高强,也几乎油尽灯枯,双腿鲜血淋漓。

  来到朝堂之后,南宫七跪下叩首道:“陛下,二月十八,申时三刻,距离浪州港四十里处,发生大地震,引发惊天海啸,席卷海面上所有船只,上百艘商船粉身碎骨,一百多艘浪州水师舰队,粉身碎骨。海啸冲上陆地,席卷整个浪州城,一直蔓延到浪州城西十五里,才被挡住。”

  “这次海啸,浪州城损毁打扮,伤亡至少六七万!”

  全场死一般的静寂,满朝文武都失去了反应。

  竟然……竟然真的发生了大地震海啸?真的提前一个月预测?

  钦天司的人,东方术大师不都说过,火山喷发可以提前很久预测,但地震是完全无法预测的吗?

  不是说浪州海域有史以来没有发生过什么大地震海啸吗?不是说它根本就不在所谓的地震带上吗?

  如此一来!

  之前大家痛骂敖玉妖言惑众,祸国殃民,岂不是成为了救世主?

  倒行逆施的周离,岂不是成为了拯救万民的英雄。

  这是何等之打脸啊!如同无数耳光,疯狂抽打在满朝文武脸上!

  然而万允皇帝此时听到的是那几个刺耳的词汇。

  浪州城摧毁大半,浪州水师覆灭大半。

  这……这个损失太大了啊,尤其是浪州水师,锥心之痛啊。

  海啸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威力啊?在皇帝心目中,这次的大灾难主要是地震,对海啸并没有太大概念。

  “那,那市舶司,盐运司,织造巨呢?”皇帝沙哑道。

  南宫七道:“陛下,都被摧毁了,全部被夷为平地了。但是所有有重要物资,全部被转移了。包括造船厂的重要物资,都被转移了。”

  皇帝嘶声道:“浪州水师是怎么回事?怎么水师?不是说撤离了吗?”

  真的心痛到无法呼吸啊,一半的浪州水师,损失就超过千万啊。

  南宫七道:“大殿下控制了浪州水师之后,派遣黑冰台武士掌握了水师。但是出海之后,浪州水师的部分官兵开始反抗,夺回了指挥权。一半水师奉命,前往江州港避难,但还有一半水师贪婪,返回浪州港争夺利益,结果被海啸彻底摧毁了,全部覆灭了。”

  皇帝如同被雷击,眼前一阵发黑,四肢彻底冰凉,连呼吸空气都是痛的。

  “是谁,是谁……”皇帝嘶吼道:“是谁抗命,将舰队带回浪州港争权夺利?朕要诛他九族,诛他九族!”

  南宫七道:“还不知道,但是相信很快就会有奏报来了。”

  而就在此时,忽然有一个官员出列道:“陛下,会不会是有人伪造情报啊,明明没有发生大地震海啸,却伪报海啸,这样有些人就能逃脱制裁了,一定要彻查清楚,再做定论!”

  南宫七猛地拿出那份万人血奏,厉声吼道:“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这是大皇子周离殿下的奏报。”

  然后,他猛地展开,上面写着十二个大字:敖玉公子,救人百万,功德无量。

  南宫七继续怒吼道:“这上面不仅仅有的皇子的签名,还有整个沧海行省几百官员的签名,还有浪州上万人人的鲜血手印。”

  “敖玉公子本来可以什么都不说的,但是他为了拯救百万民众,结果被关入囚牢之内。周离大殿下为了拯救万民,几乎一个月不眠不休,形销骨立,呕心沥血。”

  “结果你们呢?一个个在朝堂上对他们喊打喊杀!”

  “一个救人百万的大英雄,竟然要被你们凌迟处死,满朝诸公,现在竟然还说是我们伪造情报,你们的良知呢?你们道德呢?你们的人性呢?你们的廉耻呢?”

  朝堂之内,南宫七在咆哮。他疯狂地怒斥这些满朝文武,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亲自经历的,浪州的黑暗,浪州的天大灾难,他都亲生经历,对敖玉和周离完全感同身受,投入了巨大的情感。

  而对这里面的一切,端门之外依旧一无所知。

  兵部右侍郎王华贞,依旧在敲登闻鼓,如同杜鹃泣血,高呼道:“陛下,还我母亲一个清白啊!陛下,有人妖言惑众,倒行逆施,求求您拯救浪州城啊!”

  十几万民众,书生,依旧跪在地上,疯狂大呼:“陛下,救救浪州万民吧!”

  “敖玉妖言惑众,祸国殃民,当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啊!”

  …………………………………………

  注:第一更送上了,恩公们,有月票给我不?糕点给您叩首,再叩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fqxs123.com。番茄小说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fqxs12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