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跋涉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五十七章 跋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七章 跋涉

  苏菲穿着不合身的号衣,顶着红缨凉帽,蓬头垢面,神色凄然,这些无中生有的指责她已经听过太多,也辩解过许多次,早就厌倦了,但是救命恩人问起,她还是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首先是偷小孩做长生不老药的问题,教堂附属有一座育婴堂,实际上就是收养弃婴的所在,中国人喜欢男婴,女婴往往溺死或者丢弃,生下来带残疾的孩子也如法炮制,有些人不忍心,就把婴儿丢弃在育婴堂门口,而这些孩子往往是带有先天疾病本来就养不活的,收进育婴堂没几天就死了,久而久之,就给人留下育婴堂专门杀害婴儿的假象。

  至于用人血刷墙和把人体器官装在玻璃器皿中的事情,则完全是误会,天主教堂装潢华丽,十字架上挂着耶稣像,有些不明就里的人远远看见,以讹传讹,把教堂说成了魔窟,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最后一项,苏菲倒是认了,教民们确实良莠不齐,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冲着教会的保护而来,假借信教,鱼肉乡里,不乏作奸犯科之辈,而传教士们为了扩大教会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而酿成大祸。

  来自一百年后的人很容易接受苏菲的解释,但是这个时代的人却是愚昧而偏执的,他们只相信自己能理解的事物,苏菲对刘彦直等人所持的态度非常不解,在她印象中,清国人,尤其是穿着官服的男子,对女人和孩童是极为不屑的,可是这四个人却像欧洲绅士一样,不但仗义援手,还一路照顾有加。

  小伙计端着煮鸡蛋上来了,苏菲赶忙低下头来不再言语,不巧孩子醒了,咿咿呀呀的说话,引起了小伙计的注意,凑过来想看,苏菲赶紧抱着孩子转过身去,凯瑟琳金发碧眼,看见了就露馅。

  “客官慢用,有事儿叫我。”小伙计乐呵呵的下去了。

  雷猛口干舌燥,端起酒坛子倒了一碗酒就要喝,被刘彦直拦住。

  “车船店脚牙,无罪都该杀,荒村野店,小心为上。”刘彦直道。

  初夏的季节,晚上起风了,有些凉,雷猛放下了酒碗,嘀咕道:“我看他们挺忠厚的。”

  刘彦直道:“在他们眼里,咱们是官差,十字坡上孙二娘,可不就喜欢宰官差做人肉包子么。”

  他这么一说,三人都害怕起来,连小伙计端上来的热腾腾的辣炒鸡肉都不敢吃了。

  刘彦直拿起毛竹筷,捡那大块的鸡肉猛吃,边吃边解释:“我帮你们试毒,有事就毒死我。”

  三人发出一阵笑骂声,也拿起了筷子,唯有苏菲不会使用筷子,剥了几个煮鸡蛋喂孩子。

  天色已晚,再赶路是不成了,雷猛提出要住店,店家见他出手阔绰,愿意将自己住的床铺让出来,但是雷猛进屋一瞧,先被气味熏了个跟头,再看席子破损,枕头上一层油腻,被褥也脏的不像话,便推说天热,还是睡外边吧。

  “大棚下面铺上席子就能睡,还有那边草垛也能睡人,小店平时也不怎么住人,就卖点酒饭啥的,招呼不周,见笑了。”店家尴尬的直搓手,朴实的面孔让人看了就放心。

  “你们怎么不多盖几间屋呢,官道旁边还怕没人住店么?”刘彦直问。

  店家憨厚的傻笑,不说话。

  当晚就宿在这家野店,苏菲也不敢进屋去住,睡在草垛中,其余人在大棚下安歇,四人轮流值夜,以防万一。

  四更天的时候,刘彦直起夜,特意走到草垛旁边看了一眼,苏菲衣不解带,抱着孩子,双目炯炯,大概是防范着这些“好汉”。

  “睡吧,别硬撑了。”这句话刘彦直是用英语说的,他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对方,自己是个文明人,但是回头来仔细想想,觉得有些懊丧,英语成了文明的标志,而汉语则成了落后愚昧的象征,这是谁的责任。

  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这不是一家黑店,清晨时分,草叶上还带着露珠,穿越小组开始整理行装,给战马上鞍具,水壶里灌满了清水,店家煮了一锅面疙瘩汤,大家吃完了赶路。

  走出去二里地,刘彦直忽然哈哈大笑,大伙儿看看前面,也都大笑起来,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家野店不但生意不好,还不多盖几间房用来供客人住宿了,原来前面不远就是县城,距离城市这么近,谁还住店啊。

  店家有着农民的狡黠,故意不告诉他们前面就是县城,他们几个更是人生地不熟,被骗了也只能认栽。

  大清早的就不必在县城打尖了,小队伍穿城而过,刘彦直特意看了一下,城门口并没有四人的画影图形通缉令之类,小地方消息闭塞,巡抚衙门的文书怕是没这么快,因为夜里并未听到官道上的马蹄声。

  县城的规模很小,四四方方一座城池,城墙是土坯的,城门上的敌楼破败的都快塌了,宛如这风烛残年的大清国,时候尚早,大街上没什么行人,从南门进去,一眼就能看到北门,青石板路上,只有一位骑马的旅客,马背上横着一杆枪,只是枪头用袋子包了起来。

  是京城镖师赵避尘。

  赵镖师认识去京城的路,和他同行可以少走很多冤枉路,刘彦直和雷猛交换一下眼神,一提缰绳追了过去,和赵避尘并辔而行。

  赵避尘比他们提前一个时辰从近江府出发,所以并未在路上遇到,此时邂逅,自然要结伴同行,镖师都是常走江湖的人精,对方队伍里多出一个人来,而且还是个带孩子的女人,这属于不该问的事情,赵避尘只装作没看见。

  有了向导加入,大伙儿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说说笑笑向前走,走了大半日,沿途的风景都看腻了,除了庄稼地还是庄稼地,艳阳高照,官道上尘土飞扬,大伙儿鼻孔里全是黑灰,脸更是脏的不像话。

  男人们尚且如此,女人和孩子就更别提了,长途骑马本来就是受罪的活儿,骑上一天,屁股都能磨烂,一岁多点的凯瑟琳被母亲背在身上颠簸了两天,终于生病了,额头滚烫,高烧不退。

  苏菲提出要求,找地方休息,给女儿治疗退烧。

  雷猛说:“赶路要紧,荒郊野外的也没法看病啊。”

  苏菲的眼泪落了下来,在肮脏的脸上划出两道印迹,她说:“发烧是会把孩子烧傻的,会把眼睛烧瞎,耳朵烧聋。”

  这种时候,赵避尘就不得不发话了:“赵某本不该打听你们的公务,可是这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诸位怕是良心上过不去吧。”

  说这话的时候,他皱着眉,一脸严肃。

  刘彦直道:“赵爷,您想多了,既然同路,我也不瞒您,这洋人母女是我们救下来的,义和团要杀他们满门,我们兄弟几个实在看不过眼才出手相助,已然是惹下**烦,所以想尽早赶到京师,把人送到法国公使馆,抛开那些是是非非,孤儿寡母是无罪的,赵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一句话解开了心结,一伙大男人滚鞍下马,在路边找了块树荫,把凯瑟琳放下来,解开衣服散热,苏菲拿了手帕蘸了清水擦孩子的胳肢窝和腹股沟,进行物理散热

  附近有座村庄,刘彦直独自前往,花重金买了一辆马车,说是马车,其实就是个简陋的平板车,俩箍着铁皮的木头轮子,车上搭着席篷,坐这个长途旅行同样是受罪,但是总比在烈日下骑马要强得多。

  苏菲母女被安排在马车上,总算是免了日晒颠簸之苦,但是带着这样一个拖累,什么时候能赶到北京成了大问题,赵避尘说,照这个速度,最快也得半个月,这还是一路好天气,不刮风下雨的情况。

  穿州过府,几日后抵达鲁南境地,山东省是义和拳兴起的地方,再加上前任巡抚毓贤的纵容包庇,祸害尤其严重,动辄就是数百上千的拳民活动,一路上光烧毁的教堂就见了不下三座。

  据赵避尘说,拳民们不但烧教堂杀洋人,杀的更多的还是中国人,但凡是家里有一件洋人的物件,不管是洋火还是洋油灯,只要搜到就能灭门。

  “洋钱算不算洋人的物件?”刘彦直问。

  “洋钱和洋枪,都是大师兄们的最爱。”赵避尘冷笑道。

  说曹操,曹操到,前面烟尘滚滚,红旗招展,一面大纛上四个黑字“扶清灭洋”,数不清的红包头正朝这边涌来。

  退避已经来不及了,拳民们铺天盖地,如蝗虫过境,行军走的不是纵队,而是想怎么走就怎么走,躲哪儿都躲不过,硬拼估计胜算也不大,毕竟带着妇孺很难突围。

  “只能指望这身皮了。”雷猛苦笑着看了看身上的武弁袍服,手伸进怀里,摸了摸***的枪柄,虎皮不顶用,就得这玩意上阵了。

  赵避尘也把包着枪尖的袋子松开了,动手的时候一抖就开,他们五人端坐马上,将马车护在当中。

  拳民们发现了这一小队人马,慢慢围了上来。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