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金丹传人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二十一章 金丹传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一章 金丹传人

  党爱国思考了一下说道:“这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没有氧气,没有微生物。”

  刘彦直说:“到底谁说得对,我们试一下就知道。”

  “怎么试?难道你要钻进去?”党爱国一点就透。

  “可不,我进去看看。”刘彦直说干就干,撑开了乾坤袋,先将一只脚塞进去,然后另一只脚,整个人如同缩骨一般滑进了袋子。

  进入乾坤袋之后,刘彦直发现自己置身另一个世界,这世界空无一物,明亮无比,脚下悬空,没有大气层,没有温度,没有距离和空间的感觉。

  头顶忽然开了一个口,更强烈的光线照射进来,刘彦直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推了出去,下一秒钟他已经站在外面了。

  是党爱国把他拉了出来。

  “我还没来得及探究乾坤袋里的奥秘呢。”刘彦直说。

  “那你也太慢了。”党爱国指了指墙上的时钟,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看来乾坤袋里没有时间这个维度。”刘彦直沉吟道,寻思着这个袋子的用途还挺广泛哩,做走私买卖最合适不过,运载几百上千吨货物轻若无物一般。

  左慈和乾坤袋都已到手,没有继续留在中国的必要了,刘彦直依旧将昏迷不醒的左慈塞进乾坤袋,与党爱国一起乘坐高铁奔赴香港。

  一架湾流客机坠毁在济南郊外的事件没有出现在任何新闻平台上,只有微博上有零星几则消息,也被迅速删除掉了。

  路朝先等人跳伞成功,但损失机组人员四名,一架湾流专机,这点损失对于未来公司不算什么,但姬总的面子受到了折损。

  ……

  香港赤鱲角新机场,刘彦直坐在飞往美国的航班头等舱位子上,翻阅着金书。

  坐在旁边的党爱国戏谑的问他:“你是在欣赏黄金还是在看书。”

  “我想试着破译。”刘彦直道。

  党爱国轻轻一笑,他是历史学教授,精通各种古代文字,但这种文字不属于已知的任何文明,也许是道家自创的某种符号,想破译并不难,只需要一部超级计算机即可,当然左慈醒过来就更好办了,直接问他就行。

  自己都搞不懂的玩意,彦直还装模作样的看,党爱国不免觉得好笑,不过一个念头迅速浮上来,这小子不会真的能看懂吧。

  刘彦直快速翻了一遍,打个哈欠,随手将金书塞进了乾坤袋。

  党爱国松了口气,他果然是不懂装懂。

  刘彦直当然能看懂这些文字,他读过上千本这种金书,有字典,有文艺作品,有说明书,而左慈袋子里这一本是教人瞬移、隔空取物、隐身等法术的秘笈。

  金书内容简练,只有口诀和手势说明,刘彦直连续看了几遍就全部记牢了,但他没法练,因为他只能看懂文字但不掌握发音,而且这种法术并不适合人类,要具备超强的能量才能施展,即便是刘彦直这样的超人也不行,因为他的能量来源于变异的线粒体,和史前文明的能量不是一个体系。

  经过漫长的飞行,航班抵达美国西海岸,两人转机飞往底特律,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了底特律的抵抗组织基地,首先要做的是把左慈从乾坤袋中取出,进行全面检查。

  左慈依然深度昏迷,心跳每分钟十六次,技术人员给他做了全身螺旋CT扫描,抽取血液化验,检测DNA,在做彩超的时候有了令人震惊的发现。

  左慈的膀胱严重退化,只有原先大小的四分之一,而且膀胱上还长了一颗鸡蛋大小的肿瘤。

  “左慈可能患有膀胱癌。”党爱国很沉痛的说,“具体情况要等病理切片化验结果。”

  但是治疗需要病人配合,首先得把左慈唤醒才行,技术人员从左慈血液中发现了高浓度的合成麻醉剂,剂量大的能麻翻一个县城的人,这种未知毒素的解药只有一种,就是抗体血清。

  可是上哪儿去找抗体血清,这种麻醉剂的毒性极大,寻常人沾上一点就会昏死过去,再说就算培养出抗体来,也未必管用。

  关键时刻,刘彦直发话了:“用我的血清,我中过这种毒,半个小时就缓过来了。”

  于是技术人员抽了刘彦直的血液,培养出抗体来注入左慈的血管,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左慈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

  第二天,护士来给左慈做例行检查的时候发现床上没人了,可是病房门窗锁死,走廊里遍布红外线报警器,这人是怎么脱逃的呢。

  监控录像里找到了答案,左慈是躺在床上突然消失了,应该是早已醒来,故意装昏迷麻痹大家,机会成熟施展瞬移大法逃走的。

  “前功尽弃。”党爱国说,“他成了惊弓之鸟,再找也就不容易了。”

  “他会回来的,乾坤袋还在我这里。”刘彦直自信满满的说。

  大家都半信半疑。

  刘彦直自信是有理由的,他能感觉到左慈就在附近,果不其然,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刘彦直说了一句:“现身吧。”左慈就现出了真身,纳头便拜:“大恩不言谢。”

  “快快请起。”刘彦直急忙将左慈搀扶起来,两人假惺惺的客套了半天,终于进入了正题。

  “元放先生,咱们不妨做个交易,各取所需,如何。”刘彦直道。

  “但讲无妨。”左慈瞥了一眼刘彦直腰间的乾坤袋,那可是他最重要的宝贝,拿什么换都舍得。

  刘彦直将乾坤袋放在桌上:“物归原主。”

  左慈大惊,被刘彦直的爽朗豁达所慑服,语气变得真诚起来:“彦直老弟真乃侠士也。”

  刘彦直在桌上铺上白纸,拿起笔写了一大堆字符,推到左慈面前道:“元放先生可认得这是什么?”

  左慈再次震惊:“这这这,你认得天书!”

  “认识,但不会读。”聪明人之间不用耍心机,刘彦直毫无保留,“我知道你会读,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我也告诉你我知道的。”

  左慈严肃的拱手施礼,一躬到底:“诺。”

  ……

  两人密谈了一夜,刘彦直获取了需要的信息,也得知了左慈的秘密。

  左慈生来只是普通人,年少时候机缘巧合遇到一位仙人,传他天书一部,从此走上修仙之路,道家派别众多,他是金丹派一系,以天地万物灵气修炼金丹,储存在气海之中,那个所谓的膀胱肿瘤,其实就是左慈的金丹。

  膀胱萎缩,是因为左慈已经修炼到了不食人间烟火的境地,他不需要吃五谷杂粮,只少量补充水分即可生存,偶尔吃些果子也只是享受口腹之欲而已,辟谷之人当然没有排泄物,部分无用的内脏如同人类的盲肠一样渐渐萎缩了。

  至于修仙的最终目的,自然是飞升天界,位列仙班,但左慈修炼的时间不算长,满打满算才四五十年,但他有天书在身,可以比别人少走几百年的弯路,比如用人类和动植物炼制金丹,此金丹非彼金丹,是一种增强功力的补药,刘彦直吞服的那一葫芦金丹就是左慈花费十年功夫炼制的。

  “那我为何没有金丹?”刘彦直提出疑问。

  左慈叹了口气道:“我的金丹也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是师父给我种下的。”

  “令师何在?”刘彦直很感兴趣,这位已经成仙得道的师父为什么挑中左慈,寄予厚望,还给他种了一枚金丹,话说这金丹怎么“种”的呢。

  “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师父。”左慈说,“起初感觉不到金丹的大小,修炼了五年能感觉到有粟粒那么大,再过十年才有豆子那么大,这才起了炼丹的念头,用师父传授的办法猎取妖人炼制丹药,没想到……”

  辛酸往事不想再提,七十二枚价值连城的金丹啊,就这样被刘彦直嗑瓜子一样全吃了。

  “那么金丹到底有什么功效?”刘彦直明知故问。

  “施展法术全靠金丹里储存的气。”左慈认真解释,并且讲了一个永恒的真理,世间万物能量守恒,不可能因为一段咒语几个手势就隔空取物,那也太简单了,一切法术的背后都是大量的能量消耗,法术越高强,消耗的能量越多。

  “那么金丹中能储存多少气?”刘彦直的问题总是那么幼稚,但左慈乐于作答,他说金丹的大小和能量储存多少成正比,他现在的金丹,或者说内丹,只有鸡蛋大小,所以只能瞬移和隔空取物等小法术,如果是他师父在的话,可以移山倒海。

  “你见过他移山倒海?”刘彦直刨根问底。

  “那倒没见过,只见过河水倒流。”左慈道,仰头四十五度角,怀念起师父来。

  “师父曾经说过,有的仙家可以从闪电中吸取天地精华,但此举相当危险,一不留神就会被劈死。”

  “那么说,传说中的渡劫并不是渡劫,而是吸能?”刘彦直想到了自己曾在雷暴雨的晚上用外星人丹田中取来的球体吸收闪电的能量,心中乐开了花,想必那就是外星人的内丹,而左慈的师父大概也是个外星人吧。

  “你知道天庭什么样?”刘彦直继续问。

  左慈望着窗外的星空摇摇头:“我连地仙都算不上,没有机会去天庭。”

  “那南华老仙呢?”刘彦直道,“说起来我和他还有些交情,不知道他算天仙还是地仙?”

  “有缘得见一面,未曾拜师学艺,甚是遗憾。”左慈扼腕叹息,随即眼睛一亮,“你认识真人?”

  “不就是庄周么,他年轻时候和我是朋友。”刘彦直倒也不是吹牛。

  左慈深信不疑,他对刘彦直的敬佩多于忌惮,根据能量守恒定律,时空大挪移可比瞬移消耗的能量要多得多,至于这些能量来自何方他只是一知半解。

  也许是电力,电力是左慈来到这个时空后最感兴趣的东西,他早知道空中的闪电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并且在炼丹过程中也用到了能放电的电鳐,但这个时代的人竟然能将电用在千家万户,能给手机充电,能给电器供电,甚至汽车也有电动的,可是他试了很多次,想给自己的内丹充电,却屡次被电的浑身麻痹。

  现在轮到左慈发问了,他首先问的是最迫切的问题:“你们既然没有金丹,气来自何方?”

  刘彦直说:“你是说能量吧,这就多了,煤炭石油都是能量,核能也是,当然用得最多的还是电力。”

  左慈眼睛一亮:“我想把电充入气海,可有办法?”

  刘彦直想了半天终于说道:“你这个得找真正的专家了,临沂四院杨永信,他干这个内行。”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