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偷渡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三十五章 偷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五章 偷渡

  马国庆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了,到处都是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护士服,只有床头柜上一束山茶花是红艳艳的。

  床边坐着派出所民警小李,他见马国庆醒来,惊喜无比:“小马,你可醒了,,太好了。”

  “小李,你怎么在这?”马国庆艰难的问道,他说话都会牵动到伤口。

  “局领导组织了不少年轻民警轮班照顾你。”小李说,“你可是咱们的大英雄,那个扒手不是一般人,是身上背着命案的逃犯。”

  “哦。”马国庆心头一松,自己总算是立功了,或许能抵消丢失摩托车的罪责。

  “摩托车找回来了。”小李继续说,“是被人借走的,现在已经骑回所里了。”

  马国庆放心了,摩托车总算没丢,自己的责任又减轻一分。

  “青铜鼎也找回来了。”小李喋喋不休,仿佛上辈子是哑巴,“不过是人家海关缉私处的功劳,和咱们没关系,当然咱们也有功劳,破获了金龙帮,顺藤摸瓜抓了好多盗墓贼,起获墓葬文物不计其数,刑警大队还受到了省里的嘉奖哩。”

  马国庆有些失落,这些荣誉都和自己无关了。

  “我的调动进行的怎么样了?”马国庆问道,他口干舌燥,兴致不高,但是小李依然很兴奋,“你的工作安排啊,我不大清楚,反正所里是呆不下去了。”

  马国庆心头黯然。

  “我去打热水。”小李拎起热水瓶出门去了。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马国庆有气无力道:“进来。”

  进来的居委会张主任,满脸堆笑,提着礼物,桔子罐头,麦乳精,往床头一放,拉过板凳坐下,笑眯眯道:“小马同志,你好点了吧?”

  马国庆下意识的往里面缩了缩:“张主任,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张主任说:“我怎么不能来,我来给我外甥女提亲来了。”

  “不不不,我受伤了,可能留残疾,还受了处分,不能耽误您家外甥女。”怕什么来什么,马国庆赶紧推辞。

  张主任冲外面嚷了一声:“进来吧,别藏着了。”

  马国庆痛苦的捂住了脸,他不敢想象张主任的外甥女有多丑。

  似曾相识的嗓音响起:“哟,不敢看我么,在车上怎么那么勇敢。”

  马国庆睁开眼:“是你?”

  站在面前的是二路汽车上的女售票员。

  活泼开朗,勇敢正义,一根大辫子,身条顺溜,面容姣好,马国庆上上下下打量着她,不由得被深深吸引住。

  “看什么看,没见过啊。”女售票员很自来熟的坐在床边,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削皮。

  张主任滔滔不绝道:“也是你俩的缘分,我这个外甥女,心高气傲,区政府的干部追求她,她都看不上,就喜欢穿制服的,碰巧你俩在车上遇到,一个杨宗保一个穆桂英,可真是般配到家了。”

  说了半天没回应,张主任抬头一看,两个年轻人早就含情脉脉的对眼了。

  “得嘞,我给你们腾地方,好好拉拉呱吧。”张主任拍拍屁股,先走了。

  “张姨,再坐会呗。”马国庆假惺惺的挽留着,心里却巴不得她赶紧走。

  “不坐了,还得回家套被去。”张主任笑嘻嘻的替他们关上了门。

  张主任走了,两人却又害羞起来,马国庆嗫嚅道:“你……怎么称呼你?”

  “我叫王玉兰。”女售票员说道,摸着辫子,一张脸红扑扑的好像苹果。

  马国庆张张嘴刚想再说点什么,门又开了,他俩一起扭头,还以为是张主任回来了,没想到进来的是一个汉子。

  来的是市局刑警大队长詹树森,他穿着便装,腋下夹着纸盒,进门后直接把纸盒往床上一丢,半开玩笑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马国庆。”

  “到!”马国庆立刻应声。

  “出院后,到刑警大队报到,就这样,我走了。”詹树森说完,转身又出去了。

  王玉兰打开纸盒,里面是一套新式警服,橄榄绿,红领章,两头翘的警帽,蓝盾熠熠生辉。

  小两口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

  此时刘彦直和关璐已经坐上了前往广州的硬卧,他采取了最简单有效的办法,买站台票混上车补票,每一趟列车都有空余的卧铺,运气好就能补到。

  上车的时候人山人海,大都是前往广州进货的个体户,扛着行李,带着干粮,硬座车厢里人头攒动,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两人是先上的餐车,花钱坐了一夜,次日上午才补到的卧铺票。

  两天三夜,列车终于抵达广州火车站,广东省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城市风貌和内地截然不同,满大街都是时髦鲜艳的服装和充斥耳朵的靡靡之音,刘彦直和关璐生怕节外生枝,没在广州耽搁,直接转乘长途客车前往特区深圳。

  深圳与香港一河之隔,是对外开放的最前沿了,普通内地人前往特区要办理边防证才能通行,两人持有港澳回乡证,可免此程序,抵达深圳后,先找地方落脚,特区到底是特区,住宿根本不需要介绍信,有钱报个名字就能入住星级宾馆。

  到了香港之后再不能使用人民币了,刘彦直带着钱出门兑换,哪个城市的银行门口都不会少了黄牛党,刘彦直已经轻车熟路,找了个面相比较善的黄牛,把手中的人民币全都兑换成港币。

  那人说数目太大,要带他去家里换,刘彦直不疑有诈,跟着他拐了七八个弯,来到一处招待所,深圳是座一夜建成的城市,没有太偏僻的犄角旮旯,但是这个崭新的招待所给人的感觉却不那么舒服。

  三楼走廊,刘彦直愈发感觉到危险的来临,他停下脚步,无比淡定:“朋友,想黑吃黑你可找错了人。”

  黄牛狡诈的笑着:“没有的啦,你来吧,我屋企有靓女,十元一次。”

  刘彦直知道进了仙人跳的窝点了,扭头便走,楼梯上已经站了两个黑瘦矮小的男子,眼露凶光,手持利器,穿着牛仔裤和紧身T恤,留着长头发,大有香港古惑仔的感觉。

  “你们找错人了。”刘彦直重复了一句,回身抓住那个正准备吓唬自己的黄牛,他力气大,举起一个百十斤重的人跟玩似的,横着向下砸过去,两名烂仔被砸倒在地,但刘彦直却并不趁机逃走,而是上前踩住那人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忽然脑后有风声,来不及转身,头一偏,手一伸,捏住了劈头砍来的铁尺,顺势一拽,拿铁尺的烂仔就飞了出去。

  这一手才真正把烂仔们震慑住了,目瞪口呆让开去路,不敢阻拦他离去。

  刘彦直却并不走,他拍拍提包:“我要兑换港币。”

  烂仔们真心服了,到底是艺高人胆大,遇到这种场面还想着兑港币呢,这位必定是内地来的过江猛龙,他们收起歹念,重新见礼,原来这是一个小小的黑帮团伙,以讹诈外地人为主要业务,当然其他挣钱的买卖也干。

  换了一批花花绿绿的港币,刘彦直提出另一个要求:“朋友,帮我找条路去那边,价钱好说。”

  烂仔们犯了难,偷渡业务是其他帮派把持的,那些人兼营走私,用大飞从香港往大陆贩录像机和电子表,干的是大买卖,双方交集不多。

  “我想想办法,或许请根叔帮忙能说上话。”一个烂仔说。

  刘彦直给他们留了电话,带着满满一包港币离去。

  等待的日子是漫长的,关璐差点失去耐心,提议干脆用何长荣和崔曼莉的回乡证过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立刻被刘彦直拒绝,这两个香港人丢失了证件,肯定已经挂失,大陆出入境管理机关和香港入境处都会挂号,拿失窃的证件通关,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焦灼之际,电话终于来了,对方说已经联系好了蛇头,今晚出发,费用是每人一千港币,刘彦直立刻答应下来。

  ……

  深夜,蛇口,刘彦直和关璐与其他几名偷渡客在小树林里等候,一百米外就是海,海的那边就是香港。

  “那边怎么黑灯瞎火的?”有个偷渡客低声嘀咕。

  “那边是香港郊区吧。”有人同样低声回应。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关璐开始哼唱起来:“一九九七快点到吧,到了我就可以去香港~~~”

  “收声!”黑暗中传来蛇头的厉喝,关璐吐了下蛇头,赶紧闭嘴。

  海面上轻轻传来引擎轰鸣声,一艘快艇抵达岸边,走私贩们快速搬运着箱子,蛇头命令大家迅速下水上艇。

  五分钟后,快艇掉头向南飞驰,远处有雪亮的探照灯射过来,是大陆方面的公安边防巡逻艇,可是面对装备了日本雅马哈引擎的走私快艇,老掉牙的巡逻艇只能望洋兴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水面上又出现一艘快艇,这是香港皇家警察水警队的缉私艇,不过水警并没有麻烦他们,自顾自的开走了。

  众人带着一身冷汗,终于踏上了香港的土地,上岸之后,蛇头的任务就算完成,偷渡客们是生是死和他们无关了。

  “这里是屯门,向东一直走,就是九龙。”有人这样指引。

  八十年代的偷渡客不比六十年代那些为了生存越境的前辈们了,他们都是带着各种目的来香港的,在本地有人接应,大家没有道别,各自离去,消失在黑暗中。

  “去哪儿?”关璐问道。

  “去九龙,见识一下资本主义桥头堡的腐朽。”刘彦直说。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