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月子中心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三章 月子中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章 月子中心

  空客A380宽体客机停在圣胡安刘子光国际机场的候机楼旁,头等舱的旅客优先下机,看到的是宽敞豪华的机场大厅,西萨达摩亚的海关人员皮肤黝黑,穿着整洁的制服露出一口白牙,在旅客们的护照上盖着入境章,嘴里说着地道的普通话:“欢迎。”

  西萨达摩亚对中国护照实行免签制,只要有钱买机票就能入境,海关态度友好,令人有宾至如归之感,入关之后,刘彦直看看身后的队伍,几乎全是中国人,而且很多是全家出动,分明是来旅游而不是出差的。

  “西萨达摩亚很好玩么?”刘彦直奇道。

  “不是一般的好玩。”刘汉东眉飞色舞介绍道,“主要是适合中国人,圣胡安有非洲最大最豪华的赌场,里面全是说普通话的服务员,还有靶场和妓院,什么东欧大洋马,东南亚小萝莉,黑人大妞,日本女高生,应有尽有,咱们中国人喜欢玩的东西,人家都摸透了。”

  刘彦直道:“你这么熟悉,莫非来玩过?”

  刘汉东赶紧撇清:“非洲我是来出过几次差,但都在北非,西非这边是头一次来,不过我表哥在这儿混,我就多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

  刘彦直道:“还有什么好玩的?”

  刘汉东道:“西萨达摩亚现在是西非最发达富裕的国家,很多欧洲国家都免签,中国人就把这儿当成了跳板,你知道一张西萨达摩亚护照值多少钱么?”

  “五万?”刘彦直以为是假护照,差不多这个价格应该能拿到。

  “五百万。”刘汉东道,“还是美元,就能拿到西萨达摩亚的护照,投资移民嘛,在本地投资五百万就能入籍,还承认双重国籍,不像其他国家那样各种审核,拿钱就办,咱们国内那些科级的贪官,没啥门路就是有钱的,最喜欢把老婆孩子往这儿送了。”

  刘彦直乐了:“有意思,那处级贪官往哪儿移民?”

  刘汉东道:“县处级的去澳洲,厅局级的去加拿大,国级的都去美帝,潜伏到敌人内部去,哈哈。”

  两人哈哈大笑。

  出了航空港,燥热的空气迎面扑来,棕榈树下是漆黑的柏油路和一辆辆崭新的绿白相间涂装中国产长城SUV,这是西萨达摩亚的制式出租车,空间宽敞空调足,黑人叔叔都爱坐。

  前往市区的交通方式只有两种,出租车和公共大巴,旅游团的成员们上了大大巴车,二刘则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个巴基斯坦人,会说一点中国话。

  “西萨达摩亚的土著很少,外劳非常多,这儿矿业发达,建筑业也很兴旺,需要大量有技术的工人,本地黑人奸懒馋滑,中国工人成本高,所以涌入大量巴基斯坦人、孟加拉人,从事底层服务业的都是这些南亚国家的人。”刘汉东饶有兴趣的继续介绍着。

  “老板,去哪儿?”司机问道。

  “去圣胡安大饭店。”刘汉东道,“来西萨达摩亚,不住圣胡安就等于没来,当年子光哥孤身一人,保护了上千难民,被誉为圣胡安的保卫者,老牛逼啊,市中心有铜像,饭店门口也有铜像,都快赶上北朝鲜那一对父子了。”

  刘彦直道:“一路上你都在叨叨这个刘子光,啥时候安排我也见识见识呗。”

  刘汉东讪笑:“其实我和他不算很熟,他是我姑奶奶**时期收养的一个孩子的后代,我们虽然都姓刘,但没血缘关系,也只见过两次,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看他在不在这。”

  电话打通,应该是工作人员接的,刘汉东自报家门,那边让他稍等,过了十分钟,电话回拨过来,刘汉东语气变得恭敬起来:“光哥,是我,对,刚到,好的,好的,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吩咐司机:“去新伍德庄园。”

  司机兴奋起来:“你们是刘子光的客人!”

  “那是我哥。”刘汉东得意洋洋。

  新伍德庄园是相对老伍德庄园而言,老庄园地下有铁矿,现在已经变成矿山,新庄园是刘子光的府邸,位于圣胡安南部靠海的区域,有最优美的海滩和棕榈林,附近还有一片别墅群,住的是西国有钱有势的达官贵人豪富,总之这儿是整个国家财富最集中的区域。

  出租车抵达新伍德庄园附近,在半道上就被拦下,这儿设了一个检查站,有两名黑人宪兵把守,看了看车内乘客,检查了后备箱后放行,继续前行一公里,天上响起轰鸣声,一架贝尔轻型直升机掀起阵阵尘烟,慢慢降落在前方道路中央。

  热气蒸腾的氤氲中,看不清直升机上的人面孔,只看到一个中等身材皮肤黑黑的男子,穿着卡其短袖上衣,西装短裤,长筒袜皮凉鞋,戴着墨镜,从驾驶舱里下来,笑吟吟迎过来。

  刘汉东让司机停车,下车拿行李,在裤子上擦擦汗津津的手,跑过去握手:“光哥!”

  开直升机的正是刘子光,他和刘汉东握了握手道:“来就来,还订什么酒店,家里空房间多的是,那位是?”

  “刘彦直,我同事。”刘汉东介绍道,“不是一般人。”

  刘子光眯缝起眼睛打量着刘彦直,爽朗笑道:“幸会。”

  刘彦直和他握手,感受着对方的力量,他发觉眼前这个人很不简单,这个不简单并不是指对方能从一介平民混成外国的总理,而是在体能方面,此人体内似乎隐藏着巨大的能量。

  “走,我带你们兜风。”刘子光戴上墨镜,请两位客人上了直升机,忽然发现出租车司机还在眼巴巴的等着,于是大笑一声,上前支付付车资,还平易近人的应司机的要求,拿手机拍了一张合影。

  “你表哥是个讲究人。”刘彦直道。

  “你说什么?”直升机旋翼的轰鸣巨大,刘汉东没听到。

  刘子光回来,驾驶直升机飞向大西洋,在蔚蓝的海面上盘旋了几圈,降落在一艘游艇的后甲板上。

  “正好今天朋友们聚会,你们也来玩吧。”刘子光热情邀请两位客人加入他们的Party。

  在座的有很多都是刘子光的发小,家人,卓力、贝小帅、建国哥、周文,还有方霏、胡蓉、李纨等女士,大多来自江北,乡音不改,特别亲切。

  “你们来是旅游还是出差?”刘子光将冰镇啤酒递给两位客人,自己也开了一瓶,躺在沙发上问道。

  “查案。”刘汉东道,“彦直哥的亲戚,一个二十五岁的女孩失踪了,我们怀疑被人禁锢在西萨达摩亚。”

  刘彦直点点头:“最后的通话位置是在这里。”

  刘子光严肃起来:“有这种事情!把号码给我,后续的事情不要你们操心了,我来办。”

  刘汉东报出那个卫星电话的号码,刘子光打了个电话,让人去查。

  “咱们接着喝酒,等消息。”他说。

  到了傍晚,消息反馈回来了,这个号码属于一个马来西亚人,曾经多次进出西国,从事的母婴用品进出口。

  西萨达摩亚国土面积很小,除了圣胡安都市圈之外,都是不通水电的丛林和草原,所以非法禁锢的地点很好确定,大致判断为城市南部的一个建筑群。

  刘子光拿出平板电脑,调出卫星地图来,缩小画面,指着一片建筑说:“可能就在这里,这是一个在市政厅登记注册的月子中心。”

  “月子中心?”刘彦直不解。

  “西萨达摩亚实行落地入户政策,在我国出生的孩子自动入籍,所以很多外劳都选择在这里生孩子,政府鼓励这种行为。”刘子光解释道,“生个孩子就能省了五百万,很值啊。”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刘汉东有些按捺不住了。

  “天黑了行动。”刘子光道,“我先安排一下人手。”

  天黑下来的时候,三人乘坐直升机离开游艇,在庄园院子里降落,已经有一支武装部队集结完毕,清一色的老款路虎卫士越野车,沙漠色涂装,士兵们面孔晒得漆黑,戴着奔尼帽,黑色短袖T恤外面罩着防弹背心和装具,弹匣、匕首、手**齐备,枪械杂乱无章,喜欢用什么的都有。

  看着这一队各种肤色的雇佣兵,刘汉东挑起大拇指:“光哥威武。”

  刘子光道:“都是保安,普通保安。”

  车队浩浩荡荡出发了,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等了片刻,市区方向开来一队轮式装甲车和武装皮卡,都是黑人士兵,看臂章有王室卫队,也有宪兵突击队和普通警察。

  “光哥,不用这么大排场吧。”刘汉东道。

  “我喜欢杀鸡用牛刀。”刘子光道。

  军队集结完毕,再次出发,从四面将所谓的月子中心包围,但是军队都停在三百米外,狙击手进入战位,所有士兵待命。

  刘子光依然穿着卡其短袖衬衫,拎了个公事包,士兵开来一辆老掉牙的本田轿车停下来,发动机不熄火。

  “上车,咱们去月子中心看看。”刘子光道,拉开车门坐在后排,“汉东,你开车。”

  刘彦直心道把军队都拉出来了怎么又不用,这是闹哪样啊,忍不住问道:“不是说杀鸡用牛刀么?”

  “咱们就是牛刀。”刘子光淡淡道,“好久没有刺激的事情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