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江夏鸿门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六十九章 江夏鸿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九章 江夏鸿门

  刘备同样坚辞不受,刘彦直三请四请之后,刘备才勉强收下,命人小心翼翼捧入后堂,继续宴饮,畅谈天下大事,众人都对曹军大举南下忧心忡忡。

  诸葛亮道:“曹操本有青州军二十万,又得袁绍降军五十万,中原新招兵二十万,又得荆州降军三十万,大军不下百万,诸君可有抗敌之策?”

  刘彦直见孔明轻摇羽扇,神态安然,知道他是故意试探,便道:“曹军虽然势大,但乃旧战之军,早已不堪疲惫,荆州降军虽多,尚需时日才能指挥默契,北人不习水站,水土不服,人马混杂,必然爆发瘟疫,百万大军,战力打个对折都不止,依我看,就是百万土鸡瓦狗尔。”

  刘备听了大喜,离案下拜道:“大都督请受备一拜。”

  刘彦直赶忙起身相扶,刘备涕泪皆下,动容道:“有大都督一番话,备就安心了。”

  宴罢,刘备拉着刘彦直不撒手,非要拉他回卧室抵足而眠,把个刘彦直渗的寒毛直竖,但也知道这是主公拉拢人才的必要手段,刘备这是真起了爱才之心,有收揽自己呢。

  刘汉东和雷猛就没这么高的待遇了,不过各自回房后,案上都摆了一个红绸子盖着的托盘,掀开绸子,赫然是堆成小山一样的铜钱,刘备一向穷酸,当阳兵败连妻小都差点丢了,细软更是一点没带出来,这些邀买人心的巨款想必还是借人家刘琦的。

  但是在二将看来,眼前就是一大堆破铜烂铁,体积大重量足,带也带不走,兵荒马乱的也没法花销。

  不过另外还有礼物,刘备挑了两名美人来侍奉他俩,都是江夏附近买的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这回别说刘汉东,连雷猛这样的禽兽都下不了嘴,连钱带美人原封不动奉还,刘备听说之后,不禁更加钦佩二人,暗道只要收了刘彦直,何愁二将不得。

  刘彦直终归还是没和刘皇叔滚床单,他借口尿遁回了自家战船上安歇,深夜时分,从长坂坡逃回的败兵陆续乘坐江边接应的小船撤到江夏,诸葛亮亲自询问了这些人,得知当日果然有神鬼显灵,更觉刘彦直等人神秘莫测

  次日,近江军的军师党爱国押运粮草辎重抵达江夏,他也是一副羽扇鹤氅的打扮,风格效仿诸葛孔明,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党爱国保养的仔细,面皮白净书卷气甚浓,和他比起来,诸葛亮倒像是山寨版本,乡野村夫装读书人的感觉。

  党爱国一到,局势顿时发生转变,饱读诗书的历史系大教授肚子里的墨水岂是诸葛亮这种古人能比拟的,一席谈之后,天下大势顿时明了,党爱国不仅知道曹操、孙吴、西川刘璋、汉中张鲁等诸侯,还知道匈奴、羌胡、鲜卑、高句丽、西域的龟兹、疏勒、于阗、莎车等国,见识之广令人叹为观止,风采气度更是绝伦。

  诸葛亮暗地里找到刘备建言:“近江文臣有经天纬地之才,武将有万夫不当之勇,可见其主公乃是盖世英豪,将来必与吾等争夺天下,亮有一计,派人速招云长来,晚宴命子龙领五百刀斧手埋伏在两厢,关张二将守卫主公身旁,摔杯为号,将近江文武乱刀斩成肉泥,大患可除。”

  刘备听了大惊:“军师何出此言,大敌当前,当同仇敌忾才是,怎可先斩盟友,传出去如何让天下人看备。”

  诸葛亮道:“曹操虽势大,不过一枭雄尔,江东孙权不足挂齿,将来与主公争夺天下者,必近江刘氏,抗曹虽急,急不过此事。”

  刘备低头思索,诸葛亮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自己自起兵以来,辗转数十年没有独立的地盘,不是依附于袁绍曹操,就是吕布刘表,刘表一死,自己就如丧家之犬般,现在江夏栖身,也是借了刘表长子刘琦的地盘,刘琦乃无能柔弱之辈,手下也无能人辅佐,自己这个当叔叔的完全可以来个鸠占鹊巢,可是近江异军突起,刘宇乾号称汉室宗亲,手下文武皆非凡之辈,简直就是翻版的刘关张外加孔明,若是他们和刘琦联手,将来即便打退了曹操,也无自己立身之所了。

  孔明不是那种只顾眼前的粗浅之人,他很少如此杀伐决断,刘备思索再三,决定依计行事。

  一艘快船前往夏口,将关云长接了过来,同时赵云秘密召集了五百精锐军校,各持长刀大斧,顶盔掼甲立于两厢屋内,酒宴齐备,刘备派人去邀请近江文武。

  刘彦直等人不疑有诈,正要赴宴,忽然一箭飞来,正扎在船舱门上,箭杆上绑着一块丝帛,取下来观察,上书三字:鸿门宴,字体乃隶书,看得出是武人仓促写成。

  鸿门宴的典故人人皆知,最早是出自司马迁的《史记.项羽本纪》所以东汉时期的人用此典故也没错

  “怎么办?”刘彦直傻眼了,他猜不出是谁通风报信,也无法相信昨天还恨不得抵足而眠的刘备今天会痛下杀手。

  “去!”党爱国斩钉截铁,“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四人连随从也没带,只穿战袍不着铠甲,甚至连随身佩剑也丢在船上,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去赴宴,来到江夏太守府,刘彦直就感觉到气氛不一般,府内两厢呼吸沉重,至少一边藏着二百多号精壮男子,看来信息是真的,刘备这个伪君子藏下伏兵要对付自己。

  刘备听说贵客来了,亲自来到府前迎接,关张二将和诸葛亮跟随其后,看到四位连随身兵器都没带,刘备暗暗震惊,问道:“彦直为何连剑都不带?”

  刘彦直道:“到使君这里赴宴,何用带剑。”

  刘备汗颜,请四位登堂入室,摆上酒宴,慢慢叙话,谈了一阵,党爱国见刘备在诸葛亮的眼神示意下拿起了酒杯,却又不邀饮,迟迟不放下,便知他在犹豫是否下手,便道:“使君,饮酒无趣,不如让人表演个戏法。”

  刘备道:“什么戏法。”

  党爱国道:“我主麾下有风雷电三将,各有绝活,今天就让使君并关张二位将军,诸葛军师,一起开开眼。”

  刘备道:“也好。”

  雷猛先出手,大袖一甩,一枚手**丢进空荡荡的院子,轰然炸响,惊得刘备脸色都变了,张飞按住了剑柄,诸葛亮握着羽扇的手都在颤抖,只有关云长眯缝着眼睛不为所动。

  巨大的爆炸声惊动了两厢埋伏的士兵,但是这并不是约好的信号,赵云不发令,谁也不敢冲出来。

  接着是刘汉东,他用藏在袖子中的手枪开火,击中了院子中的铜烛台,四个小卒将烛台抬到堂上供众人观看,只见金属上台身上赫然打出三个孔洞来,若是打在人身上可想而知。

  最后是刘彦直压轴,他直接表演了一手御风飞行,在众人注视下直上云霄而去,片刻后落地道:“见笑了。”

  刘备问道:“彦直一天可飞多少里路?”

  刘彦直道:“若是十二个时辰不停的话,顺风能有五千里,逆风也能有三千里。”

  刘备恍然大悟,怪不得彦直留下水师独自驰援,军师说的没错,他就是飞来的。

  三员将军各露了一手,刘备再无加害之意,连诸葛亮也后悔莫及,如果刚才摔杯动手,恐怕先死的就是自家主公了。

  只有一贯眼高于顶的关云长还是一副淡然面孔,捋着美髯轻轻哼了一声。

  威慑战术已经奏效,党爱国又道:“某有一事相求,万望使君切勿推辞。”

  刘备道:“但讲无妨。”

  党爱国道:“吾主乃当世隐居之人,起兵抗曹实出无奈,吾等素来仰慕使君贤名,愿意以近江全城军民钱粮献之。”

  刘备大惊,这个太意外了,当年陶谦让徐州,那是大势所趋,刘表收纳自己,也是别有所图,可是近江人马来投,这个不合常理啊,难不成自己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汉室宗亲真有这么大的号召力?

  诸葛亮生怕刘备推辞,一口答应又太不矜持,便道故意试探道:“江东孙权占据六郡八十一州,乃是明主,更有周瑜张昭等大才辅佐,汝等可去投他。”

  党爱国鄙夷道:“孙权小儿也,怎可与使君比肩,周瑜张昭,不过尔尔,天下英雄,唯刘皇叔一人也。”

  诸葛亮这才信了,从案后绕出欲行大礼,没料到袍袖子带倒了青铜酒爵,落在砖地上一身脆响。

  两厢埋伏的士兵听到号令,一涌而出,满眼都是明晃晃的长刀大斧,赵云手拿青釭剑走在前头,身上穿的铠甲正是昨天刘彦直赠给刘备的连环锁子甲。

  刘备立刻喝止:“还不快快退下!”

  赵云远远看到堂上并无动手的意思,主公满脸羞怒,知道搞了乌龙,急忙带领刀斧手迅速退走。

  堂上气氛非常尴尬,党爱国笑道:“使君在府内也操兵演武,莫非是防范曹军刺客。”

  刘备见台阶就下,呵呵笑道:“正是。”

  党爱国等人又吃了几杯酒,推说累了回船上休息,等到三更天,将近江水师留下,四人乘船而去。

  天明时分,近江水师领军者手持花名册向刘备报到,称军师已将全军人马钱粮交托使君,刘备急问彦直何在,得知已经连夜遁走,不禁落泪大哭,追悔莫及。

  诸葛亮匆匆而来道:”主公莫哭,此四人非我等人类,臣有近江旧友发来消息,将来龙去脉都写的清清楚楚。”

  说罢献上帛书,刘备看了奇道:“他们是为左慈而来?”

  诸葛亮道:“左慈是道术大家,臣倒是与其有些交集,自当投桃报李,帮他们找到左慈。”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