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暴雨来临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三十一章 暴雨来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一章 暴雨来临

  刘彦直和关璐争论谁睡床谁睡沙发的时候,年轻的派出所民警马国庆还在汽车修理厂附近的水沟里蹲守,他就不信犯罪分子能耐得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马国庆抬手看看表,夜光表的指针已经指向十一点,今晚怕是要苦熬了,摸摸口袋,香烟还在,不过只剩下五根了,要省着点抽,长夜漫漫,唯有香烟作伴,这就是刑警的生活啊。

  又过了半个小时,马国庆有些困倦了,他活动一下麻木的双腿,正打算抽一支烟提神,忽然一阵引擎声传来,然后是雪亮的光柱,那辆银灰色皇冠轿车开出来了!

  轿车速度很快,从面前一闪而过,马国庆急忙抬出自行车,猛冲几步跳上车子狂蹬,无奈人力比不上发动机,只能眼睁睁看着轿车尾灯消失在夜幕中,望洋兴叹。

  不过也算有收获,自己的判断是准确的,犯罪分子利用这辆趴窝的轿车作为交通工具,顺藤摸瓜,就能抓住罪犯,想到这里他就释然了,骑着自行车慢慢向前,走了一公里左右,忽然发现路边停了辆车,正是那辆皇冠,他急忙下车,隐蔽观察。

  皇冠车熄火熄灯,车里似乎有人,车体剧烈晃动。

  莫非是在进行殊死搏斗?马国庆警惕起来,摸摸身上,他是见习期,没资格配枪,包里只有一个能装五节一号电池的大号手电筒,铁皮的外壳很是结实,能当铁棍使用,而且亮度极强,暗夜里能把人的眼照花。

  马国庆当机立断,将自行车一丢,箭步上前,打开手电筒,开启眩光模式,强光手电照的车后座上两个人眼花缭乱,同时马国庆也看清楚了车里的情况,不是什么搏斗,而是一男一女在搞流氓活动,花白的躯体让他面红耳赤,同时又怒火中烧,去年严打枪毙了那么多流氓犯,怎么还有人以身试法!

  车里两人忙不迭的穿衣服,马国庆怒吼一声:“别动,派出所的!”

  两人就真的不敢动了,只用衣服遮住关键部位,拿手挡着眼,躲避着强光。

  “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马国庆厉声喝道,“车是哪来的,你俩是夫妻么,乱搞男女关系你们单位领导知道么!”

  他还不忘虚张声势,对着空气喊道:“小王,你跟小李到那边看看,有什么其他情况。”以图制造出一种多人巡逻的假象。

  车里两个人早已吓破了胆,流氓罪很严重,搞不好要判死刑的,即便不死,以后在单位也抬不起头来。

  男的好歹有点胆量,战战兢兢道:“求求你,千万别抓我们,我给你钱,给你外汇券,你要多少都行。”

  “证件拿出来,驾驶证,行驶证,工作证,这车是你偷的吧?”马国庆声色俱厉,他在派出所别的没学到,跟师傅学会吓唬人了。

  男的从衣服兜里掏出证件,辩解道:“车真不是偷得,是单位的车。”

  这是一本红皮工作证,单位是省旅游总公司,持证人叫陈晓飞,岗位是出租车服务部。

  “车的证呢?”马国庆将证件揣进警服口袋。

  陈晓飞爬到车前座,从手套箱里拿出行驶证和驾驶证,马国庆看了看,车辆登记单位和驾驶员的所属单位都是省旅游总公司,说明这个人没撒谎。

  马国庆用手电照证件的时候,那女人快速穿着衣服,陈晓飞偷眼观察,看到马国庆的警服和头顶的国徽,暗暗叫苦,这回是真栽了。

  八十年代初期,大量知青返城,经济发展缓慢,社会上积累了大批满腹戾气和怨气的无业青年,治安状况相当恶劣,公检法刚从十年动乱中恢复过来,对此乱局有心无力,所以中央发动了大逮捕行动,严厉镇压各种犯罪分子,甚至达到矫枉过正的程度,但是效果也是相当明显的,以前社会上的流氓混混根本不把公安放在眼里,现在只要一个穿警服的公安出现,就能威慑一群流氓。

  马国庆将这两本证件也装在身上,继续拿手电筒照着陈晓飞的脸:“好吧,车不是你偷的,你半夜把单位的车开出来搞流氓活动,这是什么性质你明白吧?”

  陈晓飞遮挡着眼睛,求饶道:“大哥,饶了我这一次吧,你要什么都行。”

  马国庆说:“这辆车曾经在犯罪现场出现过,是不是你开的?”

  陈晓飞说:“不是不是,我借给哥们开过。”

  “哪个哥们,什么名字,什么单位?”马国庆乘胜追击,感觉距离破案越来越近了。

  “他叫康飞,是我在海员俱乐部认识的,挺讲义气的一个人,朋友也多,听说家里还有海外关系,我们玩的不错,他经常送我一些外烟洋酒,我就把车借给他开。”陈晓飞竹筒倒豆子全招了。

  马国庆继续逼问:“还有什么隐瞒的?这可是你戴罪立功的最后机会。”

  陈晓飞想了想说:“他认识的人很复杂,我真的搞不清楚。”

  马国庆冷哼一声,掏出钢笔写了一个纸条丢过去:“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下回他再用车,你提前告诉我,这回先不抓你,看你的表现了。”

  陈晓飞嗫嚅道:“那我的工作证?”

  “暂扣了,等你有了立功表现再来取,我会考虑不告诉你们单位领导的。”马国庆关了手电,扬长而去。

  陈晓飞虚脱一般躺在车后座上,那女的穿上了衣服,惶恐的看着他,也不敢说话。

  ……

  当夜,刘彦直和关璐都没睡床,而是分别睡在床两侧的地上,两人都睡不着开始讨论任务,最后达成一致意见,快刀斩乱麻把当前的事情解决,经香港前往美国,干掉目标再回来,返回基准时空,好好享受人生。

  “党爱国说过了,会给我很多钱,除了穿越补助的三十万,还有一笔安家费,买车买房娶媳妇,你说买哪儿的房子好啊?”刘彦直沉浸在美好的憧憬中。

  关璐嗤之以鼻:“小农意识,有了钱要周游世界,买一艘游艇,从上海出发,先去济州岛,然后九州,然后东南亚,走马六甲海峡去印度洋,沿着红海北上,过苏伊士运河抵达地中海,畅游欧洲,然后穿越大西洋去美洲,体验加勒比风情……哎,你怎么睡着了?”

  刘彦直听不得关璐小资情调的畅想,呼呼大睡了,他睡眠质量极好,基本不做梦,一觉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刘彦直被电话铃吵醒,拿起床头柜上的红色拨盘电话机的听筒说一声喂,那边传来康飞的声音:“何先生,货什么时候能到?”

  刘彦直毫不犹豫道:“正好有一批货中午抵达近江,我从里面分出五十台给你们,怎么样?”

  康飞很惊喜:“这么快,太好了,具体什么时间,什么地点?”

  刘彦直道:“规矩你懂得,这些不好说,到时候你们带着东西过来就行,人不要太多。”

  “明白了,十二点钟我来宾馆接你,不见不散。”康飞挂了电话。

  刘彦直放下电话,看到大床一侧正睡的香的关博士,流着口水,夹着被,还咂嘴呢,大概梦到吃什么美食了。

  见她睡的香,刘彦直不想打扰,蹑手蹑脚走向洗手间,刚摸到门把手,就听一声断喝:“别动!”回头看去,关璐已经爬起来了,穿着睡衣窜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洗手间,还把门反锁上了。

  刘彦直足足等了半个钟头,关璐依然在里面洗澡,愉快的歌声飘出,他等不及只好下楼去公共厕所解决,出来就遇到了小鬼。

  “师父,我等你很久了,没敢上去打扰你和关博士休息。”

  ……

  与此同时,在派出所上班的马国庆也接到了陈晓飞打来的告密电话,说康飞有所举动,中午要借车,去白云大厦接人。

  “很好,如果这条情报有用,算你将功补过了。”马国庆撂了电话,心思就不在工作上了,一直等到十一点,他从柜子里取了一部对讲机,一根电棍,看到天阴沉沉的,又从门后面拿了雨披,对副所长说自己要早点下班去办点事,想借所里的摩托车用一下。

  “去吧,开慢点别出事。”副所长也是他的师傅,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公安,十年动乱时期蹲过牛棚挨过批斗,也破获过重大杀人案,立过功受过奖,是小马的崇拜对象。

  马国庆拿了车钥匙,来到车棚下发动了这辆草绿色的幸福250摩托车,排气管噗噗噗,马力强劲无比,只有走在时代最前列的弄潮儿才开这种一脚踹,小马做梦都想有辆摩托车,可惜太贵买不起。

  十分钟后,他冒雨抵达了白云大厦,将摩托车停在旁边邮局的门口,花了两毛钱存车,然后蹲在角落里观察。

  秋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半小时后,那辆银色的皇冠轿车果然驶入了白云大厦停车场,车上下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陈晓飞,另一个人大概就是康飞了。

  康飞甩给陈晓飞一盒烟,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可以走了,然后点起一支烟,大摇大摆进了酒店大堂,他穿喇叭裤,灯芯绒西装外套,流里流气的就不像好人。

  马国庆跟了过去,站在酒店门口向里面看,康飞倚在前台,和女服务员开着什么玩笑,把人家逗得呵呵笑,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房间号码。

  刘彦直在房间里等候多时了,接到电话立刻拿了风衣下楼,临出门时,关璐关切交代了一句:“保护好自己。”

  “妥妥的。”刘彦直笑道,他的风衣里藏了一百支暗器,信心十足。

  乘电梯来到一楼大堂,康飞迎上来,来了句英语:“米斯特何,我们待会去哪里?”

  刘彦直多了个心眼,说道:“上车再说。”

  康飞道:“好嘞,我们先去接四爷,然后一块儿过去。”两人出了宾馆大门,他殷勤拉开车门请刘彦直上车,驾车离开了白云大厦。

  早已等候多时的马国庆发动了幸福250摩托车,远远的跟踪者皇冠轿车。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