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交易和判决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四十二章 交易和判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二章 交易和判决

  刘彦直很生气,这两人早不搞上,晚不搞上,偏偏等到吴三桂要和自己合作,以穿越舱换陈圆圆的时候搞上,这不是让自己难做么。

  党爱国等人也很愤怒,对他们来说回到基准时空才是头等大事,古代人的爱情算什么,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么,方家三公子这么好的家世,怎么可能和陈圆圆走到一起?这不扯谈么。

  不知不觉间,这些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俨然成了封建传统的卫道士,吵嚷着要棒打鸳鸯,以保证和吴三桂的交易。

  关璐怒了:“我说你们怎么都这么无耻,陈圆圆难道就不是一个自由的人,她难道是吴三桂的私人财产,可以拿来交易的,作为一个成年人,她有权力选择和谁在一起,同样,三公子也有这个权力。”

  党爱国道:“关博士,我们不能以现代人的眼光来评判,我们只能以明末的道德标准来要求他们,陈圆圆还就是吴三桂的私人财产,同样,三公子父母健在,无权选择自己的配偶,当然了,他可以纳陈圆圆为妾室,不过这样就妨碍了我们返回基准时空的计划,进一步妨碍了拯救人类的大计啊。”

  关璐也是分得清轻重的,她撇嘴道:“反正别让我去劝,我张不开这个口。”

  刘彦直道:“我去说,孰轻孰重,我想三公子能分得清。”

  外面传来方承龙的声音:“不必了,在下愿意送圆圆姑娘出城。”

  原来方承龙和陈圆圆已经在外面了,谈话他们都听到了,此刻一个泪眼婆娑,一个满脸决绝,大有生离死别之意。

  刘彦直拍拍方承龙的肩膀道:“大丈夫有舍有得,你做得对。”

  信使曾洪又跑了两趟,敲定了交易的地点和方式,双方各带五百人马,当面交割,谁也不许使诈。

  交易当日,刘彦直找方承斌借了五百骑兵,一辆马车,至于派什么用场,方巡抚根本没问,也不需要问,总之仙人要做什么他全力配合就是。

  队伍浩浩荡荡出了北门,忽听身后马蹄阵阵,刘彦直回头看去,正是方三公子跃马追来,追到近前和刘彦直并辔而行,神色坦然。

  刘彦直道:“三公子,你怎么来了,这事儿你还是回避的好。”

  方承龙道:“无妨,我就是想看看吴三桂长什么样。”

  刘彦直知道他说的不是心里话,方承龙在挑战自我,他要亲手将所爱的女人送回魔窟,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对自身的毅力是一种挑战。

  “小伙子尿性,当大哥的亏待不了你。”刘彦直道。

  队伍走到一半,刘彦直先行升空去侦察了一番,他一个人赶得上二百名斥候,在高空中放眼望去,有没有伏兵一目了然,吴三桂果然只带了五百兵远远的过来,但只有马队,看不到穿越舱。

  莫非有诈?刘彦直怀疑起来,但是转念一想,吴三桂忌惮自己的能耐,更害怕对方使诈的应该是他们。

  两支人马碰头了,双方俱是骑兵,隔了二百步远站定,吴军和近江明军的服色打扮都差不多,对襟布面罩甲,六瓣高顶宽沿头盔,盔顶上插着不同颜色的认旗,如果不是有旗号辨别,看起来像倒像是友军。

  刘彦直轻轻一夹马腹,走到两军中央,吴三桂到底是个有胆色的汉子,居然也单枪匹马上前,两军主将面对面交谈。

  “你就是吴三桂?”刘彦直仔细打量着这个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家伙,三十出头的年纪,蓄着胡子,身穿铠甲,身上流露出百战杀气,好一条雄赳赳的武将,倘若他后来造反成功,推翻了康熙,岂不成了开国皇帝?那历史又要重新书写了。

  吴三桂也打量着这位仙人,那日近江城下一战,刘彦直浴血杀敌的形象给他留下极为深刻的恐怖印象,今天再看,倒不像是修罗煞神,倒像是个翩翩君子,文弱书生。

  刘彦直没穿盔甲,头戴方巾,身穿交领蓝布玄色直身,连兵器都没带,他感慨完了,笑吟吟问道:“吴军门,我的货呢?”

  吴三桂心说仙人做事真是直接,连寒暄都省了单刀直入,便道:“我的圆圆呢?”

  刘彦直向身后摆摆手,方承龙掀开了马车的帘子,陈圆圆在车内端坐,吴三桂眼神很好,看的清楚,心中松了口气,道:“先生要的东西,本帅没有带在身边,等接了圆圆,自会告诉你地方,你自去取了便是。”

  “你不讲究。”刘彦直道,“说好了当面交易,你又反悔,当我三岁小孩一样耍么?”

  仙人突然发飙,吴三桂大惧,赶忙解释:“在下岂敢戏耍先生,在下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先生的手段,灭我全军只在举手之间,在下出此下策,也是因为太过挂念圆圆。”

  刘彦直点点头:“这是君子协定,我肯定不会赖你的,你若不信,我带圆圆去提货,如何?”

  吴三桂面露犹豫之色。

  刘彦直道:“这是我的底线,你不要蹬鼻子上脸,你不答应也行,反正人马都带出来了,趁今天天气不错,咱干一场得了。”

  吴三桂心说我就带五百骑兵还不够你一个人杀的呢,便道:“依先生之意也可,但先生要在众军面前起一个誓。”

  刘彦直恶狠狠瞪了吴三桂半天,后者坦然和他对视。

  “好吧,众军都听了,做个见证,今日我刘彦直与吴军门交易,若有反悔,天打雷劈。”刘彦直指天发誓,在场一千余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吴三桂一颗心也终于放下,兵不厌诈是真,但他也相信毒誓。

  刘彦直回到本阵,替换下车夫,亲自驾车送陈圆圆走,方承龙一提缰绳想跟着来,被刘彦直喝止。

  “郎君,别了。”窗帘掀起一条缝隙,传出陈圆圆低低的离别之声。

  方承龙眼圈红了,硬生生忍住,将头扭向别处,一言不发。

  “你在这等着,大哥不会亏待你。”刘彦直似乎意有所指,说完挥动马鞭,载着陈圆圆去和吴三桂的军队会合,向着翠微山方向去了。

  穿越舱虽然是个庞然大物,但放在广阔天地之间就是沧海一粟,若非吴三桂带领,凭刘彦直的本事还真找不到,这东西被藏在翠微山附近一个池塘里,士兵们七手八脚将其打捞出来,刘彦直的脸色有些难看。

  穿越舱受到严重破坏,裂痕触目惊心,外壳上还糊满烂泥,很是丑陋。

  “这是豫王干的,和我无关。”吴三桂见刘彦直脸色不善,急忙解释。

  “算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刘彦直跳下马车,“陈圆圆连带马车都给你,咱们人货两清。”

  “多谢成全。”吴三桂骑在马上,用马鞭子掀开车帘看了看,确认陈圆圆没被掉包,心里石头终于落地。

  “后会有期。”吴三桂一拱手就要走,却被刘彦直叫住。

  “吴军门稍等,交易是结束了,现在该和你算另外一笔账了。”

  吴三桂眯起眼睛,手慢慢伸向刀柄:“哦,什么帐?”他已经预感到不妙,只是猜不到刘彦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放鞑子进关,导致中华文明延迟发展三百年,本来明末已经有资产阶级萌芽出现,大航海时代指日可待,殖民美洲澳洲不是梦,结果全被你搅黄了,这笔账我要替全体炎黄子孙向你讨要,吴三桂,你万死都抵消不了罪孽!”

  说罢,刘彦直纵身跃起,将吴三桂从马上揪下来,先扫脸抽了四个大嘴巴。

  “这一巴掌,是我替崇祯皇帝打你,这第二巴掌,是替被你绞死的永历帝打你,第三巴掌,是替三藩之乱时死难百姓打你,第四巴掌,是我个人赏你的。”

  吴三桂被打懵了,他完全听不懂刘彦直在说什么,一张英俊的脸肿起老高,他的亲随护兵们想上前营救,刘彦直甩出一包钢钉,嗖嗖破空之声传来,一片人仰马翻,接着他从吴三桂腰间缓缓抽出佩刀来,高高举起。

  初春的阳光下,刀锋闪着幽光。

  马车里的陈圆圆惊呆了。

  “闭眼,别看。”刘彦直道,当着女人的面杀她男人总归不大好。

  “吴三桂,下辈子别卖国。”刘彦直手起刀落,用吴三桂自己的佩刀将他的头颅斩下。

  刀很锋利,头颅滚出去老远,血从腔子里喷出去,身躯还挣扎了几下。

  刘彦直捡了吴三桂的脑袋,见他双眼依然睁着,显然是死不瞑目,便伸手将其眼皮掩上,割下尸体战袍衣角包了,对吓傻了的吴军士兵说道:“我不杀你们,都散了吧。”

  吴军五百骑兵一哄而散,他们知道刘彦直不是肉体凡胎,所以连报仇的心思都不敢有。

  刘彦直请陈圆圆从马车上下来,将车厢拆除,只留下平板,再把穿越舱抬上去,马车是特制的加长平板车,车轴加固,而且用了八匹健马驾车,确保无虞。

  那边陈圆圆却望着吴三桂的无头尸体瑟瑟落泪,不管这个男人做了天大的错事,如何被万人唾骂,他总是真心爱自己的。

  “算了,给他留个全尸吧。”刘彦直又将吴三桂的尸体丢上马车,拉了陈圆圆上车,一路南返。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