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寻找仙人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二十章 寻找仙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章 寻找仙人

  这个瘦削的男人就是李煜,他喝下这杯酒之后,金杯落地,从台阶上一路滚下来,弹琴的个穿淡绿裙子的女子,琴声悠扬,带着深深的哀伤,几令不懂音乐的刘彦直都觉得眼角发酸。

  李煜呆坐片刻,忽然七窍流血,整个人栽倒在地,如同金杯一般从台阶上滚下来,继而浑身抽搐,双手撕扯着衣襟,表情痛苦不堪。

  没有人去救他,只是琴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激昂,歌声也毫不停歇,所有人熟视无睹,看着李煜挣扎着死去,最终,琴弦断了,琴声和歌声戛然而止,李煜也不再动了,身体扭曲变形,弯的如同一张拉满的弓。

  刘彦直看的目瞪口呆,李煜死了,他刚才喝的那杯酒有毒!

  院子里一片寂静,宫女们肃立不动,绿衣女子款款走来,伏尸大哭,少顷,外面进来一队锦衣卫士,为首的是名白面无须的老人,衣着华贵,应该是大内来的太监,他亲自检视了李煜的尸首,转身走了,府邸外的禁军也撤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一名白发苍苍的守门老军。

  真相大白,李煜是被皇帝赐死的,他不得不喝下那杯穿肠毒药,而他的妻子和侍女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相依为命的男人死去,这个人曾经是皇帝,拥有千里江山,百万子民,如今却沦为囚徒,凄凉的死在七夕之夜,只有几个女人陪伴左右,默默的守着他的遗体垂泪。

  本来刘彦直并未确定是否要救小周后,但是这幅场景让他同情心泛滥,径直从屋檐上跳下来,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便扛起绿衣女子纵身跃起,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

  王员外家旅馆,刘彦直扛着绿衣女子落在屋顶上,四下无人,他悄然从窗子进入,将已经吓晕的女子安置在床上,放下帐子,再找党爱国等人,却不见他们的踪迹。

  好在穿越小组之间有无线通讯工具,宋朝没有高大建筑物,无线电波传送距离高达十公里,一呼就到,二十分钟后其他三人回到旅馆,刘彦直引他们到床前,撩开帐子道:“剩下的事儿交给你们了。”

  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人,蜡烛下犹如一尊羊脂白玉质地的人像雕塑,肌肤吹弹可破,睫毛长长的,眼角还有泪珠闪烁。

  室内一片寂静,半晌关璐才道:“这就是小周后了。”

  此时的小周后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十五六岁青春貌美整天和姐夫玩幽会的小女孩了,而是二十五岁的受尽屈辱的俘虏,即便如此巨大的精神压力里,依旧容颜娇美,可以想象她在最美好的年华里是怎样的风华绝代。

  “可惜了……”每个人的心头都是这三个字。

  “李煜死了。”党爱国道,“我们去的时候,大批禁军围住府邸,我才想起今天是七夕,是赵匡义赐死李煜的日子,李煜死后,小周后没过几天也郁郁而终。”

  “老公死了,她活着的精神支柱没了,即便救了她也没意义了。”姬宇乾道,“待会儿她醒过来,肯定寻死觅活,你既然要救,就早点动手。”

  “合着我还救错了?”刘彦直眉头挑起,大动肝火。

  话音刚落,床上的小周后睫毛动了动,似乎有醒来的迹象。

  “嘘,别吵吵了。”关璐端了一杯茶过来,半蹲在床头,想了想不知道怎么称呼,郑国夫人那是屈辱的代称,喊皇后娘娘吧又怕扯起心酸回忆,干脆喊小周吧。

  “小周,喝点水。”

  “你们是谁?”小周后吴侬软语,婉转悦耳,一双眼睛惊恐万状,她是在府里被人掳走的,可是看这里的陈设布置,并不是皇宫大内,而是寻常旅店,这几个人五官端正,不似凶恶之徒,但他们为何要绑架自己一个苦命女子呢。

  姬宇乾急中生智道:“夫人,我等从金陵来。”

  小周后微微颔首,这些人原来是南唐故国遗民,他们是营救自己而非绑架,只是这营救来的太不及时,所以小周后依然不开口说话,关璐奉上糕点,她也不吃,就这样一夜滴水未进粒米未沾。

  担心的事情并未发生,皇帝暂时没发现小周后的失踪,他刚赐死李煜,不可能立刻将寡妇抓进宫里享用,此等吃相未免太难看,趁着这个空当,穿越小组又租了一条船,草草结束东京一日游,依然走水路逆流而上,前往关中。

  小周后披着一身黑纱藏在船舱里,她如同泥胎木偶般任由别人安排,客船顺利离开东京,汴河本身就是引黄河水而成的运河,水路想通,黄河自西向东,汹涌而来,河水带着上游冲刷下来的泥沙,呈土黄色翻滚奔流,船只行走艰难,全靠纤夫拉行。

  关璐换了在东京购买的宋代女装,对襟背子配腰围,下面是百褶裙,鹅黄绣鞋,只是她的身高和同时代的男人差不多,与小周后站在一起,更显健硕,堂堂哈佛博士,如同皇后身边的仆妇丫鬟。

  在关璐这个半吊子心理专家的疏导下,小周后渐渐开口说话了,谈的都是往昔在金陵时的浪漫回忆,身为皇后的荣光,以及丈夫的诗词歌赋。但依然不愿意进食,活脱脱一副打算绝食而死的架势。

  “你们不是金陵人。”小周后淡淡道,她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能看出这四人绝非寻常人等,关璐也不瞒她,只说自己是行走天涯的侠客,因在金陵行走时多听百姓怀念国主之词,所以途径东京,顺手搭救了皇后。

  “侠客?”小周后眼睛一亮,“聂隐娘那样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侠客么?”

  “我不是聂隐娘啦。”关璐道,“我只是侠客的帮手,真正的侠客是救你来的那个,叫彦直的。”

  小周后哦了一声,若有所思。

  “这可惜晚了一步,没能救得了国主。”关璐叹息道,“国主虽丢了江山,文治武功在历朝皇帝中排不上号,但却是千古词帝,必将流芳百世。”

  关璐的安慰起了作用,展颜一笑,真是千娇百媚,同为女人的关璐是自愧不如。

  “你们是哪里,做什么?”小周后问道。

  “我们去华山寻找一位仙人,叫陈抟的,你听过没?”

  小周后摇头,又点头,李煜是虔诚的佛教徒,对道家的这一套东西也有些了解,陈抟老祖乃是道家高人,号扶摇子,在五代时期就名满天下,想不知道都难。

  “我想见仙人。”小周后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她今年应该有二十五岁,但是看起来却像是十七岁的少女,柔弱纤细,我见犹怜,难怪宋太宗这样的流氓皇帝会霸王硬上弓,征服蹂躏这样的女子,会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好吧。”关璐心中暗喜,小周后想见仙人,说明对这个世界还有依恋,“我带你见仙人,但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吃饭。”

  小周后微微颔首。

  ……

  客船过三门峡后,转走陆路,党爱国买了六匹马,一辆车,连同两个侍女,一个马夫,一个男仆,照顾大家日常起居,走了两日,抵达华阴县,华山就在此县管辖内,但莽莽群山,想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县城里想找陈抟的人并不止他们一伙,在后世人眼里,陈抟是一名道教学者,但在宋代人眼中陈抟是精通点石成金术,能起死回生,驾云飞行的仙人,据说陈抟早年被周世宗柴荣召见过,放着谏议大夫的官儿不做,宁愿在山中隐居,又有传说当年太祖皇帝赵匡胤落难之时曾经得到过陈抟的帮助,总之此人已经成为当地的神话,无数人想拜他为师,哪怕学点皮毛也够吃一辈子的了。

  陈抟老祖就住在华山峪北的云台观中,距离县城不算远,但是谁也找不到真人,道观里的小道士们就挡了驾,漫说是这些凡夫俗子,就是当今官家派人来请,怕是也要等候几日才有回复呢。

  穿越小组带着小周后登华山拜见扶摇子真人,在云台观门口,身穿黑色交领道袍的知客道人接待了他们,党爱国不提找陈抟老祖的事儿,先奉上香火钱,足足一千贯铜钱。

  一千贯铜钱是他们在县城用金银兑换的,之所以用铜钱是为了彰显数目巨大,足足用了十二个挑夫才将这些钱挑上山,满满二十四筐钱,再矜持有度的人也会被打动,这诚意也太足了吧。

  贵客被迎入观内,奉茶叙话,党爱国这才提起要拜见扶摇子真人的由头,知客道人面露难色:“施主,不是小道不愿意帮忙通禀,实在是师祖爷爷不在山上。”

  “真人在哪儿?”

  “在武当山云游访友去了。”

  “武当山哪儿?”刘彦直插言问道。

  “武当山九室岩。”

  华山在陕西华阴,武当山在湖北十堰,两个地方隔了几千里,这年头有没有手机电话,无法证实真伪,等你千里迢迢跑去武当山,人家又走了,这真是挡驾婉拒的好办法。

  不过这一招对刘彦直无效,他笑道:“此话当真?若是真人不在武当山,我可要找你算账。”说完纵身而起,直上云霄,冲着南方去了。

  知客道人目瞪口呆,道观里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只知道自家师祖是仙人,却从未见过他老人家施展什么仙法,可这位客人能腾云驾雾却是实实在在看在眼里的。

  蒙着面纱的小周后仰头看着驾云的刘彦直,露出希冀狂热的目光。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