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活在永恒中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五十二章 活在永恒中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二章 活在永恒中

  安太财团总裁办,刘彦直坐在办公桌前,桌上摊着一份免责文书,大意是签署人作为志愿者自愿参与未来科技的天顶星游戏机项目,并个人承担包括但不限于试验产生的脑死亡在内的副作用。

  “什么狗屁玩意也拿来让我签。”刘彦直将这份满是霸王条款的法律文书丢到了地上,就差踩上一只脚了。

  安太的法务部专员搓着手赔笑脸:“刘总,这是党教授交代的任务,也是咱们和未来科技的战略合作项目,雷猛他们已经签过了,就差您了,再说也不是白签,公司有补助的,试验期间的营养费每月十万元,和工资一起发放。”

  刘彦直问:“党爱国签了么?”

  法务专员说:“那我就不清楚了。”

  刘彦直说:“搞不懂怎么回事我不会签的,就这样吧。”说完扬长而去。

  法务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总裁助理是相当高的职务,而且刘彦直和一般工作人员不同,他是太子爷身边的嫡系,持宠而骄,公司规章也奈何不了他。

  一小时后,党爱国将刘彦直请到了自己的书房,亲自开导他。

  “彦直,我们的职责是什么?”党爱国问。

  “拯救世界,拯救人类。”刘彦直懒洋洋的回答道。

  “那么你觉得世界毁灭是不是一个危言耸听的谣言?”党爱国继续诱导。

  “我管他是不是谣言,就算病毒肆虐,到处都是丧尸,我也能活的很滋润。”刘彦直将脚翘到桌子上,满不在乎。

  “好吧,你是可以不在乎,但是别人呢?”党爱国痛心疾首道,“公司里那么多同事,他们没有你这样的本领,但他们上有老,下有小,一旦世界范围内发生危机,政要和财阀总会是安全的,遭殃的总是最底层的老百姓,我们家老爷子创建安太,积累几百亿身家,不是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而是为了人类的延续,你可以说这是装逼,但我要说,这是崇高的行为,值得我们为之付出和牺牲的行为。”

  刘彦直想到了母亲,想到了下楼时见到的邻居母女,三岁的小男孩和自己打招呼,如果丧尸围城,最先死的就是这些老弱妇孺,他有些松动了。

  “安太面临危机,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党爱国说,“我们的产业结构不科学,虽然看起来是巨大的财富王国,但是一旦崩塌,就是多米诺骨牌,现在,第一块骨牌已经倒地,支撑我们没有全盘崩溃的是未来科技的资金支持,未来科技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根本,所以,我们必须满足姬宇乾的要求,在此之前,我想还是先让你体验一下这种神奇的游戏。”

  党爱国这里有一台天顶星游戏机试验品,所谓的一台游戏机只能为一名用户服务只不过是未来科技的营销策略,实际上这东西是可以解码的,当然不是那些熟悉电脑技术的黑客能随便解开的,这是完全另类的黑科技,除了姬宇乾没人掌握,这也是之所以命名为天顶星的原因。

  “其实这只是一个传输装置。”党爱国介绍道,“看着挺眼熟吧,其实这枚小球并不是有存储功能的蛋白质球体,它的功能相当于闪存,将你的脑电波暂时存储然后传输到服务器哪里,你试试看吧,可以看到你想看到的任何事物。”

  刘彦直试了一下,他用了五分钟时间在梦里回到了1901年的美国旧金山,在那里和林素重逢,梦醒之后神情大变,这种游戏机果然神奇。

  “我想要一台。”刘彦直说。

  “没问题,只要你签了协议,每天晚上都能做个美梦,见到你想见的人。”党爱国耸耸肩,“我也很喜欢这东西,可以梦里见到年轻时代的林青霞。”

  “那个志愿者协议是怎么回事?”刘彦直被说动了,他明白组织面临危机,但是轻易就范不是他的风格,凡事必须弄个清清楚楚。

  党爱国斟酌着语言道:“你玩过网游么?”

  “我玩过红警。”刘彦直道。

  “好吧,我们假设天顶星游戏就是红警游戏,那些红警里的地图、关卡、道具、人物都是技术人员在电脑上做出来的,而天顶星游戏的地图、道具、人物都是活生生的真实存在的,从人类的记忆中提取出来的,所以玩的时候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你可以想象,一个从未出过县城的辍学少年也可以在游戏机中体验全球风景的美丽,喋血沙场的刺激,政坛斗争的残酷,甚至与各肤色人种美女共度春宵的销魂,而这些本是他穷尽脑汁也想象不出来的,试问谁能抵挡住这种游戏的诱惑?”

  “所以他们要提起我的记忆,做成清朝系列。”刘彦直很聪明,立刻想到了原因所在,他曾穿越回1900年,并在那个时代生存了一年半之久,这是一笔极其宝贵的财富,因为现在已经基本找不到在1900年生活过的人了,即便找到,也是大脑萎缩退化的迟暮老人,记忆不中用了。

  “Bigo!”党爱国打了个响指,“说对了,姬宇乾要做清穿游戏,需要提取那个时代的一切音像记录,你就是最好人选,未来科技是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他们强大了,我们才能火借风势,继续穿越任务,拯救世界,拯救人类。”

  刘彦直沉默不语,他想到了自己的妻子林素,想到了滞留百年前的周嘉睿,想到了上海女校书沈小红,想到了燕子门的夏飞雄燕胜男伉俪,想到了了在清朝的日日夜夜,那是只属于他的宝贵回忆,他不想让别人在自己的记忆中游戏,更不想让别人亵渎林素。

  “绝对不行。”刘彦直断然拒绝,“我不愿意出卖自己的回忆,如果姬宇乾想要清朝的视听资料,他可以亲自或者找个人穿越一次,而不是买现成的。”

  ……

  刘彦直不配合,党爱国也无能为力,只好暂时搁置,想办法敷衍未来科技方面。

  可是第二天事情就发生了转机,刘彦直忽然接到了冯茹的电话,他迟疑了几秒钟还是接听了。

  冯茹的声音很低沉:“奶奶出事了,在医大附院急救,你愿意见她最后一面就赶紧来。”

  刘彦直迅速赶到了医院,冯婉已经推入手术室了,冯茹坐在走廊长椅上,面色灰白,萎靡不振。

  “怎么回事?”刘彦直问。

  “法院来强制执行,要收房子,奶奶急火攻心,脑溢血加心脏病一起犯了。”冯茹说完,以手掩面,抽泣不止。

  医生过来了:“谁是病人家属,现在要做开颅手术,签个字吧。”

  冯茹颤抖着签了字,刘彦直问医生:“病人存活几率有多大?”

  医生说:“我们尽力抢救,但你们也要有个思想准备,毕竟病人年龄太大了,通常这种情况,放弃治疗也是可以理解的。”

  刘彦直点点头,心情沉重,陪着冯茹坐了一会,脑海中浮现出1948年底那一天,龙华机场跑道上的生死时速,那时候的冯婉还是青春少女,再想到如今满头白发,孑然一身的垂暮老人,心头不免酸楚。

  忽然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他拿出手机拨通了党爱国的号码。

  “我有问题想问姬宇乾,很急。”

  “你稍等,我给你切过去,我们可以三方通话。”党爱国毫不含糊,立刻启动了三方通话功能。

  刘彦直听到了姬宇乾的声音,来不及寒暄,直接提出自己的问题:“如果一个人就快死了,能不能让他永远活在自己的记忆中?”

  姬宇乾明白愣了一下,随即兴奋起来:“这个痛点我竟然没有想到,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没有经过试验。”

  “我有个朋友现在医科大附院手术室,我想她就快不行了,如果你能将她的灵魂带到梦境中永生,我愿意提供自己的记忆。”刘彦直道。

  “ok!我马上到。”姬宇乾挂断了电话。

  半小时后,走廊里一阵喧哗,姬宇乾带着他的技术团队出现了,医大附院的院长、书记和脑科专家陪同左右,全力配合,他们直接闯入手术室,中止手术过程,拿出各种设备来有条不紊的工作着。

  “我需要一个志愿者,一个和病人有着共同记忆的人。”姬宇乾说。

  冯茹举起手:“我,我是她孙女。”

  “你不行。”姬宇乾当即否决,“你大病初愈,精神不佳,我需要的是精神力量强大的人。”

  “我来吧。”刘彦直道。

  无关人员被赶出了手术室,刘彦直躺在另一张手术台上,看着技术人员忙碌,慢慢开始沉入黑暗中。

  ……

  夜幕下,刘彦直一路飞奔,黄浦江中的轮船灯火璀璨,雪花在昏黄的路灯照耀下纷纷扬扬,在他穿越马路的时候,差点被一辆疾驰的罗孚轿车撞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司机探头出来大骂:“小赤佬,侬找死啊!”

  刘彦直径直冲过来,一把将司机从车窗里揪了出来,坐进了驾驶位,车的引擎还在运转,他简单摸索了一下,掌握了老式汽车的怀挡操控,一踩油门,罗孚车如同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

  “侬想哪能?”后面传来一个惊恐的声音,刘彦直看看后视镜,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苗条纤细,神情很是紧张。

  “借车用用,不会把你怎么着的。”刘彦直道。

  “你是什么人?”小姑娘也改用国语问道。

  “我叫刘彦直。”刘彦直说着,脚下猛踩油门,这辆八缸大排量高级轿车压抑了许久的奔跑欲望被彻底调动出来,时速迅速上了一百公里,速度表上的指针还在不断爬升,后座的小女孩被颠的东倒西歪,脸色惨白地紧紧抓住了扶手。

  “我记得你,你来过我家,你是小茹带来的,你还说你是研究历史的作家。”年轻的冯婉说道,脸色从惨白变成了激动的绯红,“可那是七十年后啊!”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