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财务公司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四十五章 财务公司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五章 财务公司

  刘彦直和这位私家侦探握了握手,用一秒钟的时间做出了评估,这厮一米八五的个头,体重估计在一百八十斤左右,矫健灵活,目光锐利,端的是一条好汉。

  刘汉东请刘彦直坐在长沙发上,请他抽烟,八元一盒的便宜香烟,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堆积如山,废纸篓里全是一次性发泡饭盒和空烟盒,可见这位侦探日子过得挺窘迫紧张的。

  “事务所是我和一哥们合开的。”刘汉东自我介绍道,“他干过刑警,我干过缉毒,我俩在公安口的关系都很硬,可不是那种抓小三,抓隔壁老王的业余侦探,一般大案子我们才出手,上回那个非法集资案知道么,就是我给逮回来的。”

  刘彦直点点头:“不错,有资质。”

  刘汉东说:“说吧,你要找的人是谁,有身份证号码最好,没有也无所谓,分分钟上公安内网查到。”

  “安杰,这个人叫安杰,是青石高科的员工。”刘彦直道。

  刘汉东一拍桌子:“你可找对人了。”

  “怎么?”

  “这个安杰欠了一屁股债,起码一千多万,找他的人多了去了,据分析这家伙已经出境了,猎狐计划抓的都是外逃贪官,对这种小角色用不上,债主们又没这个本事出境找人,就算找到了,也押不回来,所以只能靠我们这种专业人士。”刘汉东眉飞色舞的分析着。

  “很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带回来,要活的。”刘彦直道,“费用好说,你开价吧。”

  “五万。”刘汉东说,“只是信息费,如果把人带回来开销就大了,来回机票,住宿吃饭,光是侦察就要花上起码一周时间,还有各种打点,起码三十万。”

  “给我个账号。”刘彦直拿出手机,点入安太银行的APP。

  刘汉东拿出自己的银行卡,刘彦直对照着卡号直接转账三十万。

  “老板敞亮!”刘汉东大喜,“我马上着手调查,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刘彦直离去后,刘汉东立刻打电话给搭档王星,向他报告这个特大好消息,客户财大气粗,直接付全款。

  “我狮子大开口,开价三十万,等他还价呢,人家直接付了全款,连合同都不签,不知道是傻呢还是自信。”刘汉东喜滋滋道,“案子很简单,抓安杰。”

  “我的兄弟啊,这案子可不简单,安杰全家都出国了,藏在哪儿谁也不知道,咱哥俩花一整年都未必能找到他,而且这里面黑幕重重,水深着呢,我劝你还是把钱退了吧,这单业务,咱接不起。”

  刘汉东急了:“王星,你不是缺钱么,俩孩子上贵族幼儿园不要花钱啊,你底子厚好吧,马凌看病整容还得花钱呢,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安杰的案子有政治背景,你怕,我不怕,这案子我接了,我自己办。”

  “得,我他妈怕你还不行,回去再议。”王星挂了电话。

  ……

  刘彦直不知道寻找安杰背后的故事,他另有事情要做,首先就得把自己的汽车讨回来。

  他先找到冯茹,说自己要去找放高利贷的人好好谈谈,冯茹很担心他的安全,在他再三保证下才答应,说那是一家名叫鲲鹏财务公司的高利贷机构,老板姓张,叫张鲲鹏,在近江也算蛮有名气,三进宫,讲义气,据说手上还有人命。

  “我最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了。”刘彦直说,“没别的,好玩。”

  冯茹战战兢兢带着他去了,鲲鹏财务公司位于市中心位置的原物资大厦楼下的门面房,卷帘门内是玻璃门,墙壁上挂着个铜牌子,上写近江市鲲鹏财务有限公司,门口停了一辆宝马740,两辆很拉风的川崎公路赛摩托。

  来到门前,冯茹打退堂鼓了:“要不,咱别进去了,打电话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了。”

  “来都来了。”刘彦直道,上前推开了玻璃门,屋里乌烟瘴气,四个大汉围坐在麻将桌旁叼着烟搓麻将,墙上神龛里供着财神爷,迎面墙上挂着大鹏展翅的木雕图,一张气派的红木大班台,硕大的水晶烟灰缸,当然也少不了电脑、饮水机等办公设备。

  见有人进来,坐在南风口的大汉抬起头,眯起眼睛:“你找谁?”

  刘彦直微微欠身:“张总么,咱们见过的,我来拿车。”

  大汉看到了冯茹,点点头:“哦,想起来了,你是冯茹的现任男朋友,咱们在青石高科楼下见过,拿车是吧,你看看那边有你的钥匙么?”

  墙上挂着许多车钥匙,看起来鲲鹏财务暂扣的车辆还不少呢。

  刘彦直不去找钥匙,他说:“你们怎么开走的,怎么给我送回来。”

  大汉们都笑了,张鲲鹏更是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让我送回去也行,你钱带来了么?我做正经生意的,也不讹你,十五万,我派人把车送回去。”

  刘彦直说:“道理不是这么讲的,你这是抢劫好不好?欠你钱的是安杰,冤有头债有主,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我的车完完整整的送回去,汽油给我加满,我可以考虑不就你计较。”

  又是一阵大笑,张鲲鹏却恼了:“你谁啊,你怎么和我说话的。”

  财务公司的职员们也慢慢横眉冷目起来,气氛有些紧张,一个家伙拉下了卷帘门,冯茹吓得不敢说话,死死抓住刘彦直的衣角。

  “你这态度,就是不同意我的建议了?”刘彦直丝毫无惧,表情自然,“那就没得谈咯?”

  张鲲鹏仔细打量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以他混社会二十多年的经验,硬是看不出这货什么来头,不像是出来混的,也不像是干公安的,更不像是家里有强大背景的各种二代,就是一愣头青而已。

  “刚才不是说了么,十五万,少点也行,你先拿十万,把车钥匙拿走,车放这儿,我们不动,够通情达理的了吧。”张鲲鹏点燃一支烟,很有条理的说道,“你放心,我们不打人,我们是正经做生意的,又不是黑社会。”

  刘彦直点点头:“好的,我明白了,我今天来的太匆忙了,下回事先做好准备,可能张总的态度会有变化,名片我拿一张好么?”

  大班台上有水晶名片盒,里面装满了张鲲鹏的名片,张总毫不在意:“你拿,有事随时找我。”

  刘彦直拿了一张名片,抬起卷帘门,拉着冯茹出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拉起了冯茹的手,出了门才醒悟过来,赶紧放开。

  “你真的好勇敢。”冯茹一张脸红扑扑的,“敢和他们硬碰硬,刚才我都吓死了,他们要动粗,咱们就完了。”

  “我不会欺负他们的。”刘彦直说,拿起名片看了看,打了个电话给侦探事务所的刘汉东:“刘汉东么,我是刘彦直,你先帮我做一件事,我要知道今天晚上放高利贷的张鲲鹏住在什么地方,价格随你开。”

  “这条信息免费,近江地面上的事儿,一个电话而已。”刘汉东这小伙子很上路,“不过消息要晚点,这种社会大哥通常应酬比较多,可能会彻夜打麻将之类,不一定回家过夜。”

  “我等你消息。”刘彦直挂了电话。

  “你要做什么?”冯茹再次紧张起来。

  “我晚上去找张总,和他聊聊。”刘彦直笑笑道,“深入的聊聊。”

  晚上十一点,刘汉东打来电话,说张鲲鹏今天没打麻将,在烧烤摊上喝了一场大酒之后带着扒蒜老妹去枫林晚大酒店开房了,房间号1518,其实是五楼十八号。

  深夜两点半,刘彦直来到枫林晚大酒店楼下,先走了一圈,记住了监控摄像头的位置,掐断了其中一个摄像头的电线,从监控死角爬上了五层楼,轻而易举的撬开了窗户,进入1518房间。

  张总和老妹正睡的香,鼾声如雷,衣服扔的满地都是。

  刘彦直上前拍拍张鲲鹏的秃头,张总喝大了,睡的死沉死沉,这倒省了麻烦,他直接将赤条条一个胖人拖出了被窝,张总还不醒,扒蒜老妹却醒了,尖叫了一声。

  “嘘。”刘彦直将手指竖在嘴唇上,老妹儿也是混了好几年社会的,见过大场面,没有继续尖叫:“大哥,冤有头债有主,我啥也没看见。”

  “继续睡你的。”刘彦直道,想将张鲲鹏提走,可是这货二百多斤重,一身的肥膘滑不留手,还真不好拿,瞅了瞅地上,将张总那条大红色裤子上的爱马仕金腰带取了下来,勒住张总的脚脖子,倒提着跳出了窗户。

  老妹忍不住再次尖叫起来,太匪夷所思了,寻仇也不带这样的啊。

  ……

  今夜阴天,没有月光。

  朱雀饭店的保安小王在例行巡逻,他穿着棉大衣,拿着手电筒,百无聊赖的走着,忽然听到一阵惨叫声,四下看看,没发现异常情况,继而察觉声音来自头顶,举起手电照过去,顶楼天台上似乎挂着一个人,一个大活人。

  小王急忙拿起对讲机呼叫增援,十分钟后,一队保安来到天台上,发现确实挂着一个人,是个赤条条的胖子,但是挂的位置非常巧妙,是一根凸出去的装饰性柱子,他们根本没有条件施救,只能叫消防队来。

  鲲鹏财务的张总,像一个婴儿般被吊在浴巾做成的摇篮里,高空风大,冻得他鼻涕横流,他醒过来就在这挂着了,根本记不起是怎么过来的。

  “救命,救命,听见了么,赶紧救我。”张总连声喊道。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