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在特务监视下去南京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二十九章 在特务监视下去南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九章 在特务监视下去南京

  陈子锟不动声色,老军阀练达世故,瞬间就明白女儿的安危不用太过担心,自己的仇家虽多,但大都是不成气候的下野政客败将,没人具备在不惊动警卫的情况下掳走陈姣的能耐,有这个实力的人,只有两个集团,一是无所不能,手段千变万化的地下党,二是苟延残喘,背水一战的国民党蒋介石集团,而自己正在和共产党接洽起义事宜,以他们的作风不可能下此黑手,所以后者作案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掳走陈姣,是为了保住江东的人质,所以他们断然不会伤害女儿,想到这里,陈子锟暂时心安,他蹬蹬蹬上楼,刚想进书房给南京方面打电话,忽然听到女儿房中似乎有动静,立刻拔枪快步走过去,紧跟在后的夏小青也捏紧了飞刀,杏眼圆睁,严阵以待。

  陈子锟右手掰开保险,左手猛然拉开房门,只见陈姣正往被里钻呢,瞅见爸爸和大姨进来,吓了一跳,吐了吐舌头,装作没事人一样,钻进被里蒙着头。

  夏小青担心屋里还有人,抢先一步超过陈子锟,检查了窗口,窗户关的严丝合缝,窗台上的积雪纹丝未动,压根不像有人来过的痕迹。

  陈子锟检查了包括衣柜和床底下的室内所有能藏人的空间,当然没有任何发现,他坐在床沿,温和的问女儿:“小白菜,刚才去哪儿了?”

  陈姣今年十岁,自小的教育使她不怎么会撒谎,据实以告:“出去玩了。”

  “去哪里?”

  “钟楼上面。”

  陈子锟心一惊,钟楼唯有一座,就是先施百货楼上那个,那地方距离地面几十米高,根本怕不上去,女儿是怎么上去的。

  “谁带你一起去的?”他沉声问道,不知不觉加重了语气。

  “穿越者。”

  “什么?”陈子锟皱紧了眉头,果然有人闯入!

  “去干什么了,这个人长什么样,对你说了些什么!”陈子锟不由自主的严厉起来,陈姣吓坏了,小嘴一扁就要哭。

  夏小青赶忙过来推开陈子锟:“当家的,你别凶,我来问。”

  陈子锟这才出门,吩咐下去,继续加强戒备,通知交警总队,紧急集合,一级战备。

  大帅府一声令下,近江附近的驻军全都行动起来,坦克开始预热,飞机战备值班,士兵集合进入战位,弹药发放一个基数,完全就是打仗的节奏。

  市区的警察也动员起来,在电台、发电厂、火车站门口设置了防线,省党部,保密局和中统特务的秘密机关附近,也都集结了大量穿便衣的武装人员,只要大帅一句话,江东随时可以发动武装起义,站在人民一方。

  ……

  半小时后,夏小青从房间里出来,一双眉毛也蹙了起来,她找到陈子锟说:“是一个姓船越的日本忍者干的,这个人带姣儿出去,但没伤害她,又给还回来了,不过姣儿可能中了什么迷魂术,非说在天上飞了一圈。”

  “叫医生来仔细检查。”陈子锟大手一挥,随即陷入思索,是日本忍者干的,这事儿就说得过去了,忍者神出鬼没,轻功卓绝,随着日本战败,很多前侵华将领投靠了蒋介石,充当他的内战马前卒,某些出身华族的将领,私人拥有忍者是成立的,这样就说得通了,这事儿,老蒋还是脱不开干系。

  方方面面的反馈信息汇集到了枫林路十号,北泰的国民党军队没有异常行动,驻扎近江的国军部队,包括空军、淮江分舰队,陆军几个师,以及保密局特务,中统特务,全都老老实实的,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不像是风雨前夜。

  唯一值得注意的是,昨天朱雀饭店住进了三位客人,据说是来自上海的药品商人和他的随从,这三个人租了一辆汽车,去过江大校长的宅子,又来过枫林路,还特别关注过陈大帅的汽车。

  这个情报来自于警察厅,陈子锟的眼线遍布近江,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这三个陌生人非常可疑,值得警惕。

  “派人盯着,暂时不要动。”陈子锟道,换了年轻时候的他,会立刻派兵把人抓了严刑拷问,但是已经年近半百的他做事有着更多的考量,抓几个小杂鱼没意义,揪出幕后真凶,才能雷霆一击以绝后患。

  ……

  此时已经是清晨六点钟,刘彦直躺在朱雀饭店的床上还在回味他午夜时分的飞翔,他自己也搞不懂,怎么突然就会飞了,假如这种空中爬行也能算是飞的话。

  关于翱翔天际,刘彦直不是没幻想过,他的身体已经远异于常人,哪怕长出一对翅膀也不会多么惊讶,至于是蝙蝠那样的肉翅,还是老鹰那样的羽翅,无关紧要,可是他的飞行却是如此的超出想象和物理学的范畴,他仔细思索,那一刻不但是空气变得浓稠,就连时间似乎也凝滞起来,可是即便时间的速度减慢,也只是延缓下坠的速度,不能往前,甚至往高处爬啊。

  刘彦直一宿没睡,从把陈姣送回去之后他就在思考,但是以他的知识储备,只能是百思不得其解,半夜三点钟的时候,他爬起来又试验了一次,这回是从房间窗口跳出去,可是没能继续在空中爬行,而是径直摔在了地面上,只好狼狈不堪的又爬回房间。

  看来这飞行术很不靠谱,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还有什么意义,唯一欣慰的是,这个不靠谱的技术能让小女孩心满意足,对这份圣诞礼物开心的不得了。

  他记得送陈姣回去的时候,小女孩恋恋不舍的问,明年圣诞节还能再飞么,他没敢答应,只是说,“还会再见的。”陈姣撅着嘴表示这纯熟敷衍,不得已,刘彦直和她拉了勾,发了誓。

  门铃响了,是服务员送早餐,刘彦直将手枪藏在背后去开门,穿着白色侍者服装的年轻男子推着餐车进来,一双精明的眼睛滴溜溜乱转,将餐车里的牛奶面包和煎鸡蛋培根放在桌上,说道:“先生慢用。”然后垂手而立。

  这是要小费呢,1948年的中国大城市,流行的是欧美那一套,服务人员的主要收入靠的是客人打赏,刘彦直受过培训,懂得一般礼仪,随手从外套兜里摸出一张一元面值的美钞递过去。

  “谢谢先生。”服务生了美钞,鞠了个躬,推着餐车离开了,从电梯下到一楼厨房,几个西装礼帽打扮的精干男子正在门口抽烟,服务生低声说了些什么,将美钞交出,为首男子阴沉着脸,点点头。

  这些人是陈子锟手下的便衣特务,他们奉命监视这刘彦直等三人,服务生就是他们的眼线,刚才刘彦直打赏的小费,成为重要参考依据。

  连给服务生的小费都用美钞,这人还只是个跟班,那这位药品商人该有多阔绰,而现在的药品买卖其实没这么好做,比如倒卖盘尼西林,没点后台真干不来,要么是通共的,要么是军方背景,而做西药做的最大的,就是孔家的扬子公司,而孔令俊和陈北有仇,那么药品商人的真实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用完了早饭,穿越小组三人一同退房,提着行李下来结账走人,饭店经理帮他们代购了去往南京的火车票,并且安排一辆雪佛兰轿车将贵客送往火车站,当然这一切都是有费用的。

  雪佛兰启动后,两辆黑色福特轿车跟在了后面,一直尾随到火车站,刘彦直等人并没有和人山人海的旅客们挤在一起,而是进了贵宾候车室,而福特轿车里的特务们则直接进了站长办公室。

  刘彦直坐在贵宾候车室的沙发上,打量着屋里的旅客们,男人们都穿体面考究的双排扣呢子西装,翘着二郎腿,叼着雪茄或者烟斗,女人们身上是华贵的貂皮大衣,他们行李不多,只有随身皮包,想必大行李都让行李员搬上去了,这些人都是一等车的旅客,是有身份的人,大家彼此间攀谈着,闲聊着,无非是黄金美钞的兑换价格,还有飞上天的米价。

  外面候车室里人声鼎沸,连插脚的空间都没有,二等车和三等车的旅客都携带了大量的行李包裹,人挤人,人挨人,开始检票的时候都疯狂往前挤,车站工作人员拼命的吹哨子,穿黑制服的警察挥舞着警棍乱打,也弹压不住旅客们的拼死向前。

  贵宾候车室里的人岿然不动,谈笑风生,列车才刚进站,需要下客,整理,加煤加水上货,距离开车起码一个钟头,他们都是有座位加睡车票的,用不着心急火燎的登车抢位。

  刘彦直在窗口看了一会热闹,看得他于心不忍,这年头坐火车简直就是磨难,甚至比几十年后的春运还要不堪。

  党爱国走到他身后解释道:“其实人民的流动性没这么大,这些人有一大半是跑单帮的。”

  “跑单帮?”刘彦直略有不解。

  “老百姓过不下去,就得给自己找条生路,一切可以牟利的物品都是可以拿来跑单帮的,大米白面,鸡蛋猪肉,食盐洋火,黄金美钞,盘尼西林,赚个辛苦钱,聊以糊口。”党爱国充满悲悯的看着外面那些单帮客人。

  “火车票不是成本啊?”刘彦直问道。

  党爱国摇摇头:“他们自然不买票,如果来回都买全票,那跑单帮就失去意义了,他们都有各种免票证件,政府人员可以免票,军警宪特也可以免票,车站站长写个条子,也能免票,再加上认识站警的,认识列车员的,给点好处就过去了。”

  旅客们已经开始往火车上爬了,列车门前挤成了一堆,更多的人通过车窗往里爬,先把行李塞进去,然后人再往里钻,先来的人还容易上车,后到的人背着沉重的包裹根本爬不上去,只好花钱请脚夫推自己,推一把要一个大洋,价钱着实不低。

  车厢里塞满了人,行李车,煤车里也进了人,还有大批旅客没有登车,他们也有办法,背着行李硬生生抓着任何可以抓的东西,挂在车身上,还有人爬到了车顶上,仿佛找到了安乐窝,坐下就不动了,天知道火车开动起来,坐在车顶会有多冷。

  刘彦直看着这一个个穿着破旧棉袍子的臃肿身影笨拙而可笑的爬着,想笑笑不出来,鼻子却酸了。

  这些人,就是后世那些住着空调房,坐着高铁,玩着平板电脑的同胞们的曾祖父辈和祖父辈啊。

  “开始登车了。”车站职员的声音打断了刘彦直的思绪,贵宾候车室里的旅客们也开始登车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