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刘彦直敢死队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七十一章 刘彦直敢死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七十一章 刘彦直敢死队

  大敌当前,刘彦直并不和老林一般见识,他悻悻收手,暗自盘算等事情办得差不多就把这个老特务就干掉,反正党爱国也授权给自己了,杀不杀只是早晚的事儿。

  党爱国耸耸肩,小队伍中的矛盾不可避免,别耽误大事就行,他劝了几句,进入正题,下一步还是侦察,这种活儿非胆大心细的人不可,所以还得刘彦直出马。

  刘彦直消失在夜色中,于汉超嘀咕起来:“这货脾气越来越大了,他以为他是谁啊,离了他地球就不转了啊。”

  关璐说:“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随着个人能力的增长,脾气会正比增加,这很正常,地球离了他肯定还会继续转,但是咱们离了他,别说任务完不成,连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雷猛也打圆场道:“小于,你要是有他这么大本事,你脾气比他还大。”

  于汉超没话说,想当年他身为特警队长的时候,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脾气大得吓死人,上敢顶领导,下敢揍战士,自打历史改变,失去公职和资历后,脾气也一落千丈,现在谦虚谨慎的很。

  刘彦直听力好得很,于汉超的嘀咕他听的一清二楚,关璐的解释自然听的更清楚,他不禁有些自鸣得意,心道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

  他再次摸进了乌兰察布市区,正巧赶上部队开拔,到处乱哄哄的没人管他,他溜达到行署大院门口,看到里面依然是一片狼藉,办公楼被炸成废墟,院子里满是弹坑,地上趴着十来具没人收敛的尸体,那辆解放牌卡车已经不在了。

  根据俘虏的口供,苏军把前进指挥部设在了地委招待所,很可能陨铁被运到那里去了,招待所就在行署隔壁,那儿没遭到轰炸,灯火通明,门口设了岗哨,还停着一辆装甲车,车辆进进出出,哨音此起彼伏。

  刘彦直决定一探虚实,他在路口跳上一辆空载的卡车,很轻松的混进了招待所,这儿不但是前进指挥部,还充当了补给站,院子里堆放着汽油桶和弹药箱,墙角停着一辆熟悉的卡车,陨铁依然还在。

  苏联人把整座招待所征用了,因为这是乌兰察布最像样的宾馆了,在苏联总参谋部的战争预案里就定下这样的计划,所以没轰炸招待所,军官们正在食堂开饭,勤务兵走马灯一样奔忙,刘彦直眼珠一转,想到陪同郭老同来的三位专家,径直上楼寻找,没人拦他,因为苏联陆军里少数民族很多,这种面孔并不稀奇。

  果不其然,刘彦直在一间房里发现了三位老专家,他们已经从座上宾沦为阶下囚,而且是异国侵略者的囚徒,门没锁,也没派岗哨,但满院子都是苏联人,他们不敢,也没办法逃跑,只能老老实实呆着。

  “知识分子就老实啊。”刘彦直感叹道,正要带他们走,忽然听到马靴铿锵冲这边来了,赶紧闪身躲开,只见两个苏联军官夹着公文包带着四个背自动步枪的士兵走过来,在门口摆了两个哨兵,军官进去审问。

  刘彦直耳力过人,离得远也能听到里面的对话,他听得出来是苏联军官在问话,其中两位专家都非常配合的用俄语回答,声音诚惶诚恐,还带有一丝谄媚,唯有那个女专家不吭声。

  要坏事,刘彦直暗想,文人骨头软,八成要招供,他放弃了救人的念头,匆忙下楼,上车,拽出电线来打着火,倒车,向大门口开去,同时预备好了手**,蒙混不过去就来硬的,尝试一下总比放弃强。

  果不其然,门口哨兵极其松懈,挥挥手就放他出去了,刘彦直驾驶着卡车一路狂飙,不时看看后视镜,并没有追兵。

  ……

  穿越小组还在原地等待,负责警戒的雷猛忽然看到一辆卡车开过来,而且没打开车灯,顿生警觉,刚想报告,耳机里就传来刘彦直的声音:“别担心,是我。”

  刘彦直单枪匹马,居然将陨铁从万马军中偷了出来,大家对他再不满也只得服气,但是下一步怎么走成了问题,苏军推进速度很快,靠这辆卡车根本开不过去,等敌人发现陨铁的重要性就会派人拉网搜捕,届时别说陨铁保不住,命都得送掉。

  “我早想好了,去机场,偷一架飞机运回去。”刘彦直道。

  大家都傻眼,这胆子也太肥了吧,敌后武工队也不兴玩这么大的啊,于汉超咽一口唾沫,艰难道:“哥,我喊你哥行不,咱低调点吧,开个卡车,带一帮中国人去机场偷飞机,你这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屎。”

  雷猛也说:“对啊,这也不像啊,做戏做全套,一辆卡车也不够啊,起码还得一辆高级军官坐的吉普车才像样子。”

  刘彦直说:“已经借好了,一辆嘎斯吉普,两辆摩托车,连风衣和头盔都是齐备的。”

  大家这回是真服了,上了卡车往回开了一段距离,果然找到一辆嘎斯,两辆摩托,还有摩托兵的风衣头盔风镜和配枪,大伙儿再次扮上,雷猛和于汉超驾驶摩托车在前面开路,老林扮成将军坐党爱国驾驶的小车,郭老和关璐也坐小车,刘彦直和原版柱子负责开卡车运送陨铁。

  这个方案非常危险,大家起初是不赞成的,但老林非常支持,他知道苏军的那套落后的指挥体系,非常僵化,等级森严,战斗机飞行员离开地面雷达的引导就不会打仗,军队里光食堂就分好几种,士兵和士官不同,尉官和校官也不同,将军们就是吃特供的特殊阶级了,所以这身衣服非常好使。

  乌兰察布附近都是平坦的草原,即便不铺设钢板也可以起降飞机,铺上打孔的钢板只是为了更加方便和安全,此时工地上架着明亮的高瓦数灯泡,工兵们正在彻夜施工,警卫部队在附近拉了警戒线,放了游动哨,其实这都没必要,中国人已经被打怕了,没人敢来捣乱。

  车队距离机场工地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停下了,万一跑过去没有飞机岂不抓瞎,正要派人抵近侦察,一架安12运输机亮着夜航灯降落了。

  “就这架了。”刘彦直说。

  “不确定因素太多,飞机刚降落,需要加油,需要检修,咱们再等一会。”老林说。

  刘彦直哼了一声,老林说的有道理,他没法反驳。

  小车队熄了灯,在路边等候,过了半小时,迎面有车开来,同样是有摩托车护卫的嘎斯吉普,党爱国吩咐大家做好战斗准备,迎面开过去。

  雷猛和于汉超子弹上膛,戴上风镜,把油门拧的山响,肾上腺素开始分泌,对面的车灯耀眼,稍有不慎这就是一场遭遇战。

  两支车队迎面碰上,对面的摩托车按响了喇叭打招呼,四辆摩托擦肩而过,紧跟着双方的越野车也交错而过,党爱国和老林侧目看过去,对方也正看过来,车里坐着三个穿西装风衣的家伙,面目阴鸷。

  “是克格勃。”老林道,“他们来的可真快。”

  车队远去了,穿越小组也抵达了机场,值班中尉上前询问,党爱国亮出证件,趾高气扬道:“将军要用飞机,就那一架。”

  中尉看到了老林的将军大檐帽,立刻立正敬礼:“对不起将军,我们是工兵部队,不是空军,飞机不归我们调遣。”

  机场正在热火朝天的施工,除了那架刚飞来的安12,并无其他飞机。

  “那就是我们的事情了。”老林斜眼看了一下小中尉,傲慢无比道。

  “是,将军。”中尉下令放行,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从飞机上下来的是国家*****的人,也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克格勃,现在又是一位将军,总之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高层狗咬狗,就让他们咬去好了。

  机场上驻有一小队空军地勤,他们正忙着用泵给飞机加注燃油,机组成员聚在一起喝咖啡,吃点心,忽然一名陆军少校过来交涉,说要征用他们的飞机。

  “对不起,我们是奉命来运输特殊物资的。”机长答道,“你们要用飞机,先去找国家安全委员的人,然后再找空军司令,我们才能为你们飞,不过我不建议你们这么做,因为克格勃的人很不好说话。”

  少校耸耸肩,向将军报告,老林扮演的将军威风凛凛,肩膀上披着呢子大衣,走过来将这几个飞行员一通臭骂,他提到了很多人,包括远东军区的司令员,空军参谋长,甚至还有勃列日涅夫。

  “这不合规矩,将军同志。”机长耐心解释着,“我们只能服从直属上级的命令。”

  “很好。”老林点点头,“我会联系到你的首长的,我们只是搭乘一下可以吧,把舱门打开,我要运一些特殊物资,哦,莫斯科要的东西。”

  机长没辙,安排机械师去把舱门打开,安12有一个巨大的尾部舱门,别说是陨石了,就是军车都能放下,刘彦直正要发动汽车往飞机里开,忽然远处响起枪声,刚才路上遇到的车队又返回来了,还不停的鸣枪示警。

  狡猾的克格勃发现了端倪,事情暴露了!

  工兵中尉一直在纳闷,为什么前线部队的将军不去指挥作战,非要强抢别人的飞机返回国内,但是他不敢质疑一位将军,这会儿再迟钝的人也反应过来了,他大喊一声:“抓住他们!”

  话音未落,中尉就被一枪爆头了,工兵们乱作一团,他们是建造野战机场的工程兵,不开坦克,开推土机,不拿枪,拿的是扳手,雷猛和于汉超两杆枪就能压制他们,但是等警卫排赶过来形势就会逆转。

  再看远方,夜幕下车灯排成一长串,至少有一个连的军队赶过来。

  事已至此,党爱国等人也不再遮掩身份了,掏出枪来强逼飞行员上飞机,俄国佬也真是有种,当场反抗,被他们击毙了好几个,好在安12有中国仿制版本,就是运8,党爱国和老林都是有飞行执照的人,把安12开上天没问题。

  问题是,载着陨铁的解放牌卡车关键时刻掉链子了,熄火,再也启动不了。

  刘彦直跳下车,用摇把猛摇,发动机依然没反应,这时党爱国已经启动了飞机引擎,螺旋桨缓缓转动,关璐拉着郭老早就进了机舱,雷猛和于汉超也边打边退,苏军工兵们拿到了武器,步步紧逼,子弹在飞机的铝皮上钻出一排排弹孔。

  “走吧,陨铁不要了!”党爱国在机舱里吼道。

  “同志,咱也撤吧!”原版柱子倒是最耿直,一直趴在卡车后面开枪掩护他,此刻也焦灼不堪的劝道。

  飞机缓缓滑行着,尾舱门也在慢慢关闭,雷猛和于汉超跳进了舱门。

  刘彦直听到耳机里的命令,他不甘心失败,他妈的每次穿越都完不成任务,他不信这个邪,脾气上来,索性把摇把一扔,跳上了卡车,这么大目标立刻吸引了敌人的火力,有子弹击中了他,他毫不理会,弯腰,双手抱住陨铁,用力。

  “他要干什么!”党爱国从驾驶舱里探头出来看到这一幕,嗔目结舌。

  刘彦直抱起了一吨重的陨铁。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