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又见柱子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六十六章 又见柱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六章 又见柱子

  专家们继续研究陨铁,作为天文学家他们当然明白陨石的科学价值和意义,这些天外来客可能来自于小行星、彗星或者其他遥远的星球,包含了大量天体演化的信息,甚至有些陨石里找到过水和有机物,是探索宇宙奥秘和生命起源的证物,但此刻他们没多少办法来检查化验,最多只是用酒精和硫酸测试出陨铁表面的维氏台登构造,煞有介事的忙乎半天只是为了对得起郭老的搭救之恩,郭老虽然谄媚无耻,但不是个坏人,而且确实有两把刷子。

  事实证明,郭老的见地比天文学家们还要高明,他确定陨铁是空心的,甚至有可能是地外文明的飞行器,但绝不会是美帝或者苏修的东西。

  “如果是人造卫星,上面起码会有一些人为的痕迹,比如徽记,铆钉,螺丝,隔热层,人类的科技水平,还造不出这种天衣无缝的工业品。”郭沫若说道,他用放大镜仔细观察了整个陨铁,没有发现任何人造的线索,加上平时积累的知识和过人的判断力,做出这个结论。

  “或许是整体铸造的。”一位专家说,“咱们的坦克炮塔不就是铸造的么。”

  “这种形态分明就是在浩瀚无垠的太空中流浪了亿万年后的结果。”诗人都是感性的,郭沫若忽然来了兴致,眼眶都湿润了,“这块神奇的陨铁,从一亿光年外飞来,向着银河,向着太阳,向着地球,向着我们伟大的领袖,我敢说,这里面一定蕴藏着巨大的秘密,能够带领我们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目标,比如说一颗种子,种下去就能收获万斤粮食,比如说一种试剂,可以点石成金,为我国创造大量外汇。”

  诗人狂性大发,别人也不介意,反正吃完饭就走人,陨铁要送到乌兰察布火车站,然后装火车运回北京去好好研究,团部食堂杀了一只羊,王团长拿出珍藏许久的马奶酒,招待北京来的贵客,这回可是真的贵客了,而不是冒牌的苏修特务,总参二部已经核实过了,没有派人过来执行什么任务。

  午饭的餐桌上,诗人和科学家侃侃而谈,大快朵颐平日难得一见的草原羊肉,王团长却私下里找到北京来的军官,问他战争什么时候打响。

  中央警卫局的军官自然了解内情,但他不便给边疆的同僚多说什么,只说中央还在外交斡旋,不一定打得起来,但是看向王团长的眼神都不对了,因为他知道,边防上这些军人,将会是第一批牺牲者。

  王团长拿出两封信来说:“这是我和李政委的家信,烦请首长带到北京帮我寄出去,我怕打起来就没时间忙这些私事了。”

  他扭头看了看那些年轻的战士,小伙子们并不知道战争即将爆发,还在可呵呵的忙碌着,即便生命只剩下一天,他们也会尽一个军人的天职,战死在国境线上。

  中央警卫局的军官手下书信,退后一步,**的向王团长敬礼,久久没有放下手臂。

  王团长似乎明白了什么,苦笑一下,还礼。

  食堂里的宴会在热烈进行着,水煮羊肉的香味飘到牢房里,刘彦直耸耸鼻子说:“宰羊了,大概是招待上午来的那四个人,坐直升机来的,大概是北京的专家。”

  地下坑道牢房里,党爱国也在嘀咕:“按照老王的日记,今天应该是上午专家抵达,下午运送陨石,还有一个连的骑兵护送,不知道会怎么处置我们。”

  于汉超说:“老大,不会枪毙我们吧,我听说穿对方军服的都被视作间谍,要枪毙的。”

  雷猛说:“胡咧咧什么呢,我们难道不是解放军。”

  于汉超说:“老子当然不是,老子是武警,你也是退伍军人。”

  党爱国宽慰他们说:“别吵,在没搞清楚我们的身份之前,他们不会乱来的。”

  铁门开了,几个兵走了进来,呵斥道:“起来起来,上路了。”

  于汉超哭丧着脸说:“还说不会,都让我们上路了。”

  党爱国也懵了,小心翼翼道:“同志,没有经过审判,就这么随意枪决,不大合规吧。”

  小战士鄙夷道:“瞧你们这怂样,谁说枪毙你们啦,我说上路,是押送你们去乌兰察布。”

  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雷猛也悄悄将藏在手中的毒刺塞回了袖口的暗袋里,他们可不是束手待毙的人。

  这是1969年9月12日中午,战争爆发前一天,第三独立守备团的阵地上依然平静,牧草有半人深,风很大,耳畔呼呼作响,远处传来牧民的歌声,是熟悉的蒙古长调和马头琴的旋律。

  为提高效率,郭老建议用直升机将陨铁运走,但是飞行员表示太危险,风大,舱内无法固定这么大的铁疙瘩,万一打个滚就全完了。

  “那就用卡车运,运到最近的火车站,协调车皮运回北京。”郭老当机立断,他虽然是文人,但是级别很高,有拍板的权力。

  恰好守备团里有一辆军分区来送给养的卡车,正好用来拉陨石,团里另外再派一辆卡车押送俘虏,一辆中吉普给专家们坐,为防止苏修特务捣乱,又派了一个不满编的骑兵连,其实就六十多个人,护送卡车去乌兰察布。

  那六个苏联间谍也被带了出来,押送途中防止逃跑,战士们将他们五花大绑起来,连同他们的“特务装备”一起放在卡车车厢里,专家们则乘坐吉普车,骑兵们在前后左右护卫着,浩浩荡荡向乌兰察布进发。

  第三团永备工事,后勤处办公房里,助理员王振刚拿出笔记本,写下今天的见闻:

  1969年9月12日,晴

  北京派直升机运天文专家来检查陨石,后勤处接待,有手抓羊肉和马奶酒,下午,陨石被军分区派来的车运走,我部派了一个连的骑兵护送。

  ……

  风很大,卡车走的是草原上的土路,马蹄和车轮的碾压下,尘烟冲天,骑兵们纷纷用领巾遮住脸,忽然刘彦直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他碰碰身边的雷猛,低声道:“你看那边,第三个人,像谁?”

  雷猛瞄了一会儿,震惊无比:“靠!那不是柱子么!”

  那个骑兵的眉眼确实酷似柱子,刘彦直让党爱国和于汉超再看,也都点头说像。

  “柱子!”刘彦直喊了一嗓子。

  没人搭理他,那名骑兵头也不抬,继续赶路。

  “哎,说你呢,你贵姓啊。”刘彦直继续冲他喊道,“那个黑脸的小战士。”

  小战士依然不搭理他,刘彦直搞了个没趣,悻悻坐下。

  “兴许长得像,兴许机缘巧合,用他来做人造人的模板了。”党爱国说,“明天战争就爆发了,这批士兵大概护送陨石进京,幸免于难了。”

  “那咱们怎么办?束手待毙不成?”雷猛问道。

  押车战士见他们肆无忌惮的说话,还敢调戏自己的战友,忍不住端起半自动,雪亮的刺刀晃动着:“狗特务!都不许说话,再说话把嘴堵上!”

  “狗特务们”偃旗息鼓,闭目养神,身躯随着汽车的颠簸上下起伏着。

  ……

  四条腿的跑不过四个轮子的,战马这种动物,耐力并不是很好,即便是以吃苦耐劳闻名的蒙古马也比不上汽油驱动的卡车,渐渐地护送骑兵们掉了队,卡车继续前进,在深夜时分终于抵达乌兰察布行署所在地,也就是他们借马的那座城市。

  这个年代的通讯非常落后,加上战争迫在眉睫的慌乱,中央已经撤出北京,郭老也联系不到总理,只能暂代领导职责,派人去火车站找车皮。

  可是乌兰察布火车站今夜没有列车通过,也没有车皮给他们用,只好先把队伍拉到行政公署大院里,卡车就露天停放着,反正一吨重的陨铁也没人能搬走,特务们关在储藏室,大院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加防范。

  储藏室里堆放了很多木柴和草料,穿越小组的成员们依然被捆绑着,歪倒在草料堆上,所幸嘴没被堵上,还能说话。

  “明天早上,战争就爆发了,仗打起来就乱,就没人管咱们了。”雷猛压低声音说,窗外就是哨兵的身影。

  “也许人家就懒得审问,直接把咱们拉出去毙了。”刘彦直道,“要走,就趁今晚。”

  “黎明时分是人最困倦的时刻,我建议那时候动手。”老林建议道。

  大家将目光投向党爱国,他点点头:“就这么办。”

  郭老将专家们安排在行署招待所居住,自己在专员办公室里打长途电话,试图联系北京方面,可是电话根本打不通,夜深人静,外面星河灿烂,院子里的卡车静静停着,哨兵的脚步声如此寂寥,诗人的诗兴再次被勾起。

  下半夜了,执勤哨兵换岗,卡车旁只剩下一名哨兵,他孤独的站着,肩上的刺刀闪着寒光。

  储藏室里,刘彦直挣断了绳索,这可不是一般的绳索,而是结实的牛皮索,越挣扎越紧,居然也能被他挣断,力量可想而知,他帮其他人解开绑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走向窗口,直接将铁棂子掰弯,然后钻了出去,门口的哨兵抱着枪睡着了,被他一记手刀砍晕,缴了枪,拿了钥匙开门,五人蹑手蹑脚的出来。

  忽然,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卡车上的陨铁又发出了七彩光辉,淡淡的彩光似真似幻,远远就看到站岗的哨兵慢慢走向卡车,剪影拉的很长,他丢下了步枪,爬上了车厢。

  “是柱子。”刘彦直压低声音道。

  其他人也看到了那哨兵正是和柱子酷似的人。

  二楼专员办公室,彻夜不眠辗转反侧的郭老正巧走到窗口,也看到了这一幕,他心中巨震,急忙摘下眼镜用手帕擦拭了一下赶紧又戴上。

  车厢上的陨铁慢慢打开了,对,它打开了一扇门,天衣无缝的陨铁外壳上居然藏着一扇门。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