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三叉戟还是安二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四十章 三叉戟还是安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章 三叉戟还是安二

  党爱国擅长写毛体字,伪造主席手令当然小菜一碟,而且主席的字迹全国人民都无比熟悉,认知度极高,再加上伟大领袖的光辉加成,看起来这似乎是一个挺不错的计划。

  但是刘彦直当即反对:“开什么玩笑,毛主席怎么可能亲自写手令,调动空军的飞机,还得是这个。”说着他拿出了一张写着铅笔字的纸,这是他从林立果身上搜出来的林副主席亲笔手令。

  党爱国可以模仿任何人的笔迹,而且惟妙惟肖,他在笔记本上联系了几十次之后,终于写出了满意的林副统帅手令,此时已经接近王家墩机场了。

  王家墩机场是三十年代修建的机场,抗战时期以传单轰炸日本九州的国民党空军B10轰炸机就是从这里起飞的,现在是解放军的空军基地,驻扎有歼击机大队和专机师。

  机场是军事重地,防守严密,层层设卡,想顺利通过谈何容易,但是穿越小组持有林副主席的手令,这可是比任何证件都要有效的神器,

  空军向来是林家的自留地,司令员吴法宪是林彪的老部下,林大公子担任作战部副部长,实际上拥有空军的指挥权,机场航站站长接到哨卡打来的电话,下令放行,亲自接待。

  两辆车长驱直入,一路绿灯,沿途警卫士兵不但不加阻拦,还要站得笔直的举手敬礼,很快抵达机场核心区域,远远的能看到停机坪上停着一排银色的歼六战机,机头上涂着毛主席语录和红星,还有一架造型优美的三发喷气式客机。

  航站楼下,党爱国出示了林总手令,要求调一架飞机使用,他的气度很容易让别人相信这是一位军队高级干部,但这样做毕竟是严重违反程序的,站长很为难,流露出犹豫的神色。

  刘彦直撸起袖子,煞有介事地看了看手表说:“赶快准备吧,过一会儿老虎,宇驰他们都会来。”

  站长心中大定,既然待会儿林副部长亲自前来,那他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三叉戟的起飞准备时间会长一些。”站长道,“需要加油,检修。”

  党爱国看了看那架名闻遐迩的英国造三叉戟喷气式专机,脑海中忍不住就出现了温度尔汗草原上的残骸和焦尸,他打了个激灵说:“不用三叉戟,安二就行。”

  安二是苏联造双翼螺旋桨运输机,国产型号运五,虽然技术落后速度慢,但是操作简单,皮实耐操,超低空飞行性能好,更重要的是穿越小组的人员有驾驶这种飞机的能力,真弄一架三叉戟,等于把性命交给飞行员摆布了。

  地勤人员忙碌着给安二加满了油,飞行员和机械师就准备就绪了,但是林副部长却迟迟不见踪影。

  站长一再询问林副部长什么时候到,党爱国语焉不详,站长有些着急,亲自去打电话询问了。

  刘彦直冲党爱国使了个眼色,借口上厕所溜达进了距离跑道三百米外的航站楼,在休息室门前瞟了一眼,屋里坐着穿59冬季飞行服的小伙子,皮夹克,皮裤子,皮靴,桌上摆着热腾腾的红茶,进口美国饼干,他们是待命的战斗机飞行员,一声令下就能起飞。

  “嗨。”刘彦直招呼了一声,走进屋来,飞行员们抬眼看看他,无动于衷的继续吃喝,没人搭理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但是刘彦直随后的动作让他们坐不住了,他抽出了一把*****。

  接连不断的枪声响起,刘彦直在每个飞行员的大腿上都开了一枪,当然避开了致命的大动脉位置,不会造成死亡,但是驾驶飞机肯定是不行了。

  受伤的飞行员惨呼连连,咒骂着刘彦直,但他丝毫不以为意,还安慰大家:“请按住受伤位置,卫生员马上就到,放心,这不会影响你们继续翱翔蓝天的。”

  枪声就是信号,雷猛和于汉超同时动手,制住了地勤人员,大家迅速登机,雷猛坐到了飞行员的位置上,娴熟的开启各种开关,他是全能士兵,会驾驶这种老式飞机,引擎启动了,螺旋桨开始转动,飞机缓缓进入跑道。

  刘彦直从航站楼内奔出,速度快的能赶上短跑冠军,运五开始在跑道上滑行,士兵们不明所以,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

  “拦住他们!”站长抓着电话听筒,身子从窗户里探出来,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他刚刚从空军司令部得到证实,林副部长和周宇驰于新野都出事了,根本不可能来王家墩乘坐飞机出差。

  “停下,首长还没上来。”柱子冲雷猛喊道。

  雷猛将一枚口香糖丢进嘴里,大大咧咧道:“他跑得快,能赶上。”

  柱子不善言辞,全靠行动说明别人,整个逃亡过程中他一言不发,完全按照指示行事,但是危及到刘彦直的安全时,他就什么都不管了,直接拔枪瞄准雷猛。

  “有胆你就开枪。”雷猛不屑一顾。

  柱子也不含糊,手指压住了扳机,一旁的于汉超急忙拔枪,两下对峙。

  运五的起飞距离很短,刘彦直在飞机腾空的那一瞬间抓住了舱门,探头进来,正看到飞机里的紧张局面,忙喊道:“住手!”

  柱子扭头一看,刘彦直安然上了飞机,也不搭理于汉超,自顾自收了枪,向刘彦直敬礼:“首长,他们想抛下你。”

  “我没事,谢谢你。”刘彦直心中一阵暖流通过,虽然他知道雷猛不会真的抛下自己,虽然他知道柱子只是一个单纯的人造人,但他就是为之感动了。

  党爱国也暗暗点头,柱子这样一根筋认死理的士兵,虽然无法胜任技术兵种,也当不了侦察兵,但是作为警卫员和普通步兵,那是再合适不过了,战争中消耗最大的也正是这种兵员,看来研发者是下了一番苦心的。

  安二腾空而起,向东飞去,地面上炸了锅,防空阵地上的高射机枪没接到命令不敢射击,防空警报声、哨子声,响成一片,站长抓着电话拼命地摇着,可是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刘彦直临走前一枪打断了电话线。

  站长奔到楼下,想命令飞行员紧急起飞,却发现小伙子们全都受伤了,腿上中弹还怎么开飞机,他懊恼无比,忽然想到站内还有无线电,但是联系到上级领导机关需要时间,调动战斗机也需要相关首长的签字,这一切都需要时间,而他现在最急缺的就是时间。

  步谈机里传来门岗的报告:“林副主席的专车来了。”

  站长懵了,这来的到底又是什么人!是真的还是假的!

  一辆高级红旗轿车在两卡车卫兵的护卫下直接开到了航站楼下,车上下来一位清瘦的老军人,浓黑的眉毛,紧绷的嘴唇,肩膀上披着的军大衣,都是如此熟悉。

  “林副主席好!”站长啪的一个立正。

  林彪眉头紧锁,摆摆手道:“给我预备专机,我要飞广州。”

  站长瞟了一眼停机坪上的三叉戟首长专机,没来由的心里一寒。

  阳光下,机尾上的编号256如此醒目。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