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305营救_穿越者
番茄小说 > 穿越者 > 第二十六章 305营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六章 305营救

  一听这话,汉尼拔就知道自己稳操胜券了,他当即表提出自己的条件:“狐狸必须活着交给我们带走,作为交换,我会提供一些人体抗氧化剂,可以有效延缓衰老,我想这是你们迫切需要的东西。”

  专家虽然是文职三级干部,但并不是谈判的主角,真正的主角正通过天花板上的摄像头看着汉尼拔.坎宁安。

  “先拖一拖,看看他们的耐心。”马京生发出指令,他的目的是给父亲续命,从而得到政治上的保护,但是也没有达到迫在眉睫的地步,父亲靠药物还能维持一段时间。

  汉尼拔提出要近距离看一下狐狸,专家说比较危险,只能通过视频来观察,说着打开闭路电视,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一个盘腿坐着的男人,身上只披了块浴巾。

  “我怎么知道他就是那只狐狸。”汉尼拔说,“看起来他更像是人类。”

  专家拿起电话说了一句,屏幕上出现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呵斥被绑的人:“变身,快变一个。”

  那人不动,工作人员拿出了***恐吓,那人只好慢吞吞的变身,身子弓起,皮肤外翻,露出里面火红色的动物毛发来,头颅也开始变形,从人头变成了长长的狐狸头,整个过程非常自然,就像是好莱坞特效一般,闭路电视的音箱里传来变身时骨骼摩擦的声音,如同润滑良好的机械。

  汉尼拔没能看出变身的奥秘来,他明白这是因为人类的眼睛处理能力有限,只有高速摄影机放慢动作才能看出来具体的变身步骤,他能看出的是这段视频绝非伪造,中国人真的获得了狐人。

  窗外,一双眼睛正在夜色掩护下盯着室内发生的一切,他以珍珠倒卷帘的姿态挂在窗边,蒙面加黑衣酷似古代的飞贼。

  飞贼是刘彦直,他们在半小时前接到了匿名电话称胡半仙在305医院,于是党爱国派他来探听虚实,却看到了这一幕。

  刘彦直翻身上了天台,给党爱国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在医院不但看到了胡半仙的视频,还发现了汉尼拔本人。

  “我建议趁机把他干掉,以绝后患。”刘彦直说。

  “不要轻举妄动,杀一个人容易,毁掉一个项目难,上次的教训很深刻。”党爱国否决了他的提议。

  “好吧,我再看看,你把电话开着。”刘彦直道。

  谈判还在继续,专家据理力争道:“你们的技术之所以成功,和我国分不开关系,如果不是七十年代我们转让了一些生物化学方面的技术,恐怕你们现在连门槛都没摸到呢。”

  汉尼拔说:“不错,但是我们并不是白拿的,战争时期贵国使用的武器装备,粮食油料,中国上空无数的F15和F16,以及驾驶它们的好小伙,还有太平洋上被苏联潜艇击沉的无数货轮,那都是美国付出的代价。”

  在座的亨利.伯格教授也开口了:“贵国转让的只是基础的东西,就像是四大发明里的黑**,你们只能用来做鞭炮,而我们则开发出了巡航**,这显然不能归功于你们。”

  这位专家显然不是谈判的好手,理屈词穷,结结巴巴,谈判陷入僵局。

  刘彦直耳机里传来党爱国的命令:“撤吧,今晚谈不出结果来。”

  “不用营救胡半仙么?”刘彦直问。

  “如果你觉得他还在那里,不妨试试。”党爱国告诫道,“不过305可住着不少老干部,闹大了很难收场。”

  “不用你收场。”刘彦直挂了电话,将手机收纳在口袋里,拉上拉链,翻身踢碎窗户进屋。

  屋里三个人顿时惊呆,汉尼拔是军人出身,反应最快,拔腿就往外跑,刘彦直带着满身的玻璃渣子上前一记重拳砸在后脑勺上,汉尼拔当即晕倒,亨利伯格博士吓傻了没敢动,刘彦直没动他,将专家从椅子上提起来,质问道:“胡半仙呢?”

  “你是谁!”专家大惊,“警卫!”

  门外进来两个穿黑西装的,手枪还在腋下没拔出来,脖子上就挨了一记手刀,两人都软绵绵的躺下了,刘彦直从他们身上剥下两件防弹背心,一件拿在手上,一件自己穿上,又拿了他们的枪和备用**,娴熟的别在腰间。

  专家战战兢兢的问:“你要干什么?”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要胡半仙。”刘彦直答道,“你不配合,我就一枪打死你,就算孟山公司也不会有起死回生的药吧,我耐心有限,你只有一次机会。”

  “在地下室里。”专家很识时务,或者坚信黑衣人无法带走胡半仙,所以说了实话。

  天花板上的摄像头还在工作,发生的一切都落在马京生眼里,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单枪匹马来抢人,而305医院里并没有派驻太多的安保人员,只有五名带枪的特工,报警是不可以的,机密泄露的危害性更大,只能临时调派信得过的武装人员。

  马京生拿起了红色电话机,打给了最信得过的人,他的儿子。

  医技楼走廊里,刘彦直推着专家在前面带路,上了电梯,按了—2层,这里是医院的太平间,实际上利用率很低,所以临时充当了囚室。

  已经接到通知的警卫人员藏在拐角处,电梯门一打开,弹雨就倾泻过来,可是子弹全落空了,电梯间里空无一人,正当警卫们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刘彦直从上方垂下来开枪,弹无虚发,打手腕和大腿,不取人命,只解除战斗力。

  迅速解决了三名警卫,刘彦直来到囚室前,一枪打坏门锁,推门进去,胸前挨了一枪,不是真枪,而是***。

  蓝色的电火花噼里啪啦闪耀着,刘彦直浑身过电,但却并没有昏厥过去,而是用手拨开了电线,走过去提起拿着***的工作人员抛出去。

  胡半仙惊惧的躲在角落里。

  “想活命的跟我来。”刘彦直将防弹背心抛给胡半仙。

  “有衣服么?”胡半仙说,“披个浴巾像什么样子,跟被人捉奸一样。”

  刘彦直笑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乎形象,赶紧走,不走留下做标本。”

  胡半仙还是跑去将工作人员的裤子衬衣和白大褂剥了下来穿上,这才跟在刘彦直身后出了房间,地下室的走廊里躺着三个中枪的警卫,专家正在帮他们包扎伤口。

  刘彦直按了电梯,可是电梯已经停运,走楼梯,楼梯门也锁死了,而且是那种巨大的能防核辐射的灌了水泥的钢铁大门,就算是力大无穷也打不开,看来医院保安已经行动起来了,要来个瓮中捉鳖。

  胡半仙急得团团转,刘彦直却丝毫不担心,扒开电梯门,抓住钢缆爬了上去,胡半仙也跟着爬了出去。

  医技楼附近围满了保安,手电筒乱晃,电梯已经停了,地下室的门也关上了,但他们能做的也仅此而已,据说窃贼有武器有人质,乱来会出人命,他们的任务是守住大楼,等待增援。

  大楼里的工作人员还在陆续撤离,刘彦直和胡半仙都穿着白大褂,慌慌张张随着人流往外走,来到大门口的时候,强光手电光忽然照在脸上,保卫科的人要验证每个人的身份。

  “胸卡出示一下。”冷峻的声音响起。

  刘彦直刚要回答,一个声音响起:“Holdhim!”

  是汉尼拔在喊叫,他身边站着几个穿黑西装的家伙,动作敏捷的掏枪,刘彦直动作更快,拔枪就打,怎奈对方人多枪多,对射中一串子弹打在他胸口,饶是穿着防弹背心依然被打得飞起,他惊鸿一瞥中看到开枪的是个面目狰狞跋扈的家伙。

  一时间场面非常混乱,刘彦直凌空还击,打倒了对方两个人,就地一滚向人群中冲去,匆忙中还不忘拉着胡半仙的手。

  “我中弹了。”胡半仙捂着腿说。

  “我背你!”

  “我有办法,你快走。”胡半仙就地一滚变成了狐狸,钻进了绿化带。

  刘彦直想追他,子弹已经追过来了,他回身打了两枪,翻墙越脊而走。

  ……

  十分钟后,刘彦直坐进了接应的汽车里,脱下防弹背心,上面嵌了三颗已经变形的子弹头,身上毫发无伤。

  “你太莽撞了。”党爱国责怪道,“如果你出了事,我们的损失就太大了。”

  “这不是成功了么?”刘彦直满不在乎,“我把胡半仙救出来了。”

  “人呢?”

  “自己跑了,我相信他肯定不会再被抓住。”刘彦直很有信心的说。

  党爱国说:“以后不要这么干了,我们的对手是马家,非常有背景。”

  “比那个什么郑家还牛逼?”

  “旗鼓相当,你还记得郑泽如吧,他当省委书记的时候,马云卿是省长。”党爱国苦笑道,“最离奇的是马家在原来的时空已经完蛋了,马云卿病故,马军生和马京生都犯了错误,远离权力中心,没想到我们改变了历史,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马云卿没死,活到了现在,两个儿子在军界和政界都很有份量,就连马京生那个本来死于艾滋病的败家儿子马峰峰,现在也活着,还活的挺滋润,今天带队的就是他。”

  刘彦直手心里放着三枚蘑菇状的子弹头,冷笑道:“冤有头债有主,这三颗子弹我迟早还给他。”

  不起眼的旅行车在北京的霓虹中徜徉着车河,又堵车了。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